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女主林婉男主安东华 > 第920章 脆弱的身形

第920章 脆弱的身形

  两个人小跑过来将苏甜慧拥住了。

  “妈,您现在是病人,就乖一点好不好?等您好了,再和齐伯伯赌气。您想怎么生气都成!”姚小果哽咽着恳求。

  姚小娜也哽咽着劝。

  苏甜慧叹气。

  如今都是半只脚踏进坟墓里的人了,又还堵什么气呢?

  不是年轻人,却还这么幼稚。

  到底还是将母亲劝了下来,姚小果觉得疲惫不已。

  齐北城拎着大包小包到医院门口的时候,她惊愕得赶紧将他拉到安全出口,带上门。

  “别进去,千万别!”她惊慌的连连回头看。

  齐北城有些气不过。

  “你想把我藏着掖着到什么时候?”这感觉太恶劣了。他垂目看着她,“哭过了?”

  他不问还好,他一问,一下子又戳中了她的泪腺。

  齐北城心一拧,单手将她揽在怀里,拍了拍。什么都不问,但结果其实可想而知。

  他本一早就想打电话问,可又怕过度的关心让她更疲惫,只好攻其不备直接来这儿。

  “这会儿你先别进去……我妈情绪还很不稳定。”

  “她都清楚?”齐北城沉声问,替她担心。

  “不是……”姚小果从他怀里抬起头来,顿了一下,望着齐北城,“今天你爸来过了,我妈见着你爸,知道这医院都是他安排的,气得要搬出去,我都急死了。”

  齐北城微微皱眉,“我爸怎么这么不小心?”

  “具体情况我也还不太清楚,我妈对你爸成见蛮深的,如果你现在进去就恰恰撞枪口上了。”

  “那我算是看出来了。”齐北城看她一眼,“阿姨之所以不喜欢我们在一起,肯定不是我惹她生气,而是我爸惹的。”

  姚小果颔首,又摇头,“不知道他们当年是什么事。”

  看着她苦恼的样子,齐北城有些心疼的将她重新抱住,安抚的拍了拍她的肩,“我答应你再忍一忍,不过,你也得答应我这段时间好好照顾自己。有什么事立刻给我打电话,我会尽可能帮你解决。好不好?”

  有他的陪伴和安慰,姚小果觉得好受许多。

  吸了吸鼻子,乖乖点头,“放心吧,我不会让自己病倒。我妈和我姐都还需要我呢!”

  齐北城沉默了下,虽然很不忍,但还是得问:“医生有建议化疗?”

  “嗯……”

  “那你们怎么考虑?”

  “姚小娜做的决定,答应化疗。”

  “那你怎么想?”齐北城垂目看着她。

  她将下颔搁在他肩膀上,安静了一会儿,才幽幽的开口:“以前妈妈在医院上班的时候,我时常在医院里跑,不少和那些化疗的病人打交道,说实话,他们看起来并不太好……”

  说到这,脑海里想起那些病人躺在病床上垂死挣扎的痛苦样,她嗓音一下子就哽咽了。

  双臂环紧齐北城的脖子,无助的将脸埋在他脖子里,“齐北城,你告诉我应该怎么办……如果不化疗的话,我妈生命期限最多三个月,可真正化疗我们都清楚有多痛苦……”

  她瘦小的身形颤抖着,显得更加脆弱。

  这让他越发心疼。

  疼惜的、小心翼翼的擦掉她眼角的泪痕。

  捧起她的小脸,齐北城的视线直直对上她的眼,含着鼓励,“无论路有多么难选,每个人都必须要做一个选择。小果,你做什么决定不重要,关键是阿姨怎么想——虽然你们有义务隐瞒病情,可是,你也要清楚,阿姨也完全有权利选择自己接下来要走的路。”

  姚小果抓着他的手,抬起泪眼看他,“应该告诉我妈?”

  她不确定。

  齐北城叹口气,“傻瓜,阿姨在医院干过多少年了,你说她会不清楚结果吗?我想,她只是不想让你们担心。也许阿姨有勇气接受化疗,是不是?”

  他的话,倒让她一愣。

  最近被这一连串发生的事,搅得脑子混乱,她竟然没想过也许妈妈早就知道病情了。

  念及这个,想到昨晚她和姚小娜说的那些话,心里越发觉得酸楚。

  无论怎么样,这是件大事,她有必要和姐姐商量一下。

  ……

  另一边。

  齐昊宇连家都没回,将车往路边一靠,匆匆往齐家跑。

  “大伯,大伯!”边摁着门铃,边放声叫人。

  一脸的焦急。

  没一会儿,齐家的保姆过来将门打开了,“司少爷?”

  “谁来了?”俞兰穿着工作袍子从工作室出来,边问边摘眼镜。

  不等保姆回答,齐昊宇已经伸长脖子叫了一声,“大妈,是我!大伯在吗?”

  “你大伯一大早就去军区医院了,也不晓得是什么事儿。”俞兰将袍子脱下来交给保姆,又吩咐保姆去泡茶。

  齐昊宇直摆手,“我不喝茶,大妈,我是有急事儿找大伯。大伯什么时候能回来啊?”

  “这么急?什么急事,说给大妈听听。”俞兰拉着齐昊宇在沙发上坐下了,看他一眼,“你这手里什么东西?”

  “大伯不是认识很多有名的医生吗?我想问问看有没有专研胰腺癌这方面的人。”齐昊宇将手里的一堆病症结果递过去,边说:“我哥们的妈生病了,急得不行,我就来问问大伯,想叫大伯想想办法。”

  “那没问题,回头等你大伯回来,我和他……”

  ‘提一提’三个字,还没说出口,俞兰的话就停了。

  好半晌,视线就只落在那病历本的名字一栏。

  半晌没再听到声音,齐昊宇狐疑的看了俞兰一眼。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