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女主林婉男主安东华 > 第966章 不许乱来(2)

第966章 不许乱来(2)

  姚小果痴痴的看着他,直到他醒过来,才挪开视线。

  睁开眼,第一刻就见到她。齐北城开心的半坐起来,她赶紧将枕头塞到他背后,“痛吗?到底是哪里伤了?”

  “真的只是小问题,别让傅磊吓着了。”虽然很贪恋被她关心的感觉,可是,怎么办?他更怕吓到她。

  福大命大,卡车撞过来的时候,他摆了下方向盘。车头重重的撞在了路旁的灯杆上,气囊全冲了出来,将他卷住了。

  以至于到后来不过只是伤了头部。

  姚小果还是很不放心,“以后开车要小心点。”

  浅笑,模样迷人,“知道了。我想洗个澡。”

  她皱眉,“不行。你现在这情况不能碰水,医生交代过了。”

  他牵住她的手,挑眉,“你帮我。”

  “我帮你?”她指了指自己,又比了比他。

  齐北城掀开被子,一脸的无所谓,“那看来只能我自己来了。”

  他当真往病房的浴室走,伸手要将热水打开。

  姚小果心一惊。

  这人非得这样折腾?水碰到伤口就糟糕了!

  她一步并作两步跑过去,将水蓦地关上,双目瞪他,“不许乱来!”

  看着她这样小霸道的样子,齐北城忽然就笑了。

  伸手一抓,就将她搂到了怀里。

  火热的身子不怀好意的贴过去,抓着她的手,摁在病服的纽扣上,“你帮我……”

  他的声音刻意被压得低低的,像是命令,又像是诱哄。

  她心尖儿颤栗。

  隔着病服,触摸着他xing感的胸肌,能感觉到那儿强劲有力的跳动。她浑身发烫,仿佛连血管都滚烫起来。

  “别闹……你还伤着。”

  她的声音莫名变软,?脸也涨红。眸子里有细碎的光在流转。

  齐北城垂目看着她,坏笑。大掌紧了紧她的手,“我只是让你帮我脱衣服擦擦身体,你以为我想做什么?”

  他分明就是逗自己!

  姚小果咬唇,没好气的伸手捶了他一把,“不帮!不许洗!”

  “啊!好痛!”他装出疼痛的样子,用力捂着胸口。

  这当真把她吓了一大跳。

  脸色都变了,扶住他的手臂,惊慌的问:“你没事吧?是不是碰到伤口了?我马上叫护士过来!”

  她说着,当真要转身出去。

  齐北城将她一把圈住。

  下一瞬,俯首,就把她吻住了。睫毛颤了下,她担心的推了推他,他报复性的在她下唇上咬了一口,不顾身上的伤口,将她抱得更紧,“不许推开我!以后都不允许!”

  姚小果莫名的心一酸。

  张开双臂,将他抱紧了。唇轻颤着,迎合他的吻。

  ……

  她经不住他的央求,到底还是厚着脸皮替他擦身体。

  虽然两个人更亲密的行为都有过,可是,要这样肆无忌惮的看他的身体,姚小果当真还是头一回。

  拧着热毛巾,擦着他的上身。

  身上还有伤口。

  她小心翼翼的避开。可是,那一条条伤口,还是让她心疼得红了眼眶。

  直到此刻,她都不敢想象,如果车祸严重一点,后果会怎么样。

  如果这个世界上没有了他,她的生活也会失去意义。

  “还擦这儿?”她的手,还在他腰上流连。流连了五分钟久后,齐北城终于忍不住了。

  他很怀疑,如果自己不出声,她要一直这样擦下去。

  笑觑着她,视线往自己某处睨了眼,“不继续?”

  “你自己来。”她将毛巾往他手里一塞,“你坐起来也可以擦到。”

  齐北城去抓毛巾,就着她的手也一并抓住了。稍一用力,将她拉得弯下身来。他火热的唇,就贴在她耳垂上,“你说的,只要我好好的,你什么都答应我。现在我只想让你帮我擦身体。”

  “可是……”她一脸的为难。

  “不许可是。”齐北城直接霸道的打断她,不由分说将她的手按在裤头上。“我要你帮我!”

  “你别欺负我!”她眼波流转,要溢出水来。

  他爱极了她这副样子。

  浑身的血液变得越发炙热。有一股热气在流转,冲撞着他身体的每一个细胞。

  他索性丢了毛巾,将她整个人抱到自己腿上坐下。

  她惊呼一声,他的大掌已经探进了她衣服下。他眯眼,xing感的凝着她,“这才是欺负你……”

  她懊恼。

  这人明明受了伤,还一再胡来!

  想要推开他,可偏偏又怕碰到他的伤口。只能软软的,好好语的央求,“你不要乱来……”

  “今晚留下来陪我……”彼此果裎相对之后,他黯哑着要求。

  姚小果已经意乱情迷,可是,听到他的要求,她还是勉强抓住一丝理智

  .

  -->>

  “不行……我要回去……”

  她不敢。

  她怕妈妈会看出什么来。

  齐北城不再给她思考的空间,深吻她,占有她,让她整个人沉沦在这份感情中。

  ……

  空气里的温度,在攀升。

  濒临沸点。

  他受了伤,可是,对于这事,却不遗余力。

  像是惩罚她轻而易举的说‘分手’二字,这一次,他要她要得几近疯狂。

  明知道她很脆弱,可是,停止不住自己的渴望。

  不知道过了多久,热切的彼此释放了自己。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