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近身兵王 > 第1172章 谣言就是遥遥领先的预言

第1172章 谣言就是遥遥领先的预言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季敏婷发布公告之前,已经跟唐云凯沟通过,结果季敏婷的 公告刚一出,云凯建设也发布公告:“本公司承建的一条隧道将会外包给卡迪建设”。

  关于隧道外包这事儿,市场上原来有过传,还导致卡迪建设的股价出现短时间暴涨。

  然而,卡迪建设和云凯建设先后对此辟谣,声称压根就没有这回事儿,把股价又给打了回去。

  结果谣变成遥遥领先的预,双方又非常有默契的共同承认,其实这件事是真的,简直就是把公众当成傻子糊弄。

  毫无疑问,这会给卡迪建设和云凯建设带来很大的舆论压力,公众普遍认为这两家公司故意隐瞒有关信息,试图操纵股价。

  但卡迪建设和云凯建设早就已经准备好了应对辞,卡迪建设对外界宣称,正因为先前有了谣,所以公司才对隧道建设感兴趣,于是向云凯建设方面提出申请,结果最后成功获得项目;至于云凯建设方面则声称,对卡迪建设进行全方位考察之后,发现卡迪建设有着丰富的隧道建设和施工经验,非常适合承担这个项目,所以才把隧道建设交给卡迪建设。

  明明是云凯建设和卡迪建设私相授受,市场上才有了相关的所谓谣。但云凯建设和卡迪建设的这些发,确实把事情颠倒过来了,是大家听了谣之后才决定展开合作。

  不过,云凯建设和卡迪建设的这些话却是无懈可击,至少从表面上挑不出来毛病。

  资本市场就是这么回事儿,永远不可能做到真正公开透明,只有掌握内部消息才能赚钱,而内部消息又往往是被人操控的。这也就意味着,真正赚钱的人,全都是操控内部消息的那些人,他们翻手为云覆手为雨,通过各种各样的消息影响股价,这话不管怎么说都能给你说出来道理。

  接下来,季敏婷以董事长名义又发了一个声明,大意是说过去卡迪建设经营管理比较混乱,大抵是因为股权结构太过分散。现在她季敏婷已经是第一大股东,将会重整旗鼓,把卡迪建设好好经营起来,希望社会各界对公司的未来給予足够信心。

  云凯建设这一条隧道,将会给卡迪建设带来可观利润,再加上东隧和西桥还在继续收过路费,卡迪建设的未来还是非常可期的。而且,大家也都知道卡迪建设的乱状是股权问题造成的,既然现在季敏婷已经把权力收归到自己手里,那么就可以推进公司的内部改革,让日常运营重新步入正轨。

  更重要的是,大家都知道庞劲东搞两桥一隧,正是为了逼死卡迪建设。现在其中一条隧道给了卡迪建设,说明庞劲东决定网开一面,放卡迪建设一条生路,也就是说既往不咎了。

  结果,这些因素综合到一起之后,卡迪建设的股价迅速上扬,这家行将破产的公司其实前途还是很光明的,迅速成为市场追捧的热点。而且股价还是单边上涨,跟先前单边下跌放到一起,从线图上看形成了一个巨大的v字型。

  用了没有多长时间,卡迪建设股价就恢复到了东隧事件之前的水平,而这也意味着所有持有卡迪建设股份的人,全都结结实实的赚了一笔。

  季敏婷在这种情况下,放出了手头百分之十的股权套现,然后用这笔钱偿还了血狮集团的贷款,自己手头还保有百分之四十的股份,仍然是卡迪建设的第一大股东。这也就是说,季敏婷先前的计划全部落实,整件事的发展完全按照预期的方向,既增持了手中的股权,同时又利用股价上涨了结贷款。

  当然,季敏婷从血狮集团获得融资总额不少,因而贷款并没有完全偿清,不过剩下的部分已经没有太大压力。季敏婷完全可以从容清偿,不再需要担心因为无法偿还,而导致股权落到血狮集团的手里。

  这一番变化,让原来持有卡迪建设股份的人悔青了肠子,他们都以为公司已经要完蛋了才卖出股权,却没想到公司竟然起死回生了。

  其中场子最青的两个人,就是吕红升和于双平,虽然他们两个持股总额并不多,但也是小股东当中的大股东,因而蒙受的损失也是最大的。

  “套路呀,全是套路……”吕红升几乎都快哭出来了:“咱们两个全上当了,血狮集团根本就是掌握了内幕消息,知道卡迪建设肯定会起死回生,这才把咱们的股权收走。那个初晴撒谎说他们专门做资产拆分并购生意,全特么都是放屁,其实真正目的是看好卡迪建设的未来,按照现在这发展形势简直就是一片大好,血狮集团什么都不用做只需要坐等分红就行了。”

