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近身兵王 > 第一百四十二章 股灾的扩大化

第一百四十二章 股灾的扩大化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底波拉表面虽然很平静,但苍浩分明能感觉到,她内心非常生气。

  先知会策划了a股的股灾,这么重大的事件,不但没有征求底波拉的意见,甚至在底波拉毫不知情的情况下指派了其他任务。这分明是要把底波拉调离,然后他们自己闷声发财。

  这种事情换做任何人都会很生气,更何况底波拉还是一个女人,而女人的天性就是善妒。

  如果底波拉不是很生气,也不可能对苍浩说这么多事,基本上把先知会的运作机制都阐明了,放到过去,这些绝对是高度机密。

  也正因为底波拉说了太多,让苍浩发觉似乎底波拉跟以赛亚一直不睦,既然底波拉曾暂代以赛亚的职务,然后雅克布被选出来之后接替这一职务,那么两个人就必定有一个工作交接过程,在这个过程中两人可能产生了一些龃龉。

  苍浩做了一个请的手势:“你可以走了。”

  底波拉不肯相信:“你真的让我走?”

  “不然呢?”苍浩笑呵呵的道:“我听说了,你挺能吃的,虽然说血狮雇佣兵不差钱,可也不能总是这么养着你!”

  底波拉冷笑着问:“你不会是两面三刀吧?”

  “你担心在你走出翠峰村的时候,我会从身后开枪?”苍浩哈哈一笑:“如果我想杀了你就一定看着你的脸!”

  底波拉还是不太敢相信:“你真的也要放了我?”

  苍浩十分肯定的点点头:“当然。”

  “好吧,那么……我是不是应该谢谢你?”

  “这倒不用。”苍浩摇了摇头:“你只需要帮我做一件事,那就是回去告诉以赛亚,他的图谋落空了。老子做空a股赚了成山成岭的银子,感谢他给我提供了这么好的机会,不过我不会给他分红的!”

  苍浩打了一个响指,把谢尔琴科叫了过来:“麻烦你把底波拉女士送到机场,再给她买张机票!”

  谢尔琴科听命,把底波拉送走了,不过底波拉没让谢尔琴科买票,谢尔琴科也不知道她到底去了哪个国家。

  回到翠峰村之后,谢尔琴科非常不解的问苍浩:“你真的就这么放她走?”

  “她留下来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为什么不放走?”叹了一口气,苍浩说道:“如果我杀了她,就意味着跟先知会全面开展,但目前我还不想跟犹太人打仗。更重要的是,你以为她回去就算了?”

  “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我送回去的是一颗炸弹。”苍浩冷冷一笑:“底波拉对以赛亚非常不满,回去之后肯定要挑事,先知会只怕不太平了!”

  “老大高明!”谢尔琴科一挑大拇指:“我早就发现了,你对付强大的敌人时,最擅长的不是直接进攻,而是巧妙利用他们的内部矛盾!”

  苍浩一字一顿的说道:“堡垒最容易从内部攻破,当初钻石联盟是这样,先知会也是一样!”

  黄彬焕问道:“行情怎么办?”

  “没什么这么办,该赚钱不能耽误……”苍浩说到这里,意味深长的叹了一口气:“同时还要解决麻烦!”

  就像苍浩说的一样,麻烦很快接踵而至。

  转过天来是周五,苍浩刚一进公司的门,刘亚南就急忙道:“苍总你最好看一下新闻。”

