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近身兵王 > 第三百三十章 给二代们开了个会

第三百三十章 给二代们开了个会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就在苍浩跟廖家珺商议整个安保工作细节的同时,孟阳龙给广厦的二代们开了个会。

  孟阳龙有自己的渠道和人际关系网,很容易就把这些二代召集到一起,地点在一家普通饭店。

  整个饭店都被包了下来,周围地区清场,不允许闲人进出,围着整个饭店到处都是杀气腾腾腾的黑衣人。

  结果孟阳龙组织的这个饭局,看起来到像是鸿门宴,但这帮二代不敢不来。

  孟阳龙平常跟这些二代没什么来往,但这些二代却都知道孟阳龙这个人,一方面孟阳龙清正廉洁,在军内威望极高;另一方面,孟阳龙的脾气不是很好,这些二代虽然胆子非常大,却也不敢惹怒了孟阳龙,否则连他们家的一代都得倒霉。

  等到二代们到全了,孟阳龙放眼一看,发现到场多数人自己都不认识,不过孟阳龙越懒得关心谁是谁,所以也就不需要逐个介绍了。

  孟阳龙开弓放箭照直崩:“在座的人,有的我认识,知道是谁家孩子,有的我不认识,不知道是谁家孩子,不过你们肯定全都认识我。今天把大家请过来吃一顿饭,不过这顿饭不是只吃而已,有些话要在大家面前说明白。”

  陈顺章作为广厦二代领袖,自然也来了,他很恭敬的道:“孟老有什么话可以直接说。”

  “那我就说了……”孟阳龙拖着长音,缓缓说道:“大家应该都看新闻了,知道过几天,在广厦要举行一个非常重要的国际论坛,这段时间以来,广厦全市工作都围绕这个论坛举行。”

  一个二代很好奇的问了一句:“孟老,不知道我们能帮上什么忙?”

  “你们能帮上的忙就是别添乱。”孟阳龙冷冷一笑:“红青会过去在广厦是什么样,你们自己比我更清楚,我也就不多说了。什么半夜飙车、欺行霸市这些还是小事,发展到后期竟然还有人贩卖人口,无论如何,过去的事情就过去,这一页咱们就此翻过。从现在开始,红青会必须转变作风,不能再像过去那样任意妄为了。现在社会是什么形式,你们也都非常清楚,你们当中有些人是在京城待不下去,才远走他乡来了广厦。如果这一次论坛,因为你们红青会而出现什么麻烦,你们爹妈也保不住你们。”

  孟阳龙这句话说的有点重,陈顺章讪笑着道:“红青会这帮兄弟,有些年纪太小,性子冲动,在外面惹了事。当然也有些违法乱纪的,最后也都得到惩处了,不会制造什么麻烦的。”

  郑亦哲也在场,连连点头:“是啊,是啊。”事实上,郑亦哲就是孟阳龙说的那一种,在京城待不下去才来的广厦:“我们怎么可能破坏这一次国际论坛呢,这次论坛要是能成功举办,对广厦乃至整个国家都是好事,什么人脑子不开窍才会搞破坏。”

  “郑亦哲是吧。”孟阳龙认识郑亦哲:“你在京城的时候,我就听说过你。”

  郑亦哲:“是吗。”

  “准确的说,红青会是广厦二代的圈子,你郑亦哲还有其他一些人,本来不在此列。”顿了一下,孟阳龙接着说道:“不过,既然你们都在广厦,那么这次论坛也就与你们有关,我的要求很简单——别添乱!”

  “不会!绝对不会!”郑亦哲把头摇得像拨浪鼓:“如果有人敢捣乱,我第一个不放过他!”

  “哦?”孟阳龙微微一挑眉头:“那你知道罗京南在哪吗?”

  郑亦哲不明白:“怎么突然说道罗京南了?”

  孟阳龙没有回答,而是仔细端详起在场每一个人:“罗京南是不是没有来?”

  “没来。”陈顺章摇了摇头:“在罗清武病故之前,罗京南就有些日子没露面了,不知道去哪了。”

  孟阳龙一字一顿的问:“那么你们谁知道罗京南在哪?”

  在座的这些二代面面相觑,随后一起大摇其头。

  谢忠很费解的道:“说起来很奇怪,罗京南就好像人间蒸发了一样,在他父亲的追悼会上也没露面。”

  “你们在座的,如果有谁知道罗京南在哪,最好老实告诉我。”孟阳龙一字一顿的说道:“如果你们不知道他在哪,最好也帮忙把他给我找出来!”

  陈顺章很奇怪的问:“出了什么事?”

