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近身兵王 > 第六百三十八章 全方位无死角的监视

第六百三十八章 全方位无死角的监视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苍浩无奈的点了点头:“我明白了。”

  要是k先生不说,苍浩差点还忘记了,在m国,除非是对方主动说出来,否则绝对不能询问对方种族或者民|族成分。

  比如在招聘员工的时候,如果老板询问应聘者这类问题,那么应聘者就可以把老板告上法庭,而这场官司老板肯定会输。

  m国之所以有这样的规定,是最大程度上杜绝种族歧视,也正因为如此,中央情报局的系统里确实不可能登记尼克姆的这类信息。

  黑人或者白人这种区分很容易辨认,就算自己不说,别人也能看到。再或者是一些有特殊生活习惯的人,也可以辨别出来。又或者是有些人服装具有鲜明民族特色,同样可以分辨……反正就是你可以自己猜,但绝对不能开口问。

  既然苍浩不想让中央情报局帮太多忙,那么这场谈话也就只有到此为止了:“谢谢你了。”

  “如果还有其他需要,欢迎随时找我帮忙。”k先生貌似很大度的说了一句:“能够给血狮帮忙是我的荣幸!”

  “心意我领了,不过帮忙也就到此为止吧……”苍浩嘿嘿一笑:“中央情报局的人情可不是那么好欠!”

  苍浩跟中央情报局通话的同时,廖家珺已经把尼克姆给关了起来,就按照苍浩交代的那样,整个房间到处都是针孔摄像机,能够全方位无死角监控尼克姆的每一处生活细节。

  廖家珺问苍浩:“接下来做什么?”

  “继续监视。”苍浩看了一下时间,告诉廖家珺:“二十四小时之后再说。”

  这边暂时没自己什么事,苍浩离开刑事侦查局,回了翠峰村,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去了。

  考虑到底波拉那边情况比较微妙,苍浩让欧阳宇派了四个人去保护底波拉,在当前情况下,苍浩已经抽不出更多人手了。

  虽然说血狮雇佣兵在华夏怎么也有一百来号人,但基地太多而且面积太大,每个人至少要干两三个人的工作,抽调走一个人都会让防御上多出一道隐患。

  也就是过了二十小时之后,廖家珺给苍浩带来电话:“那个尼克姆被关着,什么都没干,这让我怎么办?”

  “等我去了再说。”苍浩立即赶往刑事侦查局,让廖家珺调出所有监控录像,然后仔细研究起来。

  廖家珺觉得苍浩这样有点多余,因为监控录像实在太多了,不仅时间长度达到二十四小时,而且还是来自多部针孔摄像机,真要是想全部看完得好几天时间。

  于是廖家珺给苍浩简单介绍起来:“这个尼克姆真的是什么都没干,这二十四小时时间里,除了睡觉、吃饭就是发呆……也不知道他到底在想什么,也没再提出要见律师或者领事。”

  苍浩也不说话,只是继续看下去,发现尼克姆这个人似乎卫生习惯特别好,吃过饭或者睡觉之前一定要洗个澡。

  尼克姆所在的不是普通拘留室,而是专门用作特殊用途的,多数时候其实是限制,所以警方才能那么快部署针孔摄像机。拘留室里不仅住宿条件非常好,还有独立的卫生间。

  同样的卫生间里也有针孔摄像机,看到尼克姆脱了衣服站到花洒下面,廖家珺下意识地转过身去。

  毕竟是一个大男人在洗澡,廖家珺还是没结婚的大姑娘,于情于理都应该回避一下。

  然而,也就是尼克姆这么一洗澡,苍浩却发现了线索:“我知道他是什么人了。”

  廖家珺依然背着身,问了一句:“什么人?”

  苍浩望了廖家珺一眼:“你转过来。”

  “好吧……”廖家珺叹了一口气,转过身来,不太好意思的看着监控画面。不管怎么说,她也是见过世面的,知道男人在生理上有什么特征,只不过她所见过的都是死了的男人,这还是第一次看到活着的男人在自己面前脱衣服。

  苍浩指着尼克姆的下半身问了一句:“有没有发现有什么不一样?”

  “我怎么知道有什么不一样?”廖家珺的脸色腾地涨红起来:“我又不知道男人应该是什么样!”

  这个问题让廖家珺实在没办法回答,不过在场还有其他几个警察,刘天生仔细看了看之后说了一句:“好像少了一截包|皮。”

  “对。”另一个警察点了点头:“他好像做过环切手术。”

  就像这两个警察说的一样,尼克姆这个人浑身上下都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小兄弟跟正常人也是一样的,唯独表层皮肤少了一截。

  苍浩把监控画面放大,发现边缘整整齐齐,明显是做过手术。

  廖家珺叹了一口气:“这能说明什么?”

