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近身兵王 > 第2511章 你以为百姓都傻吗?

第2511章 你以为百姓都傻吗?

  拔轮德指责:“我承认差瓦立发展经济,确实功不可没,但这不是他大权独揽,可以不尊重王室和王家军的理由……”

  “我没觉得拔轮德不尊重王室,至于你们王家军……”庞劲东的态度更加讥讽了:“我刚才不是说了吗,你们要是觉得自己行,你们上啊!”

  拔轮德威胁;“你这是让我们发动新的兵变吗?”

  “我是告诉你——打不如收,堵不如疏。”庞劲东声音冰冷的道:“如果你们能让百姓,生活的更加有尊严更加幸福,市民同盟根本不需要打击,自然就会解散的。”

  “这个你不用教我……”

  “我当然要教你。”庞劲东打断了拔轮德的话:“否则,就算你们击垮市民同盟,干掉差瓦立这个人,用不了多久,还会有其他人出现,跟你们正面抗衡。”

  “还是说我们之间的事儿吧……”

  “你知道为什么我跟你说这些吗?”庞劲东再次打断了拔轮德:“因为你在王家军当中,还算是比较开明的人物,其实你内心深处很清楚我说的对,也知道当前的王室制度存在什么问题,更知道你们的新国王是个什么人。只是你现在已经彻底被后党绑架,王后让你做什么,你就只能做什么,没有选择的余地。”

  拔轮德的声音变得尖锐刺耳起来:“我不想跟你讨论这些,我现在需要镇压市民同盟,而你必须提供协助……”

  庞劲东呵呵一笑:“破防了?”

  “我给你二十四小时时间拿一亿泰铢。”拔轮德用不容置疑的语气告诉庞劲东:“这笔钱是打击市民同盟的经费,同时也能让洪妙雪吃上几顿饱饭,如果你不愿意掏这笔钱的话,洪妙雪恐怕要饿上几天了。”

  庞劲东当然不愿意掏这笔钱,可又不能不掏:“你必须保证不能用这笔钱推翻差瓦立。”

  “差瓦立一定会垮台的,但不是现在。”拔轮德冷笑一声:“推翻差瓦立需要的钱只会更多!”

  庞劲东点头同意:“我可以支付。”

  “早这么配合多好,非要跟我讲一些,毫无意义的道理……”拔轮德冷笑着道:“何必呢?”

  庞劲东对拔轮德提出:“给我一个账户,我会转账给你,但你必须保证洪妙雪的人身安全。”

  拔轮德答应了:“好。”

  拔轮德提供账号之后,庞劲东第一时间就转过去一亿泰铢,这笔钱是从庞劲东私人账户里出,也就是说庞劲东自己的钱,没动用克拉集团或者其他方面的钱。

  至于拔轮德提供的这个账号,并不是拔轮德自己的,但也不是王家军的公款账户,而是王后个人的。

  王后收到款项之后非常高兴,马上把拔轮德找了过来:“你都是跟庞劲东怎么说的?”

  拔轮德把经过复述了一遍:“现在看起来庞劲东还真是挺在乎洪妙雪的。”

  “当然在乎。”王后不顾仪态,仰面大笑起来:“一亿泰铢,真没想到啊,就这样轻易到手了,这是我这生赚的最容易的一笔钱。”

  拔轮德小心地问道:“这笔钱怎么支配?”

  “当然是我自己支配了,作为我的私房钱……”王后笑着问:“你该不会认为,我会把这笔钱充实国库,或者拿给王室吧?”

  拔轮德尴尬的笑了笑:“这倒不是……”

  “是你抓住了洪妙雪,要挟了庞劲东,而又是我让你这么做的。”王后理所当然的道:“所以这笔钱应该就是我的。”

  “但王家军那边确实需要钱。”拔轮德轻呼了一口气,很为难的提出:“我们的军事经费本来就不是很高,长时间动乱又消耗大量资源,导致我们的军费陷入长期失血状态,现在王家军各方面经费都是捉襟见肘,很多武器零配件没有办法采购,甚至连弹药都不能及时补充……”

  王后笑道:“不用这么心急吗……”

  拔轮德很认真的道:“我只是想要尽快平定叛乱。”

  “这笔钱,我留作自用,但你可以继续管庞劲东要钱吗。”王后的话简洁到不能再简单:“庞劲东就是我们的提款机。”

  拔轮德微微一怔:“这个吗……”

