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近身兵王 > 第2124章 廖家珺是吃货!

第2124章 廖家珺是吃货!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我继续推测一下,接下来你会继续勒索苍浩,但苍浩肯定没那么容易答应,而是会跟你讨价还价。在这种情况下,你肯定要让苍浩见识一下你的厉害,也就是说,对苍浩进行一定程度的打击,那么你会干什么呢......”顿了一下,廖家珺继续分析道:“苍浩自己有庞大的商业体系,但基本都是军工相关和高科技产业,从商业角度来说,这样的企业有很宽的护城河,不太容易用商业手段进行打击。从安全角度来说,苍浩名下的企业都有强大的安保力量,你想要发动袭击也不太容易,也就是说,你没什么办法能够打击到苍浩,你唯一的筹码就只是我而已。”

  朱哈其实有点尴尬,但没流露出来:“有你就足够了。”

  “既然我这个筹码对你很重要,你就需要把我伺候好了。”

  “你除了没有自由,不能跟外界联络之外,你的要求我可以一概满足。”

  “好。”廖家珺点了点头:“先给我准备点爱吃东西吧。”

  “你想吃什么?”

  “我要吃冒菜。”廖家珺直接提出:“我是四川人,想念家乡的味道。”

  “什么是冒菜?”朱哈第一次听说这种菜肴,拿出手机谷歌了一下,很快找到结果。

  冒菜,是以肉类、豆制品、青菜、海鲜、菌菇类作为主要食材。制作而成的菜品,严格来说并不是一道菜,而是一种食材制作方法。

  这是成都特色,用中药材和各种调料,制作成滚烫的汤汁,选择好相应的食材之后,把汤汁浇上去汤熟。

  “华夏人还真是擅长美食,这种菜肴我是第一次听说......”朱哈撇了撇嘴:“运河城会有吗?”

  “肯定有。”廖家珺回答:“我来运河城之前就听说,这里云集世界各地的美食,好像还有不少袍哥在这里经商务工,肯定是有冒菜的。”

  朱哈显然不太情愿:“真麻烦。”

  “如果我想吃冒菜,你都无法满足......”廖家珺冷冷一笑:“你不要指望我配合你做任何事!”

  “你认为,你是否配合我,是你自己决定的?”

  “你信不信我自杀?”廖家珺冷冷的告诉朱哈:“一个人,如果存心想死,怎么都能找到机会!”

  朱哈对廖家珺的性情多少有些了解,其人非常刚烈,被自己软禁了这么久,很可能真的会走向极端。

  于是,朱哈妥协了,他需要廖家珺活着,才能跟苍浩继续讨价还价:“你想吃什么都可以,只要运河城有就好,没有的话,我就没办法了!”

  廖家珺满意的点了点头:“这就好。”

  朱哈吩咐一个手下:“你去打听一下***冒菜。”

  “等一下......”廖家珺立即招呼了一声:“不要随随便便做,我有要求的,我不要按菜,我要鲔鱼、苋菜,还有多放景菜。”

  朱哈点了点头,告诉手下:“记住了吗,去吧。”

  朱哈这个手下有不错的中文水平,所以负责廖家珺的日常生活。

  其实,廖家珺在朱哈这里生活得还不错,朱哈考虑到了华夏人的饮食习惯不同,所以给廖家珺提供的大都是中餐,而朱哈自己的手下通常吃阿拉伯菜。

  有的时候,廖家珺也会换换口味,吃朱哈手下的阿拉伯菜,而这类要求基本都能得到满足。

  朱哈未来的发展,很大程度上依赖廖家珺这颗筹码,对廖家珺的要求自然也加以满足。

  这个手下打听了一下,就像廖家珺说的一样,巴蜀袍哥在运河城这里有很多,形成了一个不大不小的聚居区,而这个聚居区就有冒菜经营。

  朱哈的手下去了之后,按照廖家珺的要求,直接提出:“不要按菜,要鲔鱼、苋菜,还有多放景菜。”

  冒菜的老板愣住了:“这是什么怪异的要求?”

  冒菜里面倒是也有放海鲜的,大多是鱼丸虾丸之类,也有放龙利鱼之类小型鱼类的,而鲔鱼则是一种体积比较大的海鱼,体长可以达到两米左右,从来没听说过有人要求冒菜里面放鲔鱼。

