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近身兵王 > 第六百三十七章 帮忙要有代价

第六百三十七章 帮忙要有代价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你好,苍先生……”k先生接起电话之后倒是很热情:“有些日子没联系了,突然之间打电话过来,不知道是不是我有什么地方可以帮忙?”

  苍浩笑呵呵的问:“你怎么知道我是要找你帮忙?”

  “我们打过这么多次交道,彼此也算是熟悉了……”k先生笑呵呵的说道:“我知道你们华夏人在托人办事之前,一定会先客套一番,过问一下对方最近身体情况如何,家庭成员又怎么样,孩子学习如何。要先显得大家很有交情,然后再谈正题,这是东方人委婉的性格使然。不过,我是m国人,喜欢直来直去,所以你可以直接提出你的要求。”

  “不愧是中央情报局的首脑,果然有见识,甚至知道华夏人性格什么样。”顿了一下,苍浩很坦然的道:“那么我就直接说了,希望你帮我查一个人。”

  “什么人?”

  “既然我给你打去电话,那当然是m国人了。”苍浩告诉k先生:“这个人现在华夏,犯了一起刑事谋杀案,但警方在审讯的时候,他什么都不肯说,于是我就想到你了。”

  “原来是普通刑事案件。”k先生不以为意的道:“你要知道,中央情报局不出力普通刑事案件,这种案子可以由华夏警方联系国际刑警组织,然后由国际刑警组织向m国警方调取资料。这才是正常工作流程,中央情报局不能,也不应该介入这种案件。”

  “不是让中央情报局介入,只是希望你能调查一下,这个人到底是什么背景。”

  “我说过国际刑警组织可以帮忙……”k先生说到这里,狡黠的笑了笑:“调查一个普通m国公民,对中央情报局来说实在是杀鸡用牛刀,不过既然苍先生你打电话给我,那么这个忙我是要帮的。”

  苍浩不太情愿的说了一句:“谢谢。”

  “你对这个人知道多少?”

  “什么都不知道,只有他的护照。”

  “这就足够了。”k先生告诉苍浩:“把他的护照拍一张照片给我发过来,我会让人去调查的,不过有一个前提……”

  “什么前提?”

  “他的护照必须是真实的,我可以掉取出有关他的全部资料。但很多职业罪犯都用假护照,只有照片是他自己本人的,此外所有信息都套用别人的……”顿了一下,k先生接着说道:“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就有一点麻烦,我们需要把他的照片输入人像对比系统,慢慢查找出他的真实身份。这个过程可就很漫长了,需要多少时间不好说,可能非常快,也可能需要很长时间。”

  “就先按照护照进行调查吧。”苍浩又说了一句:“谢谢你了。”

  k先生很轻松的一笑:“没问题。”

  苍浩放下k先生的电话之后,马上把护照照片发了过去,下一秒钟,苍浩的手机响了起来,是底波拉打过来的:“你说话方便吗?”

  “方便。”

  “我突然间想到,昨天那个杀手,有可能是冲着我来的……”底波拉不无忧虑的道:“见鬼!对方真正要杀的人可能是我!”

  苍浩无奈的一笑:“你才明白过来?”

  “难道……你早就知道?”

  “飞镖刚射过来的时候,我第一反应是对方要杀我,但后来警察赶到现场,我仔细回忆了一下当时的情况……”顿了一下,苍浩告诉底波拉:“你就在我身旁,飞镖很可能是要射向你,只是当时你我都没有反应过来!”

  “见鬼!”底波拉非常焦虑:“到底是什么人干的?!”

  “人已经抓到了。”

  底波拉颇有些惊喜:“真的吗?”

  “广厦警方的办案效率还是非常高的……”叹了一口气,苍浩略有些无奈的道:“不过,虽然抓到了也没什么用,这个人的最实在太严了,不管问他什么问题,他只是强调他的法律权利!”

  底波拉提出:“把他的照片给我发过来!”

  “好。”苍浩立即把护照上的照片发了过去。

  然而,底波拉仔细端详了半天,最后却告诉苍浩:“我不认识这个人,完全没有印象,不知道是哪来的。”

  “你不认识很正常,如果有人真的要杀了你,很可能会雇佣职业杀手,你又怎么可能认识这个职业杀手呢?!”摇了摇头,苍浩又告诉底波拉:“我已经跟中央情报局那边联系了,让帮忙调查一下这个人的真实身份!”

