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近身兵王 > 第2435章 韭菜反过来收割了镰刀

第2435章 韭菜反过来收割了镰刀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既然大盘没有问题,苍浩又怀疑是消息面出了问题,然后搜索了一下有关咨询。

  结果发现fb的消息面一派风平浪静,没有任何异样,按说负面消息会让股价下跌,可fb不但没有负面消息,连小道消息都没有。

  “这是怎么回事?”苍浩实在想不通:“难道是出现更强大的资本力量,暗中兴风作浪,我们没发现。”

  墨师提出:“我可以动用矩阵系统,对各项交易数据进行分析,或许能找出线索。”

  苍浩点头:“那就动手吧。”

  结果很快就有了,简单的出人意料。

  墨师用无奈的语气告诉苍浩:“我们想多了,这里面没有阴谋论,不是某个神秘资本介入,也不是fb运营出了什么问题,纯粹是抛售造成的。”

  “什么人在抛售?”

  “散户。”墨师回答:“最近几年,米国那边因为瘟疫愿意,在社会上到处撒钱,可以是说,只要是个人,就给发补助,而且金额还不少。普通人有了钱之后,有的是拿出去挥霍消费了,还有人却是拿出去搏一把买股票了。”

  苍浩倒是听说了这件事:“过去,米国股市主要都是机构,散户很少。但最近两年到处发钱,结果散户越来越多。”

  “不只是人数越来越多,资金量也越来越大,而且影响也越来越大。这些散户聚集在一些论坛上,终日讨论股票,所有散户都能发表观点,有时有些散户的观点被认为,于是其他散户群起效之,结果形成了羊群效应,往往对一支股票造成极大的影响。此前,他们已经搞得好几只股票暴涨暴跌,引发了轰动,只是咱们不知道罢了……”墨师本来不炒股,但为了完善矩阵系统,这些年来也关注股市,但此时还是感觉自己太外行了:“在我印象当中,从来都是机构做镰刀收割散户,现在时代真是不一样了,这帮散户有点要造反的意思。”

  “反过来收割机构?”

  “对。”墨师接下来解释了一下,为什么这会涉及到fb:“这些散户刚开始的时候,没什么明确目标,毕竟没炒过股票,所以就买那些比较有名的,包括fb,也包括微软、谷歌等等大盘蓝筹。但时间长了,他们积累了经验和技术,又加上自己的一些研究,渐渐就有了独立的观点,开始向各种股票扩散。我看过散户聚集论坛上的一些分析,必须承认,很多观点相当专业,真的不比机构和专家要差。”

  “也就是说fb云集了大量这类散户?”

  “是的,因为fb效益好,有稳定的分红派息,买入的安全性比较强。但是,前段时间出了点事儿……”墨师把经过详细讲了起来:“有一个机构,专业发布评测报告,也就是分析每只股票,然后给出评级,是买入、卖出还是持有。散户聚集的那个论坛叫wsb前段时间,看好几支冷门小盘股,,上面的的散户非常抱团,结果一窝蜂涌入,硬是让股价翻了好几倍。这个机构作为专业机构,可能对这种行为很不屑,在社交平台上夹枪带棒的说了一些话,大意就是一帮散户哪懂什么股票分析,胡乱炒作只会干扰了市场秩序。”

  “于是wsb的散户不干了?”

  “股市上的所有散户,多多少少都被机构割过韭菜,wsb的论坛上一直都有呼声,要求改变当下这种股市,散户不能任由机构收割。毫无疑问,这个机构的论激起众怒,wsb现在摆出一副实战到底的样子,准备要跟这个机构死磕一下。”

  “然后呢?”

  “这个机构前几天发布了一份对fb的看多报告,认为fb成长性非常好,营收稳步增长,而且现在有几个大资本介入,大量买入股票,那么股价未来必定有很大上行空间。”墨师说到这里,不禁苦笑:“wsb恨透了机构,有点对着干的意思,机构说fb一切想好,wsb偏说fb前景未卜,很可能会出大问题。”

  苍浩这就不太理解了:“fb有什么前景未卜的?”

  “硬是找理由呗,说这一次股权争夺战,可能会割裂fb的现有的运作方式,并且给各方面业务带来严重负面影响。几大资本争来抢去,结果只会让fb变成炮灰,所以是时候抛掉fb股票了,反正现在正是高位。”

  “然后散户就开始出货,把股价打压成这样?”

