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女主林婉男主安东华 > 第952章 拉扯的心

第952章 拉扯的心

  “情绪很影响病人的病情,现在状态很糟糕,最好是能给她一个平和的环境,不要再刺激她。”

  “是是是……”姚小娜连连点头,连眼泪都顾不得擦,只问:“我妈醒过来了吗?”

  “嗯,醒了,进去看看吧。一会儿把住院手续都办好,这段时间就在医院静养。”

  医生交代了一声就走了,姚小娜道了谢就要进去看苏甜慧。想到什么,又回头扯了姚小果一把。

  姚小果这才回神,抬目看着姚小娜,半晌,眼里才找到焦距。

  姚小娜心里也不好受。尤其那红肿的脸颊,亦让她觉得难过。索性别过脸去,硬邦邦的开口:“你去和妈解释清楚!”

  ……

  拉开帘子,姚小果就见到苏甜慧躺在病床上。

  洁白的床单,将她整张脸衬得越发的苍白。她闭着眼,安静的躺在那,像是一条失去水的鱼,奄奄一息。

  心,剧痛。

  想到病入膏肓因为自己而被一再的羞辱,她愧疚得抬不起头。只觉得肩上背负了一个沉重得让人窒息的枷锁。

  “妈……”

  走近,她哑着嗓子轻唤了一句。

  手伸到被子里,将母亲的手紧紧握住了。

  指尖的温度,让苏甜慧有了知觉。艰难的睁开眼,模模糊糊见到姚小果,也见到她颊上的泪痕,苍白的唇动了动,却说不出话来。

  姚小果将湿润的脸颊贴在她完全没有光泽的手背上,愧疚的喃喃出声,“对不起……妈,对不起……我不该不听话……”

  “他们……欺负你了?”苏甜慧艰难的开口,每一个字都虚弱得像是呼吸。

  手紧紧的握住了女儿的。

  那冰凉的温度,刺得姚小果痛不欲生。

  她摇头,眼泪也跟着摇晃,掉落在被子上,“没有!妈,您别担心我,我没有被他们欺负……真的!您答应我好好保重身体,好不好?我保证……只要你不喜欢的事,我再也不会做!真的!我再不做……”

  她急急的说着,急切的想要化解苏甜慧的担心和郁结,嗓音已经完全都沙哑了。

  姚小娜站在一旁,将掉下的泪,悄悄抹去。转过脸去,不再看她们。

  苏甜慧没有力气说太多的话,只捏了捏姚小果的手,“别和他在一起……不要……再被他们欺负……”

  既然早知道不会有好结果,又何必一错再错?

  ……

  苏甜慧的状态越来越糟糕。

  她醒了又睡过去,醒的时间很少,但即便如此,情况也越来越糟糕。

  病房里,气氛压抑得让人透不过气。

  齐北城的电话,打了一个又一个。那号码此刻就像烫手山芋一样,让她连碰都不敢碰,只能将手机调成静音,逼着自己不去看。

  手机屏幕再次闪烁起来的时候,姚小娜起身走到她身边,“你先回去吧。”

  姚小果摇头,“我留下来照顾妈。”

  “我明天没事,不用去事务所,今晚我留在这。”姚小娜坚持。

  姚小果不动。

  姚小娜垂目看了她一眼,顿了一下,才说:“你回去好好把脸敷一下脸。”

  语气,依旧硬邦邦的。眸光却闪烁了下,继续道:“别到时候等妈清醒过来,看到了,又以为我也欺负你!”

  姚小果摸了摸脸颊,到底还是听了姚小娜的话。

  ……

  一路往家里走,电话亮了又暗,暗了又亮,到底有多少次她已经不知道了。

  等回到家的时候,手机已经没电了,屏幕再也亮不起来。

  她整个人也像被抽空了力气一样,木然的缩在沙发上,视线呆滞的看着茶几上那一叠叠照片,毫无意识的拿过来一张张看着。

  这是妈妈为她和姐姐挑的男人。

  是不是,嫁给他们其中的任何人,都能让妈妈安心。唯独……不要和齐家人扯上关系就好?

  可是……

  该怎么办呢?自己好像已经疯掉了。不然,怎么会每张不同的照片,不同的脸,映在她眼里,都是那同一个人……

  齐北城……

  无助的呢喃着这个名字,她整个人蜷缩成一团,像只乌龟一样趴在沙发上。

  如果可以,她多希望自己也有一个龟壳,难过的时候、无助的时候也可以蜷缩在里面疗伤。

  可是……

  如今,她的港湾,都已经不能再让她躲避……

  ……

  眼泪流着流着,就累了。不知不觉中,趴在沙发上睡了过去。

  等到门铃疯狂响起的时候,整个天都已经暗下来。

  她迷迷糊糊的抬头,墙上的壁钟显示着11点。

  这么晚,是姐姐回来了?

  心一紧,睡意全无。

  生怕是什么不好的消息,光着脚就跑到门口开了门。

  一打开,门口站着的人,让她惊讶。

  哪里是姚小娜?此刻站在门口的正是杜九。他满脸都是汗,整个人趴在门框上。见到开门的她,他大喘口气,一脸的庆幸,“谢天谢地,姑奶奶,您得亏在家里。”

  “怎么了?现在都11点了,你怎么跑这儿来了?”姚小果奇怪的看着他。

  他还在喘气,一脸的郁闷,“我也不想来,可咱们齐少太残暴了,不管不顾就把我从被子里挖了出来。”

  “他回来了?”姚小果还是抑制不住心里的激动。

  哭得无神的双目,听到那个人后,不可压制的闪烁。

  杜九摇头,“当然不可能了。才到那边,怎么会这么快回来?那边工作应该是蛮多的。”

  还没有回来……

  她松口气。至少,不用立刻面对他,可是,心里的失落又骗不过自己。

  “那你现在来这儿是为什么?”她问。

  “齐少说今天一有空就在给你打电话,可是,不管怎么打,你电话都打不通。都这么晚了,他担心你有什么事,所以才叫我来看看。姑奶奶,您到底是怎么了呀!给齐少在那边急得快疯了!现在把我也整得要疯了!”

  觉不能好好睡,大半夜的还跑出来寻人,真是够恼火的。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