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近身兵王 > 第2024章 圆桌骑士没那么好骗

第2024章 圆桌骑士没那么好骗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贝洛伯格和莫德雷德骑士聊了一会之后,回到自己办公室,迅速联络大长老:“我怀疑莫德雷德骑士可能已经觉察到了什么。”

  “圆桌骑士没那么好骗。”大长老听贝洛伯格说罢,冷冷一笑:“他们活过漫长的岁月,经历了世间的各种风云,积累了无数经验和智慧,如果莫德雷德骑士真的觉察到了什么,我一点都不感到意外。”

  “看起来我们要加快进度了。”

  “确实应该加快。”大长老点头表示同意:“你现在运作的怎么样?”

  “莫德雷德骑士周围基本都已经被我渗透。”

  “那么可以摊牌了。”大长老表示满意:“除掉莫德雷德骑士,然后接管全部力量。”

  贝洛伯格得意的笑了起来:“只要有了莫德雷德的力量,我们就可以雄霸一方。”

  “不能只是雄霸一方。”大长老摇了摇头:“我们应该谋取控制这个世界。”

  “你的野心真大。”

  “我们就应该有点野心,把我们本来失去的东西,全部夺回来……”大长老问了一句:“莫德雷德骑士有没有再跟你说过其他什么?”

  “没有。”贝洛伯格摇了摇头:“不过,我觉得圆桌会议可能要召开了,莫德雷德骑士这一次一定会去赴会。”

  “怎么确定的?”

  “莫德雷德骑士平常做些什么,我了若指掌……”贝洛伯格详细分析道:“如果他突然之间,对我的态度有转变,那么一定是获取到了某些信息。问题就在于,他周围的信息源我全都了解,唯一我不了解的就是巴别塔,所以我判断应该是巴别塔那边有人对他说了什么。”

  “确实应该摊牌了。”大长老阴冷的笑了:“送他去见上帝吧。”

  贝洛伯格的这个电话,打进了大长老的手机里。

  而大长老不知道的是,自己的手机已经被阿克曼系统秘密侵入,这也就是说,大长老和贝洛伯格的全部通话,都被阿克曼系统偷偷录音,然后传送给了新先知会。

  底波拉得到这份录音之后,立即送给苍浩:“事态已经很明显了。”

  “确实很明显。”苍浩冷笑着回答:“贝洛伯格,圣杯会的另一个成员,潜伏在莫德雷德骑士身边,随时准备像对付以赛亚那样重演历史。”

  “如果圣杯会接管莫德雷德骑士的势力,圣杯会就会更难对付。”

  “我知道。”苍浩点了点头:“幸运的是,从贝洛伯格说的话能听出来,似乎莫德雷德骑士已经有所觉察。”

  “圆桌会议什么时候召开。”

  “等!”

  “怎么还要等?”底波拉不明白:“不是已经决定召开了吗?”

  “理论上决定召开了,但圆桌会议的召开,可不是随随便便把人召集起来就行。”苍浩无奈的摇了摇头:“涉及到一系列的准备工作,一周之后能召开,就算快了。”

  底波拉很是失望:“怎么这么麻烦?!”

  “正因为麻烦,所以召开一次不容易……”苍浩耸耸肩膀:“在我成为高文骑士之前,圆桌会议已经名存实亡。”

  在苍浩与底波拉结婚之前,跟新先知会就已经是盟友关系,所以底波拉这边很清楚苍浩的经历,包括巴别塔和圆桌会议的很多内幕,但底波拉了解的又不是特别清楚:“我觉得巴别塔的制度有问题。”

  “问题很大。”苍浩赞同的点了点头:“但是,这一套制度也是有生命力的,否则巴别塔不会存在几百年之久,正是这种复杂的会议准备流程,才能确保会议的安全和有序进行。”

  “这种规则太麻烦了。”

  “我觉得你不该说这种话。”苍浩意味深长的摇了摇头:“华夏人不愿意遵守规则,但你作为犹太人应该知道规则的重要性,复杂繁琐的规则看起来非常麻烦,却确保了各方的权利与义务,尽量避免因为权责混淆不清而产生分歧。我们华夏人一个很重要的劣根性就是不愿意遵守规则,或者试图钻规则的空子,或者想要凌驾规则之上,这就导致个体行为往往没有边界,既不尊重公共利益,也不尊重他人私有,经常使得一切都杂乱无章。”

  “没想到你会当着我的面批评自己的民族。”

  “一个民族必须深刻意识到自己的问题所在,才能有勇气纠正问题,进而前进。”说到这里,苍浩很无奈:“多年以来,我的民族其实有足够的自省,但这些年来随着经济高速发展,情况好像不太一样了,出现集体性的自我膨胀,越来越容不下批评。”

  “只要你的民族还有你这样的人,就不要放弃希望。”

  苍浩很是感慨的说了一句:“我只是一个人,虽然我是一代兵王,但我网络小说里那些无所不能的男主,我的能力终归是有限的。”

  “不说这个了。”底波拉觉得这个话题有点沉重:“圆桌会议有没有什么风险?”

