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近身兵王 > 第九十三章 只是胜利了一半

第九十三章 只是胜利了一半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廖家珺來到码头上,往海里张望了一眼,下令:“马上派人下去把毒品给我捞上來,要是少了一箱,我就唯你们是问,”

  特警和警察马上开始打捞,廖家珺來到苍浩面前,还沒等说句什么,手机响了,

  是严月蓉打过來的,廖家珺刚接起來,严月蓉就兴师问罪:“我让你去经侦支队查案,你为什么要去码头,”

  廖家珺有点尴尬的回答:“这是孟阳龙首长吩咐的,”

  “为什么他不是给我下令,而是直接让你去,”

  “这个我也不知道,”廖家珺摇摇头:“首长既然下令了,我就只有执行,沒有权利问为什么,”

  “是吗,那好吧……”严月蓉的语气有些缓和了:“码头那边怎么样,”

  “缴获了大量毒品,不过红魔集团主犯带着毒资抬走了,我正准备调动海警去追捕,”

  “廖局长呀,不是我批评你,你最近工作好像退步了,”呵呵笑了笑,严月蓉摆出一副善长仁翁的样子道:“毒贩已经近在眼前了,情报又是那么的明确,你怎么还能让人给跑了呢,,”

  “其实,我得到情报的时候,已经晚了一步,”廖家珺说着,望了苍浩一眼:“幸亏苍浩及时赶到,拖住了红魔集团和东龙帮,我们才有机会缴获毒品,”

  “说到苍浩……”严月蓉拖着长音,缓缓说道:“你马上扣留他,”

  廖家珺一惊:“为什么,”

  “根据郑跃军的口供,他很可能跟经侦支队的凶案有关……”严月蓉轻哼一声,冷冷的道:“他涉嫌谋杀了一个警察,并且打伤了郑跃军,这罪名可是不小,”

  廖家珺有点火了:“如果他会谋杀警察,为什么又要帮助警方打击犯罪,”

  “你别激动,听我说……”严月蓉又是轻哼一声,说道:“经侦支队带他去查案,他可能是知道有人要贩毒,急于从经侦支队逃出來,也就是在逃走的过程中,他失手杀了一个警察,这完全是有可能的,”

  “案子还沒有调查,希望严市长不要未审先定,”廖家珺斩钉截铁的道:“我一定会查个水落石出,”

  “我让你全权负责经侦支队的案子,就是基于对你的信任,”顿了一下,严月蓉一字一顿的道:“但无论如何,你也要先把苍浩抓起來,希望你不要徇私枉法,”

  丢过去这句话,严月蓉挂断了电话,把手机扔到一旁,目光深邃看着对面坐着的一个人,

  房间里只有两个人,除了严月蓉之外,坐在对面的那位就是均平地产的老板王均平,

  片刻之后,严月蓉重又拿起手机,给孟阳龙打了过去:“报告首长,有一个特大好消息,”

  孟阳龙的声音有些慵懒:“什么,”

  “就在刚刚,我市警方胜利破获了一起特大毒品走私案,虽然红魔集团主犯在逃,但缴获了巨额毒品,还抓获了不少违法犯罪分子……”

  “这个我已经知道了,”孟阳龙打断了严月蓉的话:“是我指派刑事侦查局前往缉毒的,话说,我沒向你交代任务,你又是怎么知道的,”

  严月蓉干笑了两声:“我毕竟主管广厦警务系统的工作,”

  “我明白,表面上,你是來跟我表功,实际上也是侧面想了解一下我的用意,”孟阳龙哈哈笑了几声:“我沒猜错吧,”

  “这……”严月蓉有点尴尬:“我就是觉得,广厦警方的工作,我应该全部掌握,”

  “你看,上次笔架山的事情,你认为我不应该直接调动部队,那么这一次我就把工作直接委派给了刑事侦查局,”顿了顿,孟阳龙又道:“只不过嘛,因为事情紧急,我就越级指挥了,沒來得及通知你,”

  严月蓉点点头:“我理解,”

  “不过,就像你说的一样,毕竟你主管着广厦警务工作,所以这一次警方的胜利也是你的荣光呀,”又是哈哈一笑,孟阳龙深深地问了一句:“你不会责怪我不信任你吧,”

  “不会,当然不会,我怎么敢,”

  “你放心,我是绝对信任你的,只是依形势变化,具体事务的处理方式有所不同,”深吸了一口气,孟阳龙语重心长的道:“无论如何,以后广厦的长治久安,对犯罪分子的打击,还要依仗你这位市长兼警局局长,我个人是很看好你的,听说你们那边省里的副省长出缺了,也许你短时间内还有机会调到省里工作呢,”

  “我不想去省里,只想留在广厦,造福这里的黎民百姓,”

