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近身兵王 > 第一百三十五章 A股全线暴跌

第一百三十五章 A股全线暴跌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苍浩急忙走出自己的办公室,来到外面,只见所有人都满面通红,很是兴奋。

  刘亚南看到苍浩就急忙道:“苍总,你太英明了,跌了,果然跌了!”

  苍浩立即看了一眼大盘,结果有点不太相信自己的眼睛,就在半个小时前,正在稳步上升的股指突然跌了下来,而且还是一路急剧下挫,没有半点反弹迹象。

  从分时线图上看,股指在最高点位那里,向下形成了悬崖形状,跌下之后几乎就是一根笔直的竖线。

  虽然苍浩过去不炒股票,但执掌曹氏金融之后,也温习了一下a股的历史,印象当中好像这种情况在过去从没出现过。

  当然,苍浩赢了,矩阵系统预测成功了,但苍浩还是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竟然有机会见证这个国家证券史上惊人的一幕。

  办公室里没有人说话,都聚精会神的看着大盘,二十分钟后,出现更加惊人的一幕。

  大盘跌停了!

  个股跌停是常态,但大盘整体跌停在全球证券市场都极其罕见,所有权重股都被天量的卖单封死,几乎没有任何打开封停的可能性。

  又过了一会,收盘时间到了,股指在跌停的位置上划出了一道短短的直线。

  马上的,曹氏金融办公室爆发出了一阵欢呼声,苍浩抬起手往下压了压,示意大家安静:“今天一天的行情,还不能说明什么,明天的行情至关重要!”

  曹氏金融这里安静下来,然而从外面又传来一阵欢呼声,这是来自曹氏集团的其他部门和公司,欢呼的这些人听了苍浩的意见卖掉了股票,因而也就躲过了一劫。

  下一秒钟,苍浩的电话又被打爆了,所有人都来问苍浩:“下一步该怎么操作?”

  苍浩给所有人的答复都是一样的,只有两个字:“观察!”

  苍浩打电话的时候,刘亚南告诉大家:“今天晚上,大家谁愿意加班,一起分析一下行情。”

  吕嘉琦很好奇地问:“不是已经跌了吗,还分析什么呀?”

  “我们需要知道为什么会跌。”刘亚南说到这里看了苍浩一眼,觉得苍浩可能也未必知道暴跌的真实原因,于是说道:“公司现在把所有钱全投进去了,对下一步行情的可能走向,我们应有预判!”

  初晴点点头:“刘总说得对!”

  “我自愿留下来加班。”刘亚南举手说道:“今晚加班纯属自愿,谁愿意留下就留下,如果感觉累或者家里有事就按时下班。”

  结果所有人都愿意留下,毕竟这涉及到巨额奖金,连吕嘉琦也破天荒的要求加班,尽管她实在做不了什么。

  既然大家都留在公司,苍浩只能以身作则,同样留下加班。

  好在公司空间足够大,如果累了想要休息,有足够的地方提供给大家。

  非常遗憾的是,加班这一夜没有的出任何成果,大家都没有分析出暴跌的真正原因是什么。

  尽管苍浩先前已经分析过,当下经济景气根本不支持这样的行情,但这是一个宏观背景,影响是长期体现出来的。

  具体到当下,不管政策面还是资金面无一例外的向好,短期内不管怎么看行情都应该上涨。

  市场有波动倒是正常,但没有暴跌的理由,更不应该跌停,这一次暴跌来的非常奇怪。

  关注行情的不只是曹氏金融,所有的券商、金融机构和各种中小投资者,都被这一**跌惊呆了。

  各种分析、各种内部消息,如同井喷一样出现在各类媒体和网络上,所有这些分析和消息说的都有一定道理,同时却又似是而非。

  苍浩打了一个盹,到了早晨,给墨师打了一个电话:“你在干嘛?”

