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近身兵王 > 第三百四十二章 事件的来龙去脉

第三百四十二章 事件的来龙去脉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一号首长长呼了一口气:“这些****真是防不胜防!”

  廖家珺也站起身来,诚挚的对着大家鞠了一躬:“孟首长是代我受过,这一次警务系统的扩招工作,完全是我负责的。我没有做好政审这一关,以至于凯伊达渗透进来,我应该对今天的事情负全部责任。”

  “小廖你就不要自责了!”孟阳龙立即道:“你是在我的领导下工作的,出了问题也应该是我负责。”

  二号首长一时没说话,这时突然提出了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关键在于,马赫乌德只身一人来到华夏,建立起了这么庞大的势力,然后又成功的渗透进入警方。就算他过去来过华夏,对我们的国情也非常了解,但如果国内没有人配合他,只怕也没这么容易做到吧。”

  “是的。”廖家珺赞同这个分析:“我觉得不但有人配合,而且这个人一定掌握着一定权力。”

  二号首长微微一怔:“你是说我们自己的同志有问题!”

  孟阳龙的回答很小心:“我……倒不是这个意思。”

  一号首长意味深长的问道:“怎么听起来好像你们已经有怀疑对象了?”

  “这个吗……”廖家珺也不知道该说不该说,看了一眼孟阳龙。

  孟阳龙马上回答道:“我们有足够的理由怀疑,马赫乌德潜入境内之后,得到了罗京南的袒护。也可以说,马赫乌德策划了这么大的行动,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罗京南的全力配合。

  听到这句话,在座的很多人面面相觑,因为他们不知道“罗京南”是谁。

  一号首长直接问了一句:“谁是罗京南?”

  “他……是罗清武上将的儿子。”孟阳龙很小心的回答道:“目前就在广厦!”

  一号首长呵呵一笑:“罗清武生前干过什么事,大家都知道,也就不重复了。老孟你的意思是说,罗京南这个人重蹈父亲的负责,也犯了类似的错误?”

  孟阳龙点了点头:“目前有理由这么怀疑!”

  一号首长又问:“有证据吗?”

  “证据目前还没有,我们只是怀疑……”孟阳龙无奈的摇了摇头:“不过这个怀疑应该距离真相很近了!”

  也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叫蔡玉昌的人很不满的质问:“孟老,你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就这么直接指责别人,好像有点不妥当吧?”

  这个蔡玉昌是中将军衔,说起来还是刘双胜的嫡系。

  当初西山会议孟阳龙一怒之下辞职,肇因遭到刘双胜和罗清武的围攻,而蔡玉昌当时也参与了围攻。

  “中将”这个军衔在社会上算是很高级别了,不过在今天与会这帮人当中却不算什么,在没有自己主子袒护的情况下,按说蔡玉昌不敢贸然对孟阳龙发难。

  但是,刘双胜之死让蔡玉昌憋了一口气,而此时蔡玉昌觉得找到了攻击孟阳龙的机会。

  孟阳龙看了一眼蔡玉昌:“你是什么意思,不妨暂直说!”

  蔡玉昌一字一顿的说道:“我的意思是你没有理由这样污蔑罗京南!”

  “你为什么说我是污蔑罗京南?”

  蔡玉昌立即反问:“那么你又为什么说罗京南勾结凯伊达?”

  “根据目前的情报来看,罗京南就跟马赫乌德在一起。”

  “但你没有证据不是吗!”蔡玉昌冷冷一笑:“法律面前一切都要讲证据!”

  孟阳龙也不知道还能怎么解释了,只好说道:“我不会平白无故冤枉好人,我与罗京南也没有私仇,我这么说当然有我的原因!”

  蔡玉昌又是冷冷一笑:“我们还是把话说明白了吧!”

  “想说明白?好啊!”孟阳龙点点头:“我也想知道你到底要说什么!”

  “今天在场的都是自己的同志,既然没有外人,有些话没必要藏着掖着……”蔡玉昌缓缓扫视了一圈周围的人,随后说道:“大家都知道,孟老你跟刘双胜和罗清武一直不和,罗清武犯了那么大的错误,罪无可恕,不必多说。但罗清武尸骨未寒的时候,你就直接指责罗京南也犯了错误,未免给人落井下石的感觉。”

  听到蔡玉昌这句话,在座好几个人都微微颔首,很显然,蔡玉昌的观点是很有代表性的,有不少人都持有这种想法。

  尽管这些人大都不敢公开诘难孟阳龙,不过孟阳龙也看得出来,他们对自己不满。

  孟阳龙苦笑两声:“我与刘双胜和罗清武袍泽一场,虽然平常各自观点上有所不同,但也不至于结下私仇……”

  “未必没有私仇吧!”蔡玉昌把话说得更进了一步:“我们都知道,在一次西山会议上,罗清武和刘双胜气的孟老你辞职。我不是追究那件事谁对谁错,或许可能刘双胜和罗清武真的有问题,但如果孟老你说大家没有私仇,只怕难以服众!”