  苍浩大致浏览了一下新闻,发现在刘淑威之流所谓专家的引导下,网友们开始大加挞伐股指期货,

  没有人关心经济景气上的问题,也没有人去探寻到底谁在砸盘,一时之间,股指期货成了暴跌的罪魁祸首。

  毫无疑问,股指期货本身不会影响行情,真正可怕的是股指期货和砸盘形成联动,但此时已经没有人去关心这些最基本的东西了。

  我们这个社会就是这个样子,有一些所谓的专家掌握了话语权,经常可以引导公众舆论。

  问题偏偏就是这些专家很多时候根本是煞笔,就比如刘淑威之流,或者是蠢,或者是坏,往往将公众舆论引导向歧途。

  也正是在公众舆论的一再抨击之下,监管部门在早晨开盘之前出台一系列措施,对股指期货交易做出诸多限制。

  由于有了这么多限制,接下来还想要继续沽空期货股指,就非常困难了,很多人认为这样会挽救大盘。

  幸运的是,这对曹氏金融没什么影响,因为苍浩已经提前沽空股指期货,接下来不准备继续有什么操作了。

  然而,大盘没有给面子,开盘之后再度重挫,市场重新弥漫了一股悲观气氛。

  一些输了钱的股民几乎红了眼睛,对监管部门施加压力,认为应该把沽空股指期货的人全部判刑。

  煞笔刘淑威又跳了出来,认为沽空股指期货的是境外敌对势力,目的是要摧毁国家几十年来经济发展的成果,同样建议监管部门严查到底是谁在做空。

  一些涉嫌做空的机构被挖了出来,其中包括曹氏金融,网民在网上对这些机构大加辱骂,恨不得把机构负责人全家吊路灯。

  刘淑威的煞笔论起到了作用,到了中午,监管部门会同警方宣布,将会严格调查到底是谁在做空。

  这一连串的新闻出来之后,曹氏金融众人情绪大变,从刚开始的欢天喜地,变成了忐忑不安。

  吕嘉琦胆战心惊的问苍浩:“苍总……不会掉查到咱们头上吧?”

  文小海也很担心:“是啊,咱们沽空这么多,调查起来肯定查到咱们头上!”

  “如果查到咱们头上也是没办法的事情。”苍浩满不在意的道:“我们没有砸盘,股灾不是我们造成的,我们赚得每一分钱都对得起良心!”

  刘亚南叹了一口气:“这个刘淑威是疯了还是怎么的,这股指期货跟股灾有毛线关系,是股灾作用到了股指期货,而不是相反!”

  苍浩意味深长的道:“刘淑威可能是真傻,也可能是装傻,不过这都不重要,真正重要的是她的理论符合某些人的胃口!”

  吕嘉琦不住的摇头:“我不明白,什么意思?”

  “这一轮股灾的根本原因,其实是监管部门玩砸了。本来以为股民的银子是韭菜,割了一茬还有一茬,但这几年经济形势不好,没有那么多钱投进去把股指追捧到那么高。然而,监管部门不会承认自己错了,于是刘淑威的话就给了他们最好的理由,可以解释说:股灾这不是监管部门的问题,而是有坏人在搞鬼……”顿了一下,苍浩接着说道:“境外|敌对势力永远是最管用的替罪羊,不管出了多么大的问题,只要把这只替罪羊拉出来,有关人员就可以撇清自己的责任。”

  吕嘉琦更加好奇了:“那么到底有没有敌对势力?”

  “肯定有。”苍浩点了点头:“但是,我曾经说过,苍蝇不叮无缝的蛋,如果我们的经济一点问题都没有的话,敌对势力又怎么可能得手呢?”

  “苍总说得对。”刘亚南沉重的点了点头:“这一次股灾,事实上是监管部门和敌对势力共同造成的,刘淑威之流错在没有意识到,恰恰我们自己才是敌对势力最好的盟友!”

  刘亚南话音刚落,初晴匆匆从外面跑了进来:“苍总,外面来了很多警察,要求见你。”

  “哦?”苍浩呵呵一笑:“来的这么快!”

  二十多辆警察包围了曹氏集团总部,随后几十名警察直奔曹氏金融,而带队的竟然是郑跃军。

  苍浩走出来,看到郑跃军后打了一个招呼:“你好啊,郑队,好久不见!”

  “你好,苍总……”郑跃军很礼貌的点了点头:“我这一次是来公干,希望苍总能配合一下。”

  苍浩已经猜到郑跃军来干什么,不过还是问了一句:“什么样的公干?”

  “上级命令,严查近期在股指期货市场做空的账户,我们发现曹氏金融在十多天前,将账面资金全部投入股指期货市场,所以要对此进行调查。”顿了一下,郑跃军很客气的说了一句:“希望苍总能配合!”

  “警方办案,当然要配合了。”苍浩笑着点了点头:“没问题。”

  让苍浩多多少少没有想到的是,这件事情搞得很严重,整个曹氏金融全部员工都要被分开问话,同时警方进入曹氏金融系统拷贝了全部交易数据。

  曹氏金融这些人都是见过世面的,没有一个表现得惊慌失措,包括吕嘉琦。

  虽然吕嘉琦岁数最小,但仗着自己是官二代,根本不当一回事。

  曹氏集团已经得到消息,曹雅茹带着法务总经理和一干法务专员匆匆赶来,告诉郑跃军:“警方对曹氏金融的任何调查,必须在我们法务人员监督之下。”

  “没问题。”郑跃军点了一下头:“我们具备应有的全部手续。”

  郑跃军没说谎,警方这一次是有备而来,完全履行了法律程序,挑不出来一点毛病。

  曹氏金融每一名员工接受问话的时候,都有法务部人员陪同,至于苍浩本人则有法务总经理亲自陪同。

  对苍浩的问询是在会客室进行的,郑跃军亲自出马,先让手下在会客室支起一部摄像机,随后对苍浩说道:“苍总,我们之间过去可能有点不愉快,但这一次不应该影响正常工作。我这一次来曹氏金融,完全是接受上级指派,没有任何个人情绪在里面,希望苍总能理解。”

  苍浩笑着点了点头:“理解。”

  “那么我们可以开始了?”