  “我已经想好了,洪妙雪这个人说重要也重要,说不重要其实也不重要。”王后给拔轮德仔细分析道:“我们不能指望通过洪妙雪,去办成某件特别重要的事情,比如收回运河城。如果我们真的提出这样的要求,根本不是庞劲东是否能同意的问题,而是包括苍浩、先知会在内太多势力会跳出来反对。所以,我们就不如把一个重要要求,拆解成一些不太重要的小要求,时不常的让庞劲东给我们做事。”

  拔轮德明白王后的思路了:“就比如让庞劲东给我们提供资金。”

  “庞劲东有的是钱,几个亿对他来说,还不是小意思吗。”王后眼珠转了转,叮嘱道:“既然庞劲东已经送钱过来,对洪妙雪不要苛待,一定要让洪妙雪长命百岁,只要她还活着,就对我们有用,如果她死了,我要你负责。”

  拔轮德急忙点头:“明白。”

  “过两天,再管庞劲东要一亿泰铢,这笔钱就当做王家军的经费。”王后吩咐拔轮德:“要钱不要太频繁,万一庞劲东火了,宁愿让我们杀了洪妙雪,就是弄巧成拙了。”

  拔轮德还是点头:“我会把握好分寸的。”

  “你还有什么想法吗?”

  “全听王后殿下吩咐。”张了张嘴,拔轮德只说出这一句话来。

  “不对吧。”王后打量着拔轮德的神色:“你好像有话要说。”

  “其实……”拔轮德犹豫了一下,最后说了出来:“庞劲东有一些话,我觉得还是很有道理的,他认为我们应该加强民生福祉,否则就算平定眼下局势,未来还会出现新的反叛。”

  王后稍微沉默,随后道:“这些道理我知道。”

  “坦率的说,我觉得我们的民生,真的是太差了……”拔轮德很是感慨的道:“我经常去一些贫民区,看到的是巨大的贫富差距,居高不下的犯罪率,以及各种其他问题。从出身底层的年轻人几乎看不到人生的希望,他们从小就需要忙于生计,甚至为此卷入犯罪活动,成为社会动荡的因素,这一次反抗王室的中坚力量,其实也是这些底层贫民,如果不能彻底消灭导致贫困的因素,就不能真正夯实王室的根基。”

  王后拿到一亿泰铢,本来非常开心,可听到拔轮德这一番化之后,脸上的笑意仿佛被风扫过,一闪而逝:“你的意思是说,我们苛待民众了吗?”

  “我……只是觉得,还有提升空间……”

  “国王陛下非常关注百姓福祉。”王后义正辞严的道:“从我们这位国王祖父开始,到我们这位国王自己,三代国王经常前往贫民区,给底层百姓送去医药用品和食物。你没有陪伴去过,可能不清楚情况,但我曾经多次跟随前往,我亲眼看到这些贫民跪在地上,如何对陛下表达感激,那种真情实意可以让所有看到的人为之动容。”

  “殿下,恕我直言,我觉得这样做没太大意义……”拔轮德摇了摇头,说道:“陛下带去的药品,未必是他们需要的,送给他们的食物,至多也就是吃上两三顿,然后仍然要面对饥饿,结果就是女性被迫出卖自己的身体,男性可能卷入抢劫和毒品之类的犯罪活动。陛下的慰问只是形象工程,治标不治本,要想根本性解决贫困问题,我们必须对制度层面作出改变。”

  王后冷笑着问:“那你认为应该做出什么样的改变?”

  “首先,王室应该节省开支,拿出一部分钱,成立专项基金,对底层群体提供定期救济;其次,王室应该出售一部分资产,让社会上有能力的人购买然后发挥更大作用,王室对经济的垄断太强,导致经济失去活力……”深吸了一口气,拔轮德补充道:“当然了,我只是一个军人,不懂经济上的事情,这只是我的一些个人想法。”

  “你的这些想法,如果被陛下听到了,一定会让你收拾东西,从此离开王家军……”顿了一下,王后补充道:“不对,更可能是让你离开这个国家,永远都不能再回来,而且这还是陛下格外恩典,更严重的情况下看,还会把你关入大牢,从此你所有的功绩和荣誉全都会化为乌有。”

  拔轮德想要辩解:“可是……”

  “你说的这些话,跟市民同盟的要求,有什么本质不同?”王后根本不听拔轮德的辩解:“也就是我足够了解你,知道你忠诚可靠,但陛下未必了解你这个人,如果听到这些话必然会怀疑,你暗中串通市民同盟,试图推翻王室。”

  拔轮德苦笑着道:“我固然反对市民同盟,但他们的要求,也不能一概否认,其实还是有些道理的。”

  王后质问:“你觉得只是一些底层贫民,就能改变了暹罗数百年来形成势力的格局?”??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