  苍浩直接给出答案:“说明他是犹太人。”

  廖家珺一怔:“你这么判断也太草率了吧?”

  “按照犹太人的习俗,男孩子出生第七天要进行隔离,就是把包|皮切除一部分……”顿了一下,苍浩接着说道:“从现代医学角度来说,其实这是一个非常好的卫生习惯,很多男人主动去做这种手术。不过,犹太人这么做是出于宗教原因,也是他们有别于其他民族的一个重要标志。”

  刘天生摇了摇头:“我觉得你这么说还是有点武断……你不是说了吗,这是一种非常好的卫生习惯,很多男人主动去做这种手术,你怎么知道尼克姆不是这种情况呢?”

  “在正常情况下,这个细节倒不会引起我注意……”苍浩指着监控画面上的尼克姆,缓缓说道:“问题在于,尼克姆发动袭击的时候,跟我在一起的人也是犹太人。”

  “我明白了。”廖家珺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也就是说,整个案子很可能是犹太人内讧造成的,尼克姆当时要杀的目标是你的犹太朋友,而不是你本人或者其他什么人。”

  “对。”苍浩点了点头:“这个案子如果真的涉及到犹太人内部争端,那么情况就非常复杂了,我建议广厦警方还是不要介入。这件事情非常复杂,涉及到好几个国家和诸多情报机关,最好的处理办法是作壁上观,不要轻易牵扯其中。”

  廖家珺思忖片刻,然后说道:“如果事情真的像你说的这么复杂,我确实不想卷进去,毕竟我们只是警察而不是政治家,不应该轻易参与政治上的事情。”顿了一下,廖家珺质疑:“但你就这么断定尼克姆是犹太人未免太草率了。”

  “我也觉得是。”刘天生点点头:“浩哥,当时跟你在一起的是犹太人,这个尼克姆在小兄弟上做了一个小手术,只靠这两点证明他是犹太人远远不够。”

  “想要证明他是不是犹太人也很好办。”苍浩看了下时间,问道:“过去二十四个小时里,你们给尼克姆提供了几次膳食?”

  “两次。”廖家珺告诉苍浩:“说来也巧,现在刚好又要开饭了,还没想好给他吃什么。”

  苍浩又问:“上两顿饭吃的是什么?”

  “牛排。”廖家珺很无奈的道:“西方人不是喜欢吃牛排吗,我也不知道应该给他吃点什么,就只好定牛排外卖了……见鬼,我们都吃不上牛排,这家伙明明就是个杀人犯,却要给他吃什么好的东西!”

  “那么他吃了吗?”

  “吃了。”廖家珺轻哼了一声:“这家伙胃口不错,连点渣都没剩。”

  “好。”苍浩嘿嘿一笑:“现在给他送饭去吧,送一大碗红烧肉。”

  “为什么?”廖家珺不明白:“他爱吃红烧肉?”

  “照我说的去做就行了。”苍浩没有解释:“再配两个青菜。”

  廖家珺同意了:“好。”

  马上的,就按照苍浩吩咐的一样,廖家珺派人给尼克姆送饭去了,包括一大碗红烧肉、凉碟青菜和一碗干饭,考虑到尼克姆可能用不惯筷子还特意准备了刀叉。

  苍浩始终守在监控前仔细看着,只见饭菜到了之后,尼克姆明显一怔。

  随后,尼克姆小心翼翼断起那碗红烧肉,放到鼻子下面闻了闻,眉头马上皱了起来。

  接下来,尼克姆把红烧肉远远放到一旁,就着那两碟青菜,用刀叉消灭了干饭。

  刘天生不明白怎么回事:“这货不爱吃红烧肉?”

  “他不是不爱吃红烧肉,他是不吃猪肉。”苍浩一字一顿的说了一句:“犹太人不吃猪肉!”

  让苍浩这么一说,在座的人全部恍然大悟,刘天生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这货原来还真是犹太人!”

  “我的判断没错……”苍浩叹了一口气:“既然他是犹太人,说明真正目标就是当时和我在一起的人,这个案子就是犹太人之间的内讧……”

  “我们该怎么处理?”廖家珺有点手足无措:“总不能就这么把他给放了吧?”

  苍浩直接说了一句:“我觉得还真就应该把他放了!”

  “我确实不想卷入这种政治纷争……”摇了摇头,廖家珺果断地说道:“但他毕竟杀人了,要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至于他真正要杀的到底是谁,我并不关心,我只关心为受害者讨回公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