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近身兵王 > 第1160章 什么是人品上的差异

第1160章 什么是人品上的差异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还说一架直升机,或者是你闭着眼睛都能操作,或者连很多开关是干嘛用的都不知道,这两者之间的区别实在太大了。

  苍浩把沉默鹰组装起来之后,先是让飞行员不断进行飞行训练,熟悉这种直升机,提升人员和装备之间的契合度。接下来,苍浩又让突击队跟沉默鹰进行协同演练,培养士兵之间的默契度。

  直升机驾驶员只负责驾驶直升机,而不负责战斗。同样的道理,突击队只负责战斗,并不负责架势直升机。

  那么面对这样一场快进快出的斩首行动,直升机和突击队之间的配合就非常重要,配合越默契,行动就越顺利。

  针对朴正金所在地方,苍浩在运河城郊区找了一处地理特征接近的地方,专门进行针对性训练,如此又用了一个月。

  也就是说,为了这一场战斗,苍浩准备了两个月的时间。

  在这两个月时间里发生了很多事情,首先就是影视城的亚丁之魂感染者全部被歼灭,安全部队前后总共击毙一百三十多个亚丁之魂感染者。当然这场战斗没用去几天,然而产生的结果却影响了很长时间,涉及到了方方面面很多事情。

  由于发生了这样一起血案,很多善后工作需要做,再加上安全部队围剿亚丁之魂感染者的时候,对影视城建筑也造成很多损坏,需要修复才能重新使用。

  这直接导致荀海璐的拍摄进度被滞后了一个多月,经济方面的损失可不小,要知道剧组一旦开机,每天都会有大量费用跟着,而这些钱都是荀海璐自己出。

  幸运的是,另外一件事进行的非常顺利,就是收购卡迪建设。

  由于卡迪建设算是彻底没希望了,股价进入单边下跌状态,连一点微弱的反弹都没有,而且跌的根本看不到底部。

  与此同时,荀海璐和季敏婷继续稳步吸筹,逐渐扩大自己持有的股份。当下季敏婷已经持股百分之四十,荀海璐则持股百分之十,两个女孩加起来已经达到一半股份,按说已经可以控制董事会了。

  但季敏婷并不想收手,准备继续扩大持股份额。

  这主要因为当下资金面捉襟见肘,虽然血狮集团已经提供融资,但由于利息太高,导致偿还是个问题。季敏婷计划等到了偿还期,卖出手头一部分股票,换取资金用来偿贷。这也就是说,季敏婷一方面要保证自己的股权能够在董事会占有绝对优势,另一方面还要把一部分股权当作未来偿债的资金。在将来卖出一部分股权之后,自己必须仍然继续保持持股优势,这就需要拿到更多的股权。

  季敏婷手中的股权,可不只全是从二级市场上买的,还有很多是小股东私下转让。

  荀海璐和季敏婷一直希望,那些持股比较多的股东也会把股权交出来,就比如于双平和吕红升,这样可以让自己省点事儿。

  然而,于双平和吕红升却始终没有任何动静,倒是可以肯定一点,他们两个对公司未来前途很不看好,公开和私下到处 跟人表示卡迪建设已经完蛋了。可不知道为什么,他们两个却没表现出转让股权的意思,让人搞不清楚到底是怎么想的。

  于双平和吕红升这两个人可是商场老油条了,心思不是那么容易被人把控的,荀海璐和季敏婷在他们两个面前还是太嫩了。

  事实上,于双平有自己的打算,还真就准备转让股权,但不会转让给季敏婷。

  于双平对自己挨的季敏婷那记耳光恨恨不已,虽然卡迪建设未来肯定是完蛋了,也不会让这家完蛋的公司落到季敏婷的手里。于双平这种人就是这样,要是我自己好不了,你们别人别不想好。

  问题是卡迪建设的名声太臭了,就算于双平想要转让股权,也没有人肯接盘。

  非常凑巧的是,有一次市府举行酒会,招待企业界人士。季敏婷忙着荀海璐那边的工作因而没来,吕红升有自己的一摊子事儿也没来,于双平却来了。

  正是在这次酒会上,于双平遇到了庞劲东,于是立即跑过去套近乎:“哎呀,这不是庞先生吗,真没想到您今天会大家光临。”

  “哦,余先生啊……”庞劲东本来也认识于双平,不过不算熟悉,只是能把名字跟本人对上号而已。上一次在卡迪建设讨论回购东隧,于双平和吕红升的表现让庞劲东非常不满,所以庞劲东这会儿对于双平的态度不冷不热的:“没想到你也来了。”

  庞劲东这种人平常很难见一面,如今既然出现在酒会上,于双平自然要抓紧机会拍马屁:“我来不为别的,就是为了看一下庞先生你,我说今天早晨出门怎么听见喜却枝头叫,没想到还真被我碰见您了。”顿了一下,于双平又道:“说真的,庞先生,一段时间不见,您看起来更年轻了,简直就是二十多岁小伙子!”

