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近身兵王 > 第1153章 你太轻慢先知会了

第1153章 你太轻慢先知会了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以赛亚把话说到这里,何西亚算是全都明白了:“如果k先生真有这样的计划,那么必然不是独自一个人,而是背后有一群人!”

  “这也就是我不愿意轻易对k先生出手的原因。”以赛亚缓缓点了点头:“我要仔细观察,确认k先生真实目的到底是什么,背后又有怎样一个团队,我才能决定自己应该怎么做。难道你们以为我很喜欢k先生吗,不,这个世界上我最想杀的就是k先生,但眼下我不得不暂时忍耐。”

  阿摩司沉重的点了点头:“原来如此。”

  “我们要相信,这个世界上的一切,冥冥之中自有定数,这个定数就是耶和华的旨意。无论战争还是和平,饥饿还是富庶,耶和华怎样安排都有其道理。为什么一美元背后的图案,跟平壤的柳京饭店会惊人相似,这种巧合的背后就是耶和华的旨意。自从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这个世界承平已久,或许需要一场新的变乱。一美元背后的图案就预示着这一点,人类历史已经发展到了一个新的周期,而改变一切的变乱就是从平壤开始。我们现在需要知道的是k先生在其中充当一个什么样的角色……”深吸了一口气,以赛亚意味深长的说道:“无论如何,我们犹太人是特选子民,是被耶和华选定的一群人,我们不会臣服任何人。在耶和华的庇佑之下,不要说是k先生,任何对手都将被我们战胜。”

  何西亚信誓旦旦的说了一句:“我一直在等待这一天!”

  “但是,我也曾经听说过,在这个世界上存在着非常神秘的一群人。他们高高在上,自诩为神意的代表,无数年来在暗中操控着世间的一切,就像俯视着蝼蚁一般看待世间众生……”以赛亚对这个传说似乎也不是很了解,皱了皱眉头,没有继续说下去,而是说回到了k先生身上:“不过,我能理解你们的愤怒,眼下我们确实应该给k先生一点教训,让他不要再继续轻慢我们先知会。”

  何西亚急忙问:“你要怎么做?”

  “k先生不是运送了一批亚丁之魂感染者前往运河城吗,无论是俘虏亚丁之魂感染者还是秘密运送登陆,整个过程都需要大量人力和设备,由k先生的精锐部队负责……”以赛亚说到这,冷冷一笑:“我已经调查到,在安达曼海方向有一艘巨轮,船体涂了吸波材料,不太容易被雷达发现。这艘船就是k先生派过去的,所有人员和器材都在这艘船上面,如果这艘船沉了会对k先生造成不小的损失。”

  阿摩司颇有点兴奋:“我们要摧毁这艘船吗?”

  “不是我们,而是我……”以赛亚轻呼了一口气:“我已经派遣雅各战士过去了,不久之后我们就能收到捷报。”

  先知会的力量确实不容小觑,苍浩和庞劲东都没有发现这艘船,但以赛亚发现了。

  这艘船运送亚丁之魂感染者之后,就迅速撤离运河城外海,准备回到非洲执行先前的任务,那就是暗中监视血狮雇佣兵。

  结果刚刚离开运河城外海没多久,雅各战士突然伏击了这艘船,杀死上面全部人员,然后把船炸沉。

  接下来,雅各战士迅速撤离,没有留下一点痕迹。

  自从以赛亚开始召集雅各战士,到目前为止雅各战士似乎表现非常差,总是被动挨打被攻击。但这一次雅各战士却非常出彩,整个行动胜利完成,堪称完美作战。雅各战士毕竟在世界各国特种部队得到过锻炼,是一支不容小觑的力量,k先生的精锐部队完全不是对手。

  结果,这艘船被击沉之后第二天,k先生就来了先知会。

  一直以来,k先生总是表现的云淡风轻,即便是面对中央情报局局长施加的威慑之下,也依然面不改色。然而这一次k先生却是怒容满面:“以赛亚你太放肆了!”

  这一次轮到以赛亚淡淡然了:“不知道我做了什么让你这么说?”

  “你做了什么,自己应该很清楚。”

  “抱歉,我不清楚……”以赛亚缓缓摇了摇头:“看起来你是兴师问罪了,那么就直接说明白,到底是什么罪?”

  “我派遣一组人,运送亚丁之魂感染者去运河城,结果在撤离的时候遭到伏击全军覆没。”

  “是吗……”以赛亚点了点头:“我表示深切的同情和哀悼,但这跟我又有什么关系?”

  k先生冷笑着说了一句:“是你让人干的!”