  “你有这个想法是你不错的,”孟阳龙嘉许的点点头,又道:“我马上要去开会,咱们先说到这,有什么事情咱们及时沟通,”

  严月蓉刚说了声:“再见,”孟阳龙那边就挂断了电话,

  严月蓉把手机重又放到一旁,无奈的长叹了一口气,

  “表姐……”王均平想要说点什么,不过刚一张嘴,后面的话又咽了回去,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严月蓉长叹了一口气:“沒错,孟阳龙不信任我……之前,他直接调动部队清剿笔架山,我间接地表示了不满,这一次码头缉毒,他倒是沒调动部队,而是交给了广厦本地警方,却又是越过我直接指挥刑事侦查局,这些事情要是传出去,我就太沒面子了……”

  “可孟阳龙为什么不信任你,”

  “这我就不知道了,也许他只是单纯的看我不顺眼,又或者有其他因素,”严月蓉摇了摇头,非常无奈的道:“官场就是这样,很多事情莫名其妙,让你想破脑袋也找不到原因,”

  “你打算怎么办,”

  “我暂时还沒主意,”严月蓉拿出一根女士香烟点上,手略微有点颤抖:“可以肯定的是,事情还不算完,孟阳龙刚才流露出一个意思,要把我调到省里工作,”

  “什么,”王均平急忙问:“是升职吗,”

  “市长到副省长,表面是升职了,但广厦本來就是副省级城市,只是职位上有变化,其实是平级调动罢了,”

  “但主管一省工作,权力还是比市长大吧,”

  “你啊你,混迹商界这么久,怎么这点道理都不懂,”严月蓉怨艾的白了王均平一眼:“省里的副省长比市里的副市长还多,在广厦这里,我不管做什么可以独断专行,真的到了省里,就得跟领导班子研究决定,孟阳龙这个决定,表面上是赏识我,事实上是夺了我的实权,”

  王均平急忙问:“那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当然不能去了,”轻哼一声,严月蓉又道:“不管怎么说,孟阳龙也是部队领导,真想给我严月蓉换个位子,恐怕也不是那么容易吧,”

  “我觉得,是不是有这样一种可能……”王均平拖着长音缓缓说道:“杜先生的存在曝光了,”

  严月蓉惊异的望了王均平一眼,沒说话,

  王均平又道:“过去,杜先生的存在是高度隐秘的,但如今我们跟毒贩子打交道,这帮人可是神通广大,沒什么事打听不到,但同时他们自己也被警方高度关注着,沒准,他们会把杜先生的存在泄露出去,那么以后我们可能面对更严峻的局势,”

  严月蓉站起身,在房间里來來回回走着,步伐越來越快,表明了内心的不安:“如果是这样……以后我们做事需要更加谨慎了,无论如何,幸好我掌控了广厦警务系统,做事多多少少还能有些优势,”

  这个时候,一部手机响了起來,是一条短信,沒有具体内容,而是一串数字,

  事实上,这是一句话,每两个数字代编一个字或者词,

  多年前,数字传呼机刚开始普及的时候,因为无法显示汉字,就经常用这种方式传达信息,

  严月蓉拿过一个密码本,对照着把这条信息翻译了出來:“交易已经完成,钱款无恙,东龙帮落网,”

  信息是洪妙雪的手下发过來的,刚才在交易的时候,这个手下躲在渔船上,随时用这种方法向严月蓉传递情况,

  但是,对洪妙雪一边來说,这部手机代表的是杜先生,洪妙雪也不知道手机具体由谁掌管,

  所以,严月蓉才知道苍浩突然出现,也知道了警方突然前去扫荡,

  “还好……”严月蓉松了一口气:“红魔集团只要把钱拿到手里,这一次咱们就不算白忙了,”

  回头再说码头这一边,缉捕了所有犯罪分子之后,廖家珺一方面调动海警追击红魔集团,另一方面命令手下清点毒品,

  结果很快就出來了,这一次缴获了价值四五千万的海洛因,这让廖家珺颇为兴奋:“这么快又重创了红魔集团,不错,照这个速度下去,这个犯罪组织的很快就要崩溃了,”

  “不,”苍浩缓缓摇了摇头:“你太乐观了,正相反,这一次不但沒能打击到红魔,反而让红魔养足了元气,”

  “为什么,”

  “交易已经完成,我们拿到了毒品,损失的是东龙帮,但红魔带着钱逃走了,”苍浩叹了一口气:“这笔钱多少可以弥补笔架山的损失,”

  “这……”廖家珺怔了一下,旋即无奈的笑了笑:“就算是胜利了一半吧,”

  “这一次,红魔之所以可以得手,是因为警方内部有人在给红魔做事,”

  “谁,”

  苍浩神秘兮兮的一笑:“我把这个人说出來,你会相信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