  “你的恭维话我暂时先收下了……”庞劲东打量着于双平,冷冷一笑:“你们卡迪建设经营的怎么样?”

  “当然不怎么样了,眼看就得破产……”余双平看了看周围,确定没有人注意自己这一边,这才接着说道:“庞先生啊,卡迪建设落魄到今天这般田地,也算知道错了……”

  庞劲东微微一挑眉头:“你这是来跟我求情吗?”

  “那倒不是……”于双平急忙摇了摇头,事实上,于双平已经不关心卡迪建设的死活了,更关心的是自己未来的发展:“卡迪建设也算是咎由自取,完全怪不得任何人,要怪只能怪自己。就算知道错了又有什么用呢,错误既然已经酿成了就要接受代价,如果犯了错也不需要付出代价的话,那么要警察和法律还有什么用?!”

  庞劲东笑着摇了摇头:“你毕竟是卡迪建设的股东,这话可不像你应该说出来的!”

  “庞先生,我有几句实话,不知道你想不想听?”

  庞劲东点了点头:“反正我眼下没事,你就尽管说吧。”

  “庞先生上一次来卡迪建设,虽然说闹得很不愉快,但跟我真的没有关系……”于双平一脸愁容的道:“我虽然是股东,毕竟只是小股东,凡是要听命大股东的话。人家让我说什么,我就必须说什么,自己没有选择的权力。”

  庞劲东似笑非笑的问道:“也就是说你当时漫天要价不是自己的主意?”

  “我承认我这个人确实挺爱财,但我可不是什么钱都要的……”于双平义正辞严的说道:“当时那么多人质被关在隧道里,等着来救命,能够让他们平安归来这可是功德一件,我当时就是这么想的。要是我自己能够决定的话,就算市府把东隧免费拿去有能怎么样,这也是树立企业形象的一个良好机会。但还是那句话,我只是一个小股东,说了根本就不算,人家大股东让我怎么说我就只能怎么说……”

  庞劲东依然似笑非笑:“也就是说你当时漫天开价是受了大股东的授意!”

  于双平急忙点头:“对啊!”

  庞劲东饶有兴趣地问道:“那么这个大股东又是谁?”

  于双平没有点名,只是敷衍道:“这个吗……卡迪建设的股东,总共就那么几个人,谁是大股东谁是小股东,庞先生只要随便打听一下就知道了。”

  庞劲东又问:“你是说季敏婷?”

  于双平尴尬的笑了笑,没有回答,不过表情分明就是承认了。

  毫无疑问,于双平根本就是一派胡,上次回购东隧漫天开价一事,跟季敏婷没有半毛钱关系,完全是于双平和吕红升当时财迷心窍。

  然而,于双平这个时候却甩锅给了季敏婷,季敏婷何其无辜,这个于双平也算是够不要脸了。

  反正季敏婷这会儿也不在场,谁是谁非无从对证,当然是于双平怎么说都行了。结果就是于双平成了小白兔,反倒是季敏婷成了恶人。

  庞劲东对此心知肚明,虽然季敏婷刁蛮任性又兼暴力,但品行并不坏,反正是比于双平和吕红升这种人强多了。

  至少有一件事可以看出不同的人在品行上的差异,卡迪建设被搞到今天这般田地之后,季敏婷在背后并没有说过于双平和吕红升什么坏话,然而于双平却在庞劲东这里告起了季敏婷的黑状。

  庞劲东看着于双平那副德行很想吐,差点狠狠抽上几个耳光,教这货到底应该怎么做人。

  不过,庞劲东把手都已经抬起来了,并没有真的抽过去,只是挠了一下头。因为庞劲东想要知道于双平到底要干什么:“你跟我说这些干什么?”

  “我可不是要拯救卡迪建设!”于双平急忙申明道:“事情都已经这样了,卡迪建设愿意怎么样就随便吧,还是那句话,做错事情是要付出代价的!”

  庞劲东点了点头:“继续说!”

  “但凯迪建设可以破产,我们这些人还要生存……”于双平干笑了几声,然后很小心的问道:“庞先生愿意手下超生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