  孟阳龙微微有些恼火:“那么你是要我承认大家有私仇了?”

  “当然,也可能没有私仇吧……”蔡玉昌稍稍缓和了语气:“只不过,由于先前毕竟发生过这样的事情,这会儿孟老你站出来指责罗京南,只怕很容易让人有公报私仇的联想。”

  “我……公报私仇?”孟阳龙听到这话真的有些怒了,一直以来,孟阳龙克己奉公,努力把工作上的事跟私人关系分开。正因为如此,孟阳龙才劝罗清武自尽了事,给大家都留点颜面。

  如果孟阳龙真的想把事情做绝,就直接对罗清武进行公开审判,到时不只罗清武本人是死路一条,罗家上上下下的人都要倒霉。

  然而,尽管孟阳龙已经把事情做到这个份上,今天竟然还是有人跳出来指摘,这让孟阳龙越想越恼火:“我孟阳龙是什么人,在座的人都知道,我有必要公报私仇?”

  “有没有,孟老你自己最清楚……”蔡玉昌轻哼了一声:“法律面前一切都是要讲证据的,孟老你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就指控罗京南,只怕对人家也不公平。”

  一号首长问了一句:“老孟你知不知道罗京南现在什么地方?”

  孟阳龙有点尴尬的回答:“目前还不知道……”

  蔡玉昌立即质问:“你连罗京南在哪都不知道,就认为与****有勾结?”

  “我再说一次——我有情报!”孟阳龙用手指轻轻敲了敲桌子:“很早之前,我们就已经得到情报,马赫乌德悄悄潜入广厦。他跟罗京南合伙做生意,搞什么幸运铁鱼诈取捐款……”

  “等一下!”蔡玉昌从孟阳龙的话中听到了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你是说你早就知道马赫乌德来了华夏?”

  “这个吗……可以这么说!”

  “那么问题就来了……”蔡玉昌冷冷一笑:“既然你早就知道我们境内潜藏着****,为什么不抓出来绳之以法?”

  “我一直在这样做,全力追查马赫乌德的下落……”孟阳龙非常无奈的道:“但这个人隐藏实在太深了,而且行踪诡异,我始终找不到他的下落……”

  “我也相信孟老已经尽力了。”蔡玉昌又是一声冷笑:“只不过,今天是这次袭击既然幕后黑手是马赫乌德,而孟老你又早知道马赫乌德就在境内,这样看来孟老要对今天的事情负全部责任。”

  “我愿意负责。”孟阳龙点了点头:“我从一开始就说过这样的话,今天事件全部后果由我一人承担。”

  一号首长嘉许的点了点头:“老孟你能有这样的态度还是很不错的!”

  “组织上给我任何处罚,我全部接受,绝无怨!”停顿了一下,孟阳龙意味深长的补充了一句:“但除我之外,今天所有参与战斗的一线指战员,无论是警方还是部队,都付出了鲜血和汗水。或许他们当中有些人工作上有所疏忽,但已经用自己的牺牲来弥补了这个疏忽,既然我孟阳龙已经承担了这个责任,我希望就不要再追究其他人了。”

  蔡玉昌撇了撇嘴:“是不是追究可不是你说了算的!”

  蔡玉昌似乎有点太猖狂了,让一号首长都有点听不下去,问了一句:“难道你说了算?”

  “当然不是了!”蔡玉昌这才想起,两位大领导都在场,还轮不到自己发:“一切还要请两位首长定夺!”

  一号首长叹了一口气:“老孟,这一次事件影响实在太大,不仅严重威胁广厦这座城市的安全,甚至还有可能影响到国际关系。老孟你作为国家安全方面的负责人,难辞其咎……”

  孟阳龙点了点头:“是的!”

  “那么……你就暂停行使职务吧。”一号首长又是叹了一口气:“等到一切调查清楚,真相全部水落石出,我们再决定下一步安排!”

  孟阳龙点点头:“我接受这个安排!”

  孟阳龙话音刚落,有一个人发了:“孟老主动承担责任,高风亮节值得学习,但我觉得对这次事件负主要责任的还有人。”

  说话的人叫于大红,这个名字听起来实在是太俗了,但这个人做事可是一点不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