  苍浩又点点头:“开始吧!”

  郑跃军冲着手下点了一下头,那个手下马上打开了摄像机,把郑跃军对苍浩的讯问全部记录下来。

  郑跃军开门见山就问:“曹氏金融动用多个账户,把账面全部资金投入股指期货市场,请问是不是事实?”

  “是事实。”

  “为什么要这么做?”

  “这是商业机密,无可奉告。”顿了一下,苍浩接着又道:“但是,曹氏金融的全部操作都是符合法律法规的,这一点我们绝对经得起调查!”

  “我们需要调查的是有人在恶意做空股市,所以我们必须知道曹氏金融做空的原因,还希望苍总能给出交代。”

  “我给不了你交代。”苍浩摇了摇头:“我再次重申,这涉及到商业机密,我当然不能随便透露。另外,我有必要提醒一点,曹氏金融仅只是沽空了股指期货而已,在证券市场上并没有任何操作,换之,我们没有买进或者卖出任何一只股票。当然,先前我们收购了百川药业,不过这已经是几个月之前的事情了,而且只是一家小盘股,简单的收购行为不可能对市场造成这么严重的冲击。”

  “你确定自己旗下的任何账户在证券市场上都没有过操作?”

  “我当然确定,你们可以调查吗……”苍浩笑呵呵的道:“我再提醒你一次,只是沽空股指期货,不可能对市场造成影响。你们需要调查的是,到底什么人突然放出巨量的权重股砸盘,这才是导致股灾的直接因素。”

  “这些我们会调查的。”郑跃军意味深长的说道:“不过,苍总说的也不全对,你花了这么多钱沽空股指期货,这对市场的消息面会构成一定影响,导致很多人认为股市会出现问题而抛售手中的股票,这对股灾来说可是催化剂。”

  “曹氏金融沽空股指期货本身是否对股市消息面构成负面影响,这在事前是无从预测的,事后也没有任何证据支持,所以我不认为有讨论的价值。”冷冷一笑,苍浩告诉郑跃军:“我再次重申,曹氏金融的一切操作都是合法的,我们在法律法规允许的范围内操作,不管沽空还是做多都是我们的权利!”

  “那么你到底是根据什么做出了沽空的决定,而且投入了这么多钱,总是需要理由吧?”

  “这就回到我刚才说的话了——商业机密!”

  “你做出这个决定的依据,可能成为破案的关键!”

  “破案是你们的事情,不是我的事情!”苍浩笑着摇了摇头:“需要线索你们就自己去找!”

  郑跃军叹了一口气:“苍总真的不准备说嘛?”

  “当然不说了。”苍浩一字一顿的道:“我们是合法的,如果你掌握了我们违法的证据,随时可以让曹氏金融挂们,把我们全抓起来。如果你没有证据,配合调查的义务我已经尽到了,涉及到商业机密的事情我不可能轻易告诉任何人。”

  尽管法务总经理就在旁边,但苍浩根本不需要他的协助,自己直接把郑跃军说的哑口无。

  郑跃军又问了几个问题,从苍浩这里没获得任何有价值的线索,索性也就结束了问讯。

  苍浩从会客室出来的时候,对公司员工的问讯早已经结束了,警方在他们这里获得的信息更少,他们每一个人都告诉警方:“苍总让做什么就做!”

  为什么曹氏金融要沽空股指期货,大家一概是摇头:“不知道!”

  郑跃军没有任何收获,拷贝了交易数据之后,带着警察就离开了。

  那边郑跃军刚一走,这边曹雅茹就质问苍浩:“为什么警方会来?”

  “你这几天没上网吗?”苍浩冷笑着摇了摇头:“很多人认定股指期货是股灾的罪魁祸首,因为我们沽空了股指期货,自然要调查我们!”

  “明白了……”曹雅茹长叹了一口气:“你这一次赚了太多的钱,也必然有很多人嫉妒,肯定要来找麻烦的!”

  苍浩笑着问了一句:“你不责怪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