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近身兵王 > 第二百六十九章 丸冈秀男的告别

第二百六十九章 丸冈秀男的告别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他果然逃出来了。”苍浩轻轻一笑:“让他去会客室等我。”

  黄彬焕把丸冈秀男请去了会客室,没几分钟,苍浩就来了。

  丸冈秀男没受什么伤,只是神情格外的憔悴,眼窝深陷,眼球布满了血丝。

  苍浩坐到了丸冈秀男对面,给丸冈秀男扔过去一根烟:“警方正在通缉你,你日常活动应该谨慎一些。”

  “我是在通缉之中长大的,从我记事时候开始,就没有一天不被通缉……”丸冈秀男苦笑了两声,把烟点上狠狠抽了一口:“我出现在这里难道你不感到惊讶吗?”

  “意料之中。”苍浩说着话的同时,自己也把烟点上了:“田宫高磨已经决意跟赤军共存亡,为一个已经过去的时代殉葬,但他不会让你陪葬的。你是他生命的延续,也是他事业的延续,他必须让你活下来。”

  丸冈秀男又是一声苦笑:“你说得对。”

  “我倒是有点奇怪,你为什么要来见我,道别吗?”

  丸冈秀男没有回答,而是反问了一句:“你昨天应该见到我的义父了吧……”

  “见到了……”苍浩点点头:“应该说见到了遗容。”

  “他……还好吗?”丸冈秀男刚说出口,觉得这个措辞好像不太妥当,但又不知道什么措辞更加合适。

  苍浩同样没有正面回答丸冈秀男,只是道:“死亡,有的时候并不只是结束,反而是新的开始。死亡的尽头通向永恒,生命只是一个过渡阶段,我们早晚有一天都会死。”

  “是的!”丸冈秀男用力点了点头:“我相信义父已经获得了永恒,他的生命和事业,都将永久被这个世界所铭记!”

  “虽然我很同情赤军,但我不得不拦你一句……”苍浩意味深长的道:“就如同红色高棉一样,你们未必有自己想象的那么受欢迎……”

  “你什么意思?”

  “全世界都把你们看成****,否则你们也不会轮落到今天的地步!”苍浩一字一顿的告诉丸冈秀男:“还说红色高棉,宋双上校一直认为自己代表着高棉民族的最根本利益,然而事实却是高棉人根本不愿意让他代表。那么多柬埔寨人站出来反对红色高棉,宋双上校没有反思自己到底什么地方错了,反而觉得多数人不适合生活在一个理想时代,结果就是他在错误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你到底想说什么?”

  “我想说的是,你的义父田宫高磨固然是一个英雄,但如果他没有死的话,就是宋双上校第二!”苍浩一摊双手:“给那么多人带来恐怖、灾难和死亡,难道这就是你们事业的价值所在?”

  丸冈秀男听到这句话,没有跟苍浩激辩什么,反而低下了头去,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过了一会,丸冈秀男重新抬起头来,不再继续刚才的话题,转而道:“我今天是来道别的。”

  “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我已经改换了身份,警方暂时找不到我,我决定去柬埔寨。”

  苍浩微微一怔:“你不会是想去探寻宋双上校的宝藏吧?”

  “正有此意。”丸冈秀男试探着问了一句:“难道你对这笔宝藏不感兴趣?”

  “当然感兴趣了。”苍浩耸耸肩膀:“但这是烫手的山芋,谁拿到手里谁遭殃!”

  “我明白你的意思,很多势力暗中盯着这笔财富,不管谁弄到手里都会惹来杀身之祸。”

  苍浩意味深长的说了一句:“我不能做的事情不代表你不能做!”

  丸冈秀男微微一怔:“你什么意思?”

  “整个地下世界都知道,是我击败了送双上校,那么必然有很多人顺理成章得出了结论——宋双上校的财富很可能落在我的手里。”顿了一下,苍浩接着说道:“目前为止,还没有人照顾我的麻烦,我我毫不怀疑明里暗里很多人在盯着我。只要我的行动出现了可疑之处,他们怀疑我是去寻找宋双上校的宝藏,或者就是我手头突然出现了一笔来历不明的财富,那么会有无数人来找我的麻烦。可以肯定的是,犹太人会最先来找我的麻烦,他们认为那笔财富属于他们。我当然爱钱,但我也讨厌麻烦,所以就没做什么。”

  “说得对。”丸冈秀男点了点头:“如果有人怀疑宋双上校的宝藏被你找到,你立即就会变成地下世界的众矢之的。”

  “还有,如果我真的去寻找这笔宝藏,也根本就没有任何线索可循。”耸耸肩膀,苍浩告诉丸冈秀男:“但你们不一样,首先,赤军跟红色高棉是盟友,你们对宋双上校非常了解,有线索可以寻找这笔宝藏;其次,全世界都以为赤军已经覆灭,你在暗处行事非常有优势,没有人知道你正在寻找宋双上校的宝藏。”