  “分析系统同……”墨师的声音非常疲惫:“昨天一夜没睡,一直守在矩阵系统,这一次矩阵系统的预测完全正确,所以我要找出得出这个结论的原因。”

  “但这个工作量实在太大了。”

  “虽然量大,也要坚持……”墨师说着,打了一个哈欠:“预测成功固然是好事,同时也有非常深远的意义,必须总结矩阵系统得出这个结论的机理所在,可以进一步完善和改进。另外吗,虽然我不怎么关注证券市场,但这一**跌实在太诡异了,我个人也很想知道真实原因所在,我觉得证券市场上的事情这一次很可能会影响到证券市场之外。”

  “你说得对。”苍浩点了点头:“一直以来,a股跟经济景气没有太大的互动关系,证券市场上的事情局限于证券市场。但这一次暴跌已然超出以往历次,演变成历史上最严重的股灾,影响的波及面恐怕也要大得多。”

  “所以要查清原因。”墨师叹了一口气:“算了,先不说了,我还要继续工作……”

  苍浩放下电话之后,忙了一会其他方面的工作,等到九点三十分,出去跟大家一起关注行情。

  开盘之后,股指再度急剧下挫,市场哀鸿遍野。

  当然,股指跌得越狠,意味着苍浩身边的人赚钱越多,就在其他公司机构和股民欲哭无泪的同时,曹氏金融这里每一个人的脸上都挂着笑容。

  虽然看起来有点残酷,曹氏金融赚得每一分钱,都是别人赔掉的,但证券市场从来都是如此。

  推而广之的说,整个社会都是这样,任何人的胜利都是建立在其他人失败的基础之上,尤其华夏的社会环境更是完美诠释了这种丛林法则。

  苍浩的手机第三次被打爆了,而且数量比前两次加起来还多,所有认识的高管和不怎么熟悉的同事,都想征求苍浩的意见应该怎么操作后市。

  一些本来不好意思的人,这一次也厚着脸皮,左一声右一声“苍总”的叫着,希望能够得到一些指点。

  苍浩给出的答案仍然只有两个字:“观察!”

  非常有趣的是,有两个人没打来电话,就是曹雅茹和井悦然。

  井悦然绝对相信苍浩,如今股市暴跌了,这是理所当然的,没必要再跟苍浩说什么。

  曹雅茹则是有些不好意思,也不愿意轻易承认苍浩又一次正确。

  等到收盘时,股指接近于跌停,今天大家没有加班,都各自回家了,苍浩也回了翠峰村。

  转过天来,苍浩早早来了公司,其他人来得也非常早,一个个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连迟到大王吕嘉琦都提前半个小时到了公司,进门之后就不断嚷嚷:“大家猜猜今天咱们能赚多少!”

  刘亚南顾虑的比较多,说了一句:“先别兴奋,暴跌了两天,今天可能会出现反弹也说不定。”

  “反弹就反弹呗!”吕嘉琦轻哼了一声:“没关系,今天就算反弹了,明天咱们还可以继续收割胜利果实!”

  刘亚南错了,开盘之后,股指短暂有所拉升,随后掉头向下,再没有回升过。

  收盘时,股指暴跌百分之五,经过连续三天的暴跌,吞没了最近半年来的涨幅,所有机构和股民前期盈利全部回吐。

  结果就是媒体和网络再次炸锅,各路神人全都出来做出更多的分析,可依然没有找到暴跌的原因。

  管理层也急了,收盘之后召开紧急会议,一个小时之后,便接连出台了各种举措,希望能把股指下滑的趋势遏制住。

  事实上,第一天暴跌之后,管理层就已经出道了一些措施,然并卵,该跌还是跌。

  眼下能让人欣慰的是,眼前有一个利好消息,那就是明天休市,因为是周六。

  苍浩懒得理会舆论,下班之后直接回了翠峰村,也是直到这个时候才想起,这三天时间一直忙着公司的事情,也不知道底波拉怎么样了。

  谢尔琴科一直负责看押底波拉,他告诉苍浩:“我觉得应该想点办法了。”

  “她拒绝进食。”谢尔琴科无奈的摇着头:“三天时间里,一点东西都没吃,我问她吃什么也不肯说。”

  “这是准备要绝食抗议吗?”