  墨师确定的点了点头:“是不是没想到,其实我也没想到,原来散户手里有这么多股票,能硬生生把股价给砸下去。虽然散户没什么钱,每一个买不了多少股票,但散户人多啊,所以拥有的股票总数相当庞大。”

  “散户之所以被韭菜收割,其实还真不是技术水品不行,我知道民间有高手这句话某种程度上是正确的,很多散户的技术水平确实要高过机构和专家。但是,单个散户掌握的资金在机构面前太薄弱了,同时散户又没有办法组织起来,形成统一的共识……”苍浩缓缓分析道:“然而,有了互联网上的各种平台,情况就完全不一样了,散户们可以很方便地组织起来。只要他们在某件事情上达成共识,一起调动资金,那么就会拥有巨大的行动力,形成非常庞大的力量战翻机构,这就相当于蚂蚁战大象。”

  墨师不住摇头:“韭菜竟然把镰刀给收割了。”

  “其实这也没什么意外的,只是我们过去没关注,否则完全可以预料。”苍浩想了一想,笑着摇了摇头,觉得是自己疏忽了:“互联网的高速普及,尤其是各种社交平台和通讯工具的应用,将会彻底颠覆过去的社会秩序,股市还只是一方面而已,其他方面同样将要受到影响。现在这些散户还只是在论坛上讨论,未来可能去《虚拟世界》开个见面会,直接讨论应该怎么操作股票,甚至拉人头发展更多的战友。”

  “现在的问题是,这帮散户的出现,使得fb的战局出现巨大变数。”

  苍浩当然知道这个道理:“不管怎么说,形势对我们有利,这帮散户是在把股价往下打。”

  墨师还是不太放心:“但愿不会出现变数吧。”

  同一时间里,在曼谷。

  马歇尔急坏了:“为什么股价会跌成这个样子?”

  “已经查明了,散户抱团。”拔轮德懒洋洋的道:“真没想到啊,如今的散户竟然这么团结,能联合起来挫败机构。”

  “这帮该死的散户,把股价打成这个样子,我跟董事会的对赌协议怎么办?”马歇尔忧心忡忡:“股价再这么跌下去,我要赔上一大笔钱,而且可能彻底失去对fb的控制权。”

  “只要你手头有足够的股票,fb的控制权仍然属于你,这是一个靠实力说话的世界!”

  “问题是我没有足够的钱买入股票。”

  “我们有。”拔轮德对近期的工作非常满意:“我们对fb的持股数正在稳步增长,巴立玛努探虽然跟我们不是同一阵营,但眼下也不敢违抗陛下的命令。”

  马歇尔直接说了一句:“你们的股票是你们的,并不是我的,虽然我们是盟友,但不等于我们的利益需求完全一致。”

  拔轮德看着马歇尔,深深地一笑:“你还真是一个技术精英,只懂得搞技术,情商却不怎么高。”

  马歇尔一愣:“为什么这么说?”

  “你说的一点都没错,虽然我们是盟友,但利益不完全一样。但这种事大家心知肚明就好,你实在没有必要公开说出啦……”拔轮德觉得跟马歇尔打交道太容易了,因为马歇尔不管是怎么想的,都会直接说出来:“我当然是信任你的,但如果是其他人跟你结盟,听到你这样说话,明白你内心是怎么想的,可能就会设法对付你了。”

  “你们本来也是在设法对付我。”

  “哦?”拔轮德笑问:“何出此?”

  “股价跌成这样子,你根本不怎么在意。”马歇尔耸耸肩膀:“你完全不在意我的损失。”

  拔轮德轻呼了一口气:“非要让我把话说明白?”

  “你说吧,我听着。”

  “你刚才有一句话没说错,我们的利益需求并不完全一致,对fg股价就是如此。”拔轮德意味深长的告诉马歇尔:“对你来说,希望股价涨得越高越好,帮助完成跟董事会的对赌协议。但对我们来说,这样会导致收购成本飙升,你应该已经看出来了,王室对fb这家企业真的非常有兴趣,一方面是可以获得稳定收益,另一方面是可以操控舆论。我们不是为了帮你出一口气才参战,而是有自己的考量,那么如果能够花一百亿美元把事情办成,我们为什么要花二百亿?”

  马歇尔看着拔轮德苦笑起来:“你说的还真没错。”

  “从我本心而,愿意尽全力帮忙,让你我都能达成共赢。但是,现在花的不是我的钱,而是王室的……”拔轮德其实也非常无奈:“花了多少钱,不但巴立玛努探那边会控制,如果金额太高了,陛下也会过问。我一生效忠于王室,王室比我的生命还重要,我之所以参与了这一系列事件,包括收购fb在内,本意都是维护王室的利益,那么你觉得我在这种情况下应该怎么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