  “确实上当了……”于双平脸色灰白:“我们确实上当了,不仅上了血狮集团的当,也上了季敏婷的当。这段时间以来,季敏婷装作对卡迪建设漠不关心,一门心思给荀海璐当那个私人助理,好像任由公司走向破产。其实她心里 根本就不是这么想的,真实想法是要把大权收归自己手中,然后重新运营公司……”

  “我管不了季敏婷了,咱们只说血狮集团这事儿……”吕红升越想越来气,一把揪住于双平的衣领,呵斥道:“都因为你,我才把股权转让给血狮集团,我现在钱全都没了,你特么是不是得负责?”

  “你讲不讲理?我把刀架在你脖子上让你转让股权了吗?”于双平很是生气:“还不是你自己心甘情愿的,我又有什么办法!”

  吕红升扯着嗓子吼道:“毕竟是你把血狮集团介绍给我的!”

  “我只是把我自己的股权给卖了,也不知道你从哪听来消息,跑过来质问我,然后我才把血狮集团介绍给你……”于双平义正辞严的说道:“我从来没有找过你,也没有跟你说过这事儿,更不是我主动把血狮集团介绍给你!是你自己上杆子找上门来,你自己这么着急想要上当,我又有什么办法?!”

  “这么说还是我自己的不对?”

  “当然了!”于双平理直气壮的反驳起来:“我只是转让自己的股权,本来也没准备带你一个,是你自己蹦着高非要一起,我又有什么办法?”

  吕红升仍然不肯相信于双平:“你说老实话,你是不是串通血狮集团那边,一起谋夺我的股权?”

  “我也上当了,自己的股权也转让了……”于双平气呼呼的说道:“你要是不相信,我可以把转让协议给你看,你也可以通过各方面朋友打听一下,看我于双平手里是不是还有一股卡迪建设!”

  听到这一番话,于双平终于相信了,松开了吕红升:“你特么还真是混蛋,自己上当不够本,拉我当垫背的!”

  “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用?!”于双平唉叹了一声:“咱们转让股权的价格几乎等于白送,现在卡迪建设的股价涨成这个样子,等于是咱们赔了一大笔钱进去!”

  “咱们该怎么办?”

  “能怎么办?”于双平感到有些绝望:“协议都已经签署了,股权是人家的了,咱们还能怎么办?”

  “不如咱们打官司吧,起诉到法院就说是受到蒙蔽才转让股权,要求判定转让协议无效,这样不就可以收回股权了吗?”

  “你想的太简单了!”于双平一个劲摇头:“我们自称受到蒙蔽,怎么证明血狮集团是故意欺骗,这个举证实在是太难了!”

  “这当然是蒙蔽了,明明卡迪建设前景一片向好,血狮集团却欺骗我们说行将破产!”

  “这条隧道建设权的转让,应该是很早之前就已经确定了的,只是季敏婷和云凯建设都没公开!然而,眼下按照季敏婷和云凯建设的说法,隧道建设转让权是最近才确定的,也就是说是在咱们转让股权之后发生的,那么就不存在蒙蔽这一说了!更重要的是,隧道工程师季敏婷和云凯建设之间的事情,至少从表面上看跟血狮集团没有半毛钱关系。到时血狮集团完全可以说自己也是刚刚知道消息,先前并不了解卡迪建设的基本面将会发生变化,咱们没有办法证明血狮集团跟季敏婷和云凯建设勾结一起……”于双平说到这里,又是一个劲摇头:“再说了,运河城可是庞劲东控制的,血狮集团既然是庞劲东的关联企业,庞劲东只需要跟法院打个招呼,就能判定咱们败诉!咱们本来就已经得罪了庞劲东,现在已经签署的协议都想推翻,以后更别想在运河城混了!”

  吕红升如同霜打了的茄子:“好像还真是这么回事儿!”

  于双平几乎快要哭了:“只能认倒霉了……”

  “不能就这么认倒霉。”吕红升不服气:“这么多钱,说没就没了,我凭什么要认倒霉?”

  于双平突然想到了什么:“等一等……好像咱们还有其他出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