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女主林婉男主安东华 > 第1193章 竟然是她(2)

第1193章 竟然是她(2)

  “是不是他!”伤痛和仇恨逼得她连耐心都失去了,她撕心裂肺的尖叫。

  所有人都被惊呆了,一头雾水的看着她。

  齐妙看着哥哥,“昊宇哥,这谁啊?在这大喊大叫的!”

  “你少说话!”齐昊宇斥了一句,再看两位老人,他们的脸色已经完全阴了。

  齐昊宇搞不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又和二哥齐北城扯上了关系。

  下一瞬,只听到江凌沉重的开口:“没错。是齐少……”

  他的声音很低很低,像是一个带着枷锁的罪人,“当年……就是齐少!”

  ……

  毁天灭地的痛,也不过如此。

  姚小果觉得自己已经被这个事实烧成了灰。

  她跌跌撞撞朝江凌走近。每一步,都像踩在云端上,那样虚浮,那样无力。

  可是……

  视线却始终死死的盯着他,那仇恨的眼神像是要将他戳穿。

  走近了,扬手,就是一耳光痛甩过去。

  众人都倒吸口气,连同齐志贵也呆住了。

  在老爷子发火前,他上前一步将姚小果拉住了,低低的问:“小果,出什么事了,和叔叔说。我给你做主!”

  “放开我!”姚小果挣扎着,推开齐志贵。

  惊恐而慌乱的倒退一步,环顾众人,只仿佛他们都是狰狞的野兽,要将她随时吞噬。

  就在气氛僵得让所有人都喘不过气的时候,突然……

  一辆车,开过来。

  副驾驶的车门先被打开,齐芯奇怪的看着眼前这一幕,“你们怎么都在这儿?姚小果,你怎么也在?”

  齐北城从车上下来了,见到姚小果,见到她失魂落魄的样子,心一痛。

  原以为是谁欺负了她,可是,再转头看向江凌,心一沉,身子僵在那,一动不动。

  有些事情,终究还是被撕开了口。

  这一天……

  迟早要来。

  ……

  姚小果也见到了他。

  她笑了,笑得泪光闪闪,笑得寒彻逼人,让人心惊。

  走近齐北城,她仰头看着他,看着这个自己曾经最爱、最信任的男人,柔声问:“你……有什么要和我说?”

  像是最后一次问陈词,她还是不死心的想给他一次辩解的机会。

  她爱他啊……

  爱这个男人!

  爱得宁愿是个傻子,而不愿意接受这个事实!

  “小果……”齐北城痛楚的凝望着她。她的眼虽然还看着自己,可是,那里却再也找不到他的痕迹。

  他心惊的抓着她的手,怕她就这样离去。

  “对不起……小果,我……应该早一点和你坦白……”他懊恼而愧疚的解释。

  “不!我要听的不是这个!”她歇斯底里的将他道歉的话打断,捂着耳朵,“齐北城,你告诉我,不是你!只要你说不是……我就可以相信……”

  她哽咽了。

  那哭声,肝肠寸断。

  齐北城痛得眼里已经有了湿意,却抖着手,将她捂住耳朵的手拿下。

  整个人,连同声音都在发抖,“是我!姚小果……六年前那个人就是我!”

  ‘轰’的一声。

  她的世界,倒塌了……

  心,也碎了……

  碎成了渣……

  她给了他完完整整的信任,他却将这份信任化作刀,无情的插进了她的心脏。

  那么深,那么重,那么不留情……

  下一瞬……

  眼前一黑,她整个人都昏厥了过去。

  耳边,只剩下那个男人沉痛而悲凉的呼声,一声一声,拉扯着她的心。

  她好蠢……

  蠢到可以去死了!

  居然爱上了一个最不该爱,最不值得爱的男人。还好笑的将他像宝贝一样怀揣在心,小心翼翼,生怕将他弄丢。

  现场,一片混乱。

  齐北城抱着昏厥的她,上车。

  从刚刚的那些谈话中,齐昊宇已经知晓了什么。六年前,齐北城出了事,被爷爷打得半死不活,他们都知道是因为什么。

  他万万没想到,那女孩竟然就是姚小果。

  “二哥,我对你太失望了!你走开,她是我带来的,我送她去医院!”齐昊宇痛心姚小果受的委屈,冷冷的对齐北城道。

  齐北城抿着唇不语,只置若罔闻的将姚小果抱上车。

  齐昊宇有些恼,齐芯伸手将他拦住,“行了,都这样了,你二哥心里也不好受。你去开你的车,我们一起去医院。”

  现下,也就只有这样。

  四个人一走,留在原地的人半晌都还没有回过神来。

  齐妙率先回过神来,“这……到底是怎么了?六年前,二哥做什么了吗?”

  她年纪还小,对于过去那些事,她并不知情。

  .

  -->>

  又天真的转头看着江凌,“江大哥,你嘴角都流血了,赶紧让赵医生过来给你瞧瞧去。”

  她的好心,江凌只摇头,连‘谢谢’两个字都说不出来。

  “六年前就是那个女孩……”老爷子喃喃一声,情绪复杂。老太太叹了一句:“真是冤孽!”

  最震惊、最痛心的,莫过于齐志贵。

  他久久的呆站在那,回不了神。

  欠甜慧的,这辈子……太多太多……

  “不!不要!不要过来!”

  她被噩梦惊醒。

  眼泪,沾湿了枕头。

  模模糊糊间能感觉到一只大掌始终紧紧握着自己,偶尔安抚的轻拍着她。

  像是哄着孩子一样,那样小心翼翼,又那样轻柔。

  她几乎要沉溺。

  这……大概也是梦……

  而后……

  哭得累了,又睡过去。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