  “天啊,你怎么能信得过中央情报局?”底波拉对苍浩的做法非常不解:“这帮人嘴里没有一句实话,如果事情本身跟他们有关系,或者他们早就已经知情,你问他们不是等于白问吗?”

  “你得罪过中央情报局吗?”

  “那倒没有……”底波拉轻轻叹了一口气:“不过,中央情报局要是想除掉谁,可不是取决于这个人是不是得罪过他们,他们只按照现实利益需要行动。”

  “那就对了。”苍浩点了点头:“调查一个m国公民,对中央情报局来说简直易如反掌,如果他们没有调查出这个人的背景,或者故意向我提供了一些错误信息,不是正好说明这件事情他们有份吗?”

  “话虽这么说,可不也是打草惊蛇了吗?”

  “这个杀手既然已经抓到了,那么也就已经打草惊蛇了……”苍浩满不在乎的一笑:“我是不是跟中央情报局打听情况,已经完全不重要,他们直接就会计划下一步行动。”

  “好像……还真是这么回事。”底波拉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你说得一点都没错!”

  底波拉有足够的理由信不过中央情报局,因为犹太人势力在中央情报局渗透的非常厉害,几次中东战争背后都有中央情报局的影子。可以说,以色列能够取得几次中东战争的胜利,离不开中央情报局暗中的助力。

  当前在犹太人当中,底波拉不乏支持者,同时也有很多人支持先知会。

  事实上,底波拉已经离开了先知会,但双方毕竟没有正式摊牌,也就是说犹太人内部还没有站队划分阵营。在这种情况下,底波拉除了身边的亲信,不知道谁支持自己而谁又支持先知会,所以必须小心谨慎一些,底波拉甚至认为不能排除可能是先知会借助中央情报局之手除掉自己。

  不过,让苍浩这么一分析,底波拉觉得确实是这个道理,如果中央情报局真的决定对自己下手,苍浩是不是打这个电话对事情结果都没影响。

  话说回来,中央情报局那边还真挺办事,苍浩刚刚放下底波拉的电话,k先生就给苍浩打了过来:“已经查到了,这个护照持有者来自加利福尼亚州阿拉梅达县,他在我们系统里登记的照片跟护照上完全一致,可以肯定这个身份就是他本人,而不是套用了别人身份的假护照。这个人的背景也没什么负责的,只是一个退伍军人,不过履历倒是挺光鲜的。”

  苍浩对这个措辞有点费解:“光鲜?”

  “对。”k先生点了点头:“他高中毕业之后就当兵了,几乎参加了之后所有对外战争,去过伊拉克和阿富汗,而且还不止一次。他作战表现英勇,曾经获得好几枚勋章,直到两年前才刚刚退役。”

  “退役之后干什么了?”

  “闲着。”k先生一边看着资料,一边告诉苍浩:“他在服役期间应该有些积蓄吧,应该是一直都在靠积蓄生活,资料显示他没有从事任何正经工作。当然,不能排除打过零工,这种短期性工作不会体现在我们的资料里。”

  “他有没有亲人?”

  “父母都已经过世了,没有婚史,也没有子女。”

  苍浩又问:“他平常跟什么人来往?为人性情如何?”

  “抱歉,你问的这些属于比较抽象的信息,而我们的资料只登记具象信息。”停了一下,k先生补充道:“他的家庭成员这属于具象信息,其他抽象的比如他跟什么人交往之类,这个需要具体调查才能得知。我当然可以安排人手进行调查,不过这需要耗费一定资源,也需要花上一些时间。”

  “那倒不用了。”苍浩佯作很轻松的道:“毕竟只是普通刑事案件,不需要投入这么多资源。”

  毫无疑问,这绝对不是一起普通刑事案件,苍浩需要搞清楚这个人真实背景是什么。如果中央情报局真的能够帮忙详查,当然是最好不过了,不过苍浩不想这么做。

  原因很简单,这个k先生为人非常实际,如果真给帮了这个忙,等于是苍浩欠下了一个很大的人情,以后k先生一定要苍浩还回这个人情。

  所以,接下来就只有苍浩自己调查,不过苍浩还是想从k先生这里尽可能多的获得一些信息:“知不知道这个人属于什么种族?”

  “抱歉,苍先生,你在m国生活过,应该了解我们这里的规矩……”k先生呵呵笑了笑:“对华夏人来说,民|族这类信息属于个人档案必填项目,但在m国属于个人隐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