  丸冈秀男呵呵一笑:“这不是你就已经知道了吗。”

  “但我不会对任何人说。”苍浩意味深长的观察着丸冈秀男的神色:“你们应该掌握了这笔宝藏的线索。”

  一直以来,苍浩都暗中怀疑,如果真的有人能够找到宋双上校的宝藏,那么也就只有赤军了。

  当初,赤军自从第一次露面开始,就一直处于四处挨打的境地,根本没有时间和机会去寻找这笔宝藏。

  如果田宫高磨和丸冈秀男有了这个机会,也许很多事情就不会变成今天的局面。

  只可惜,丸冈秀男没说话,表情平静如常,苍浩根本观察不出来什么。

  苍浩满不在意的道:“如果你不想说,我也不强迫你。”

  “我今天来有两件事,一是跟你道别,而是把义父留下的东西交给你……”丸冈秀男说着,拿出那个遥控器放到了苍浩面前:“请你收下!”

  苍浩拿起遥控器仔细研究了一下:“这东西是干什么用的?”

  “菊水会正在暗中策划一个惊天阴谋,如果你最后发现自己无法控制局势,那么可以用这个东西挽救败局。”顿了一席,丸冈秀男又告诉苍浩:“至于菊水会到底策划什么阴谋,这个东西有到底是干什么用的,抱歉,无可奉告,因为我自己也不知道。”

  “田宫高磨没有告诉你?”

  “警察围攻我们之前,义父把这个东西交给了我,然后把我从楼上推了下去,除此之外没有做任何解释。”说到这里,丸冈秀男呵呵一笑:“义父说,把这个东西交给你,是不想华夏生灵涂炭。不想做过多解释,则因为你毕竟不是我们的盟友,某种程度上,赤军轮落到今天的地步也是跟你有一定关系的。”

  “你义父说得对……”苍浩叹了一口气:“他能做这些,我就已经很感谢了。”

  丸冈秀男冲着那个遥控器努了一下嘴,说道:“接下来的事情就只有靠你自己了!”

  “我知道。”苍浩点了一下头:“我还知道的是,你找到宋双上校的宝藏之后,会做些什么。”

  “哦?”丸冈秀男饶有兴趣地问:“说一说看,我会做什么?”

  “重建赤军。”苍浩直接就道:“田宫高磨让你活下来,就是成为一颗种子,将来可以生根发芽。”

  丸冈秀男毫不犹豫的承认了:“是的!”

  “我期待赤军归来的那一天。”苍浩意味深长的笑了:“到时,或许我们会是敌人,也有可能是朋友……谁知道呢,到时再说吧。”

  “未来的事情就交给未来决定吧。”丸冈秀男站起身来,很郑重的冲着苍浩鞠了一躬:“再会了,苍浩,我们会有再见面的那一天。”

  苍浩冲着丸冈秀男也鞠了一躬:“期待重逢那一天。”

  丸冈秀男就这样走了,没有说一声再见,直接用伪造的身份从广厦直接飞去柬埔寨。

  苍浩本来想要开车送一下,但被丸冈秀男拒绝了,或许丸冈秀男不需要任何同情。

  尽管苍浩已经掌握了自己的行踪,而且苍浩跟警方关系密切,不过丸冈秀男从来没有担心苍浩会出卖自己。

  另一方面,廖家珺猜到了苍浩可能给丸冈秀男存在某种程度上的联系,但廖家珺从来没有要求苍浩帮助消灭赤军,她所做的仅只是不让苍浩了解到警方的情报和工作安排。

  苍浩在这两者之间,地位非常尴尬,也很微妙,必须努力维持双方的平衡。

  很幸运的是苍浩做的不错!

  同样很幸运的是,廖家珺和丸冈秀男都很有大局观念,在自己的立场上战斗的同时,从不去反对别人的立场。

  送走了丸冈秀男之后,苍浩马上把黄彬焕叫了过来,把田宫高磨的那个遥控器交给了黄彬焕:“给我自己仔细检查一下,这玩意儿到底是干什么用的!”

  “不会是炸弹吧?”黄彬焕轻轻摇了摇,发现这东西分量非常轻,就算是炸弹也不可能有什么破坏力:“田宫高磨到底搞什么鬼?”

  “这也是我想知道的。”苍浩很费解的道:“如果说,就这么一个小盒子可以挽救危局,那简直就是匪夷所思!”

  “我会仔细研究一下这东西的用途!”黄彬焕很认真的道:“我会分析到每一个原子!”

  黄彬焕在矩阵系统里给自己准备了一件实验室,接下来的两天时间里,他躲在实验室里也不出来,专心研究这个神秘的遥控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