  “你不会当寡妇的。”

  “你确定?”底波拉重重哼了一声:“我可不想刚结婚就守寡!”

  “知不知道为什么圆桌会议需要筹备这么长时间?”苍浩不需要底波拉回答,直接给出答案:“其中很重要的一项筹备工作,就是要确保所有参会人员的安全。”

  就像苍浩说的一样,圆桌会议即便决定马上召开,但各项准备工作,至少也需要一周的时间。

  一周以后,圆桌会议召开,所有还活着的圆桌骑士悉数到场,包括一向架子很大的莫德雷德骑士。

  大家刚一落座,莫德雷德骑士看着苍浩,就讥讽的说了一句:“没想到谋害了好几位圆桌骑士的凶手,竟然自己也成为圆桌骑士,坐在一起跟我们开会。”

  “我这一次是来救你命的。”苍浩冷冷看着莫德雷德骑士,讥讽道:“你最好端正自己的态度,否则你就算被人干掉,我也不管。”

  “我?被人干掉?”莫德雷德骑士根本不相信:“苍浩你哪来的勇气认为可以杀掉我?”

  “我确实很想干掉你,不过以现在的形势来看,根本不需要我动手。”苍浩冷笑着问:“你身边是不是有一个叫贝洛伯格的人?”

  莫德雷德骑士嘴角抽搐了一下:“你问这个干什么?”

  “贝洛伯格只是一个绰号,没人知道他的真实姓名,不过真实姓名也不重要。”苍浩没正面回答莫德雷德骑士的问题:“这个人是圣杯会成员。”

  “你到底想说什么?”

  “贝洛伯格在你身边的角色相当于智囊,给你出谋划策,可能还提供了不少技术支援,所以你很信任他……”苍浩依然没有回答:“但我要告诉你的是,圣杯会有自己的阴谋,试图扩张力量建立自己的势力范围,而扩张力量的途径则是侵入其他组织,干掉首领之后接管其麾下力量。以赛亚身边原本也有一个圣杯会成员大长老,而大长老巧妙的泄露了以赛亚所在的位置,引诱我派出突击队进行斩首,一切被杀掉的还有罗斯柴尔德和龙德布洛克。这就是我为什么不需要亲自动手杀了你,因为以赛亚的遭遇,不久之后就会落到你身上。”

  达戈尼特骑士补充道:“以赛亚死后,旗下力量全部由大长老接管,这一点可以由先知会方面证实。”

  “说到先知会,我还是很佩服的……”莫德雷德骑士讥讽的道:“苍浩,你好像杀了不止一个大先知,但他们竟然能不计前嫌,在你的地盘上重建先知会不说,还把女先知底波拉嫁给了你。”

  苍浩耸耸肩膀:“原来你知道我已经结婚了。”

  “这么重要的一次联姻我当然知道。”莫德雷德骑士点上一根雪茄,抽了一口:“为什么你没给我发请柬呢?”

  苍浩反问:“我发请柬你会来吗?”

  莫德雷德骑士有点尴尬:“也许会去。”

  “只是也许罢了,最大可能还是你不会来。”苍浩摇了摇头:“如果你真有心,不如发几个亿的红包,就算我的新婚贺礼了,反正你最近这些年卖石油和天然气也赚了不少。”

  莫德雷德骑士当然不愿意讨红包,继续挖苦先知会:“你能不能向我传授一下经验,到底怎么做到让先知会不计前嫌,还愿意跟你联姻?”

  “先知会有自己的一套行事规则。”苍浩如实回答了这个问题:“以赛亚时代的旧先知会,由于底波拉出走,以赛亚又试图谋杀底波拉,其存在的合法性已经出现问题,也就是说,那几个大先知是否还有资格担任大先知,其实需要打一个问号。我杀掉了那两个大先知,帮助底波拉重建先知会,重新把犹太人团结起来,其实贡献还是蛮大的。新先知会在法典当中,找到了相应条款可以对我赦免,不再追究我杀掉大先知的责任,这一页彻底翻篇了。等到我跟底波拉联姻,就成了先知会自己人,敌我矛盾变成内部矛盾,解决起来就更容易了。”

  “这还是说明你很有道行,竟然真的让先知会摈弃前嫌,这种道行我恐怕是学不来。”莫德雷德骑士重重哼了一声:“我只能佩服先知会的宽容大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