  “证据呢?”以赛亚一摊双手:“你既然指责先知会是凶手,那么就应该有证据拿出来!”

  “整个行动高度保密,除了我自己之外,我就只告诉过你……”k先生冷冷的质问:“那么你认为我除了你还能怀疑谁?”

  “也许是苍浩或者庞劲东。”以赛亚并不准备坦率承认:“你自己以为非常隐秘,但苍浩和庞劲东已经觉察到真相,于是消灭了你的手下作为报复!”

  “不可能!”

  “哦?”以赛亚饶有兴趣地问道:“为什么不可能呢?”

  “我的手下释放亚丁之魂感染者之后就迅速撤离,按照时间推算,亚丁之魂感染者发动进攻之后,我的手下就已经离开运河城外海。”顿了一下,k先生继续说道:“苍浩和庞劲东根本不知道我会做什么,等到发现亚丁之魂感染者出现在运河城,我的手下也早就已经逃之夭夭,他们到哪里去找人?”

  以赛亚轻叹了一口气:“这样看起来先知会还真是难脱干系了!”

  “没错!”k先生的嘴角抽搐了几下:“你以为我为什么要把这件事告诉你,其实对你也是一个考验,如果我的手下遭遇攻击,那么肯定是你所谓,因为没有其他嫌疑对象。很遗憾,以赛亚你没有经受住考验,你让我拿你该怎么办?”

  以赛亚满不在乎的道:“那么就杀了我好了!”

  “你这是承认了?”

  “没错。”以赛亚终于承认了:“这件事确实跟我有关,而我也知道你一定会怀疑到我头上,你把这件事情告诉我根本就是在试探。”

  k先生的表情变得狰狞起来:“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给你一点教训。”以赛亚的语气非常淡然:“一直以来,你对先知会太过轻慢了,你觉得我们就像提线木偶一样,可以任由你摆布。我不得不告诉你,你实实在在的错了,而你既然错了就必须要付出代价。”

  “也就是说确实是你干的!”

  “发动袭击的是雅各战士。”以赛亚没有正面回应k先生的话,只是说道:“雅各战士平日潜伏在各国特种部队当中,如果出现重大情况需要武力解决,先知会才把雅各战士召集一起。自从我把雅各战士召集到一起之后,似乎雅各战士大了不少败仗,但这一次他们赢了。我需要向所有人,尤其是你k先生证明雅各战士的实力,任何轻视的人都将付出沉重代价。”

  “那么你有想过这么做的后果吗?”

  “难道你要杀了我?”以赛亚一摊双手,毫不在意的道:“我已经活过太悠久的岁月,我丝毫不在意现在就去死,但我必须提醒你的是,所谓‘以赛亚’是一个职位,而不是具体某一个人。我现在承担以赛亚这个职位,如果我死了的话,会立即选出新的以赛亚,先知会仍然存在,我们该做的事情仍然将继续。任你k先生,将会成为犹太民族的公敌,虽然你有能力扳倒中央情报局的局长,但我不认为你有能力对付整个犹太民族。”

  “你可以问一下你的主子和朋友,有多少人跟犹太民族有关系……”何西亚在旁边说了一句:“那些政客有多少接受犹太人的选举赞助,那些商人有多少跟犹太人做生意!在m国这个国家,如果你得罪了犹太民族,那么就会把自己的后路彻底堵死!”

  以赛亚和何西亚说的没错,犹太人在m国是绝对不容轻视的势力,即令k先生也不敢轻易开罪。

  k先生可以在以赛亚面前耀武扬威,却不太敢成为犹太人的公敌,毕竟以赛亚并不等于是犹太人整体。事实上,k先生努力试图控制先知会,也是看上了犹太人所具备的这种实力,希望通过先知会间接影响甚至操控犹太民族。

  以赛亚这些话里唯一的问题是,既然以赛亚这个职位可以重新选举,为什么没有重新选举弥迦。

  弥迦已经死了有些日子了,按说应该重新选举一个弥迦出来,在先知会负责相应工作。

  以赛亚原本确实有重新选举的想法,但跟何西亚和阿摩司,以及其他一些小先知探讨之后,不得不放弃了这个想法。

  按照先知会的规程制度,大先知的选举必须在底波拉的监督之下,任何未经过底波拉首肯的选举皆为违法。

  以赛亚正是想要废除底波拉这个职位,才下令谋杀底波拉,结果现在底波拉死了,问题却没有得到解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