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女主林婉男主安东华 > 第963章 他的报复(1)

第963章 他的报复(1)

  “不必!”他决定在医院好好住上几天。

  因为……

  他发现,病人似乎有福利。

  傅磊和魏良晨并肩从病房出来。齐芯就站在门口。

  傅磊冲魏良晨使了个眼神。魏良晨只当没见到,完全无动于衷。

  傅磊恼了,推了他一把,“去啊!”

  魏良晨皱眉。

  “那案子全靠她!再不把字签下来,公司上下全喝西北风!喂,你好歹也是合伙人,副总啊!为咱们公司牺牲点色相又不会怎么样,况且,对方还是齐芯,齐大小姐。这可是多少男人求都求不来的艳福!”

  魏良晨转目看了眼齐芯,面上依然云淡清风。

  只是沉吟了一瞬,便颔首,“明天签好给你。”

  傅磊眼睛一亮,“你真愿意?”

  魏良晨没再理会他,只径自往医院外走。

  吃晚饭的时候,苏甜慧接到姚小果的电话。

  “妈……我朋友出了车祸,今晚,我可能要晚一点才能回去。”姚小果艰涩的说。

  她不想这样阳奉阴违,更不想这样一而再再而三的欺骗妈妈,可是,看着床上躺着的人,要离开的步子一步都迈不动。

  心已经给了他,还怎么能收回去?

  “好。如果太晚了,就不要回来了。女孩子一个人在外面不安全。”苏甜慧完全没有怀疑。

  这样全心的信任,更让她痛苦难安,一颗心宛若在火上不断煎熬。

  ……

  这边苏甜慧挂了电话,那边姚小娜边吃饭,边随口问:“她怎么了?”

  “说是朋友出了车祸,现在估计在医院吧。”苏甜慧道。

  “出了车祸?”姚小娜思绪顿了一下。今天在事务所听说齐北城出车祸的事,她本想去医院看看,可到底还是没有去。没必要自找没趣。

  想来……

  现在姚小果正在陪着他。

  “怎么了?”苏甜慧看了眼姚小娜的神色。

  姚小娜一怔,一会儿,她才摇头,“没事,只是随口问问。妈,吃饭吧,今晚你要多吃点——”

  她边说着,边给苏甜慧夹菜,“小果既然答应张致远的约会了,你也可以放心了。”

  “是啊。我看致远这孩子其实不错,要真能和小果成我就安心了。对了,和你相亲的那个怎么样?你们还有联系吗?”

  姚小娜笑了笑,“当然有。您就别操心我了。”

  苏甜慧看了眼姚小娜,神色郑重了一些,“别和你妹妹生气了,你们是姐妹——你要永远记得这个。”

  “我知道。”姚小娜轻语,“我没生气。”

  齐芯洗完澡出来,吹着湿漉漉的头发,就听到家里的门铃响了。

  继而……

  便是家里保姆的声音,“大小姐,魏少爷找您。”

  魏良晨?

  他到底还是来了。

  将手里的吹风机随便一搁,她拉kai房间门走出去。站在楼上,俯视着楼下。魏良晨一袭白色衬衫和长裤就站在大厅中央,光线笼罩着,整个人气质清冽、淡然。

  他手里拿着的东西,齐芯再熟悉不过——ig公司已经送过来无数回,当然,她也拒绝了无数回。

  他还是来了。

  这是自己想要的结果。

  可是……

  看着他的背影,心里还是觉得心酸。

  自己居然可怜到见他要用这样的手段。

  握在白玉栏杆上的手收紧,她低语:“你上来吧。”

  魏良晨抬头看了她一眼,也没有避讳,直接拿着资料上去了。

  ……

  齐芯的卧室。

  魏良晨第一次来。

  不是小女生那样粉色的装扮,整个房间反倒有些乱。但空气里都渗透着属于她的香气。她刚洗完澡,穿着丝质睡袍。睡衣很薄,一眼就能看穿她里面是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穿。

  浑身渗透着诱人的气息。

  魏良晨别开眼去。

  如果她是故意的,那么……他不得不承认,她成功了。

  “要怎么样你才肯签字?”魏良晨单刀直入的问,一点都不想拖延时间。

  拖下去,失控的终究是自己。

  齐芯正在吹头发,只当做没有听到他的话。魏良晨上前一步,无奈的唤了一句:“齐芯。”

  齐芯这才扭过脸来看他,“要怎么样,你才肯心甘情愿的来见我?”

  他一怔。

  “现在就是心甘情愿。”

  她冷嗤,“是啊,心甘情愿,为了案子心甘情愿牺牲嘛,我懂!”

  耳边,吹风机的轰鸣声,轰得她头皮发痛。

  他望着她,忽然伸手将她手里的吹风机夺了过去。她恼得瞪他一眼,他却一伸手就将她扯进了怀里。他一手举着吹风机,一手撩起她湿漉漉的发丝吹起来。

  全程,也不看她一眼,只顾着

  .

  -->>

  自己手上的事。

  离得太近,整个人几乎贴上他的胸膛,齐芯浑身都绷得紧紧的。即使耳边的轰鸣声响得烦人,可是,她还是能感受到他沉沉的心跳。

  这就像深渊,或者漩涡。拉着她,一点一点沉沦。

  她看不懂这个男人——忽冷忽热,若即若离。

  这种感觉,叫她害怕,也让她绝望。挣扎了下,像是要逼着自己逃开他这忽如其来的靠近,可是,他用手肘将她的肩压住了。

  垂首,那双深目睐了她一眼,低声命令:“别乱动!”

  齐芯只觉得鼻尖发酸,“魏良晨,你到底想怎么样?”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