  “刚才郑亦哲不是说了吗,谁要是给这次论坛添乱,他就不放过谁。”孟阳龙望了一眼郑亦哲,接着说道:“其实这倒不用,只不过,我让你们做什么,肯定有我的原因,希望你们能配合一下。”

  一个二代试探着问:“罗京南惹了什么麻烦?”

  孟阳龙直接回了一句:“你没必要知道。”

  陈顺章苦着脸道:“可我们真的不知道他在哪……”

  “那就慢慢找。”孟阳龙岔开话题:“先不说罗京南了,总之,这次国际论坛非常重要,希望你们能充分意识到紧要性。”

  “没问题。”陈顺章不住的点头:“孟老的每一句话,我们都记在心上,一定不会让您失望的。”

  “那就好。”孟阳龙笑着点了点头,随后倒了一杯酒,把杯子举起:“我平常很少喝酒,今天例外一次,来,我敬大家一杯。”

  论辈分,孟阳龙是在座所有这些人的长辈,更不用说孟阳龙有怎样的威严,所有二代马上杯子举了起来,齐祝孟阳龙身体健康。

  一杯就下肚之后,孟阳龙的态度和缓了许多,不再讨论正事,而是跟在座这帮二代拉家常,不是关心一下张三的父亲最近身体如何,就是问一下李四家里生意做得如何。

  这些二代也难得有机会见到孟阳龙,巴不得套近乎,结果立即围了上来,七嘴八舌跟孟阳龙聊了起来。

  陈顺章很有心计,没有上前,只是在外围观察。

  就在这个时候,谢忠冲着陈顺章使了一个眼色,示意出来一下。

  陈顺章会意,立即起身,借口小便去了卫生间。

  谢忠带着郑亦哲跟在后面,三个人进了卫生间之后,非常有默契的检查了一下是不是还有其他人,随后谢忠把卫生间的门关上了。

  “你这是干什么?”陈顺章呵呵一笑:“让不知道的人看见了,还以为咱们三个要搞基呢!”

  “我现在没心情开玩笑。”谢忠微微皱起眉头:“你觉得孟阳龙今晚把大家找来是什么意思?”

  “敲打一下呗。”陈顺章理所当然的道:“最近政治氛围什么样,大家心里都很清楚,孟老给大家敲个警钟,以后注意自己的行举止,这倒也正常。”

  “可他为什么要提起罗京南?”

  “随口一提呗。”陈顺章很无所谓的道:“罗京南可是好久没出现了,不管怎么说也是战友的儿子,孟老关心一下也是正常的。”

  谢忠冷冷一笑:“我觉得事情不是这么简单。”

  “哦?”陈顺章目中精光四射:“有多么复杂?”

  “孟老今晚让大家来,主要就是找出罗京南……”顿了一下,谢忠接着说道:“只不过,由于大家都知道的原因,他对罗京南这个名字不能多提。”

  “为什么?”陈顺章不太明白:“他对罗京南有什么顾忌?”

  “这里没有外人,我就把话说开了吧……”谢忠说着话,下意识的观察了一下周围,尽管这里明明不可能有其他人:“你我都知道罗清武到底是怎么死的,对外宣称是病逝,其实是赐死的,这件事情跟孟老有直接关系。如果孟老这会儿过多提起罗京南,肯定会让人认为要对罗京南下手……”

  陈顺章还是没明白:“那又如何?”

  “罗清武虽然颟顸无能,但毕竟是有些势力的。如今罗清武已经死了,如果再让人以为孟老还要对罗京南下手,肯定会激起广泛的不满。”顿了一下,谢忠接着说道:“杀人不过头点地,人家老头子已经死了,如果还要逼死人家儿子,会让孟老受到很多指责的。孟老也是没办法,以后要是还想在高层做事,就不能给自己树敌太多。”

  “那么问题就来了——孟老为什么要找到罗京南?”陈顺章心中不得不承认,谢忠观察问题比自己细致。

  “前段时间,我不是找过你吗,让你帮忙打听罗京南的下落……”冷冷一笑,谢忠若有所思的道:“我不要知道到底出了什么事,但很多人都在找罗京南,我总觉得罗京南这货这一次是惹了大麻烦。”

  见陈顺章和谢忠聊的热络,郑亦哲被晾在一边有点不甘心,这个挥手插嘴说了一句:“大家都知道,罗清武那蠢货勾结菊水会,差点给国家造成严重损失。子随父相,谁知道罗京南是不是会干同样的事情……”

  谢忠听到这话,颇有点惊讶的看着郑亦哲:“我一直都觉得你是个孩子!”

  “怎么了?”郑亦哲一愣:“难道我说错了?”

  “不,你说的太对了……”谢忠一字一顿的道:“眼看要召开这么一个国际论坛,偏在这个重要关口,孟阳龙提起罗京南这个人,难道两件事情之间没有关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