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女主林婉男主安东华 > 第876章 突然靠近

第876章 突然靠近

  齐北城半倚在沙发上,骨节分明的手指摁着眉心,电脑就摆在修长的腿上。

  即便是坐着,那份气势依旧迫人,让人无从忽视。

  他看起来很疲倦,可是,这会儿竟然还在工作……

  让他休息的话,姚小果僵在了喉咙口。而是走近一步,将手里的锦盒默然的递上去。

  齐北城微抬了抬眼。

  视线,没有落在锦盒上,而是不轻不重的落在她手指上。

  “婚戒呢?”问出完全不搭边的三个字。

  姚小果窘了下,右手无名指蜷曲了下。抿唇,答非所问:“这个玉镯太贵重了,我不能收。”

  “你来就是为了还我这个?”齐北城神色依旧漠然,稍稍掀目看她一眼。

  “……还想谢谢你。”姚小果垂目凝着他。眸色复杂,有光影浮动,明澈的眼神叫人怦然心动。

  齐北城神色不明的看着她,看得她有些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他才伸手,将那锦盒抽了回去。

  打开锦盒盖子来,不咸不淡的看了眼,又随手不在意的扔在一边。

  “打算怎么和他们家交代?”整个人慵懒的靠在沙发里,漫不经心对上她的眼,“如果你当苏家媳妇,就算打破了也没有谁会怪罪你。”

  “我已经和苏锋解除了婚约。”姚小果平静的说。

  相信刚刚自己和苏莹的话,他一定是听得清清楚楚的。可是,她不介意再说清楚。

  “至于玉镯的话,我会自己再想办法。”

  齐北城有一会儿没吭声。视线只落在腿上的电脑上,一副专注