  至于苋菜和景菜,倒是偶尔也有人要放,倒还不算特别。

  关键是朱哈手下强调不放按菜,冒菜老板就没整明白,这个“按菜”到底是什么菜。

  搞饮食的人都知道,其实“按菜”是有的,严格来说不是某种才,而是一种凉菜制作方法,又名“拌菜”。

  冒菜老板见朱哈手下是个洋人,推测可能是帮别人买,没把话学明白。

  客户只要有要求,老板就一概满足,于是专门差人去海鲜市场买了一块鲔鱼,然后加入苋菜和景菜制作出来一份。

  当然,这份冒菜做得这么费事儿,老板也没惯着,多少了两倍的钱。

  朱哈的手下没吃过冒菜,不知道正常消费是多少,把冒菜带了回来。

  廖家珺掀开盖子一闻:“真香啊,这就是家乡的味道......”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辣椒和麻椒的混合味道,朱哈可没有廖家珺这么享受,只是觉得有些呛鼻子:“你慢慢吃吧,我先走了。”

  “谢谢你了。”廖家珺笑着说了一句:“我是吃货,只要吃上的要求能满足,其他一切都可以谈。”

  朱哈漫不经心应了一句:“那就好。”

  朱哈的手下每天给廖家珺准备三顿饭,如果廖家珺饿了还有夜宵,早餐非常简单,午餐则要丰盛一些有好几道菜,而此后每天中午廖家珺都要吃冒菜。

  廖家珺这么一吃,就是一周的时间,而且每次都提出同样的要求,吃得朱哈的手下都习惯了川菜那种独特的气味。

  这一周时间里,朱哈没出现,不知道在外面忙什么。

  至于朱哈的手下,对廖家珺的要求一概满足,每天中午都去买冒菜,并且把廖家珺的要求重复一遍:“不要按菜,我要鲔鱼、苋菜,还有多放景菜。”

  一周下来,冒菜店老板对朱哈手下印象深刻,记住有这么一个阿拉伯人,每天都会过来提出怪异的要求。

  刚开始的时候,冒菜老板以为朱哈的手下是转达错误,所以才会要求吃这么这么奇葩的东西,但朱哈的手下连续一周提出同样要求,说明这就不是转达错误了,说明人家就是要吃这些东西。

  这一天晚上,冒菜老板闲来无事,仔细想了一想,突然明白了什么,随后直奔警局:“我要报警!有人被绑架了!”

  负责接待的警官,是一个暹罗人,根本没法理解冒菜老板说的是什么,于是又去找华夏籍警员,这样一来,耽搁了不少时间。

  说来也巧,最后被找来的华夏籍警员,也是四川人,当冒菜老板把对方要求一说,这个警员马上明白了:“不要桉菜,应该理解为没有安全,鲔鱼、苋菜第一个字加起来,用四川话讲起来听着就像‘危险’。”

  “没错。”这个冒菜老板急忙点头:“还有,景菜又名救命菜,本来是一种野菜,因为在历史上的饥荒里救活了不少人,所以被称为救命菜。”

  “明天我们会在你的店周围部署,你只需要经常经营就行,就当什么都没发生。等到这个人再去买冒菜,我们会跟上,接下来的事,就不用你管了。”这个警员不敢怠慢,知道有四川老乡被绑架,马上联络了特警队进行增援,然后安排了几个便衣埋伏在冒菜点旁边。

  转过天来,朱哈手下又去了冒菜店,依然是先前的要求。

  冒菜老板准备好之后,满面赔笑亲自端过去,手微微有些颤抖。

  虽然警员保证,接下来的事与冒菜老板无关,但冒菜老板知道警方此时就埋伏在周围,不紧张是不可能的。

  朱哈手下常年游走地下世界,警觉性非常高,观察力也很敏锐。

  他注意到,冒菜老板情绪不太对,从冒菜店出来之后,仔细想了一下,觉得不应该有什么问题。

  廖家珺只是对食材有一些要求,而这些要求也没什么特殊的,应该不会引起别人注意。

  而且,也没有理由证明,冒菜老板认识廖家珺,否则一周之前就肯定采取行动,不会拖到今天才做点什么。

  于是,朱哈手下没当回事,带着冒菜直接回去了。

  他却不知道,便衣警察一直悄悄尾随在后面,准确找到了廖家珺被关押的地方。

  朱哈的手下既然警觉性非常高,正常来说不可能不注意是否被人尾随,可先前一周都没有出过任何状况,所以他也就掉以轻心了。

  等到朱哈手下进了门,把冒菜交给廖家珺,跟踪上来的便衣马上呼叫特警队。

  特警有重型装备,穿着打扮非常引人注意,有时还会乘坐装甲车,通常不会执行这种跟踪人物。

  只有锁定目标,明确战术任务之后,特警队才会出动。

  在便衣呼叫之后,特警队倒是没开装甲车,而是隐藏在民用车辆里迅速赶到,从不同方向把这个地方包围起来。

  接下来,警方从有关部门调取该地区规划和建筑蓝图,大致搞清楚当地规划格局和建筑内部情况。

  再接下来,特警队就开始行动了,这是一次人质营救行动,当然跟其他战术任务不同,必须尽量避免造成人质伤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