  “我不知道。”谢尔琴科叹了一口气:“她什么都不肯说,不过还是喝水的,要是没有水分补充,这会儿可能已经挂了。”

  “她现在这种状况还能坚持多久?”

  “用不了几天就得饿死。”顿了一下,谢尔琴科告诉苍浩:“我已经准备好了,如果她继续绝食,就给她强行注射营养液,再不行就掰开牙缝强行灌注流食,总之不能让她饿死。”

  “这个你比我在行。”

  “当然。”谢尔琴科不无得意的道:“在联邦安全局那些年,碰到这种绝食反抗的犯人,我们基本都采用这种方式。”

  “我去看看她。”苍浩来到了审讯室,发现底波拉憔悴了许多,头发有些凌乱,气色灰暗,眼睛还有些发肿。

  就在底波拉面前,放着大量丰盛的食物,足够吃上三天。

  这些都是塔娜亲手烹制的,色香味俱全,看得苍浩都有点饿了。

  底波拉只要伸一下手,就能碰到这些食物,然而她却没有表现出任何食欲。

  看到苍浩进来,底波拉怆然一笑:“算你狠……”

  谢尔琴科走到底波拉面前,冷冷的道:“这还只是刚刚开始,如果你有耐心的话,可以慢慢体验我用各种方法对付你。不过,你在此之前要先吃些东西,否则体力坚持不住怎么能行。”

  底波拉看了一眼那些食物,露出不屑的笑容,仍然不肯碰一下。

  谢尔琴科问道:“你这是准备绝食到底吗?”

  底波拉立即道:“我没说过我要绝食!”

  “那你为什么不吃东西?”

  底波拉直接就告诉谢尔琴科:“因为这些东西不是我应该吃的!”

  苍浩听到这些立即就明白了:“你是犹太人。”

  底波拉微微一怔:“你怎么知道?”

  “这是一个常识性问题……”苍浩一字一顿的说道:“犹太人跟中东人虽然势不两立,但追根溯源来说其实都是闪族,而且各自的信仰关系非常密切,可以说起源相同。这也就意味着,你们有一些比较接近的风俗习惯,比如对饮食有特殊的要求。不能吃某些东西,日常饮食必须符合仪轨。”

  “仅仅因为我不肯吃你们的东西,你就做出这样的判断?”

  “不止如此。”苍浩呵呵一笑:“还有你的名字。”

  底波拉立即问:“我的名字怎么了?”

  苍浩没有正面回答,而是反问:“我要是没猜错,你应该是犹太先知会的成员吧?”

  “越来越有意思了……”底波拉笑着问:“你是怎么知道的呢?”

  “你被我们抓到的时候,满脸无所谓的样子,这证明你根本不愿意死,反而把这一切看作是你我之间的一场较量。换之,你没有任何理由绝食……”停顿了一下,苍浩接着说道:“那么问题就来了,你为什么不肯吃东西,看你身体很健康的样子,应该不是没有胃口,那么唯一的可能性就是这里的事物不符合你的饮食习惯。”

  底波拉点点头:“继续说。”

  “然后我很好奇的上网搜索了一下你的名字,因为这个名字听起来太特殊了,我觉得网上应该有点信息。”说到这里,苍浩嘿嘿一笑:“虽然说,网络上的东西往往不准确,而且经常不能反映世界的真实情况,不过很多时候还是非常有用处的,可以方便快捷的搜寻信息。结果,我发现‘底波拉’是古代希伯来人第四任士师,那么你的身份不就是很明白了吗。”

  “可你又为什么说我是先知会的成员?”

  “犹太人最高组织领导机构就是先知会,而先知会的主要领导者名号,沿用的都是历史上最著名的先知。”

  底波拉深深的笑了:“你竟然知道先知会!”

  “我知道的事情还有很多。”苍浩意味深长的道:“你不是说,我有本事就自己查清楚你的来历吗,现在我查出来了,不知道是不是让你满意?”

  底波拉嘴唇嚅嗫着,过了许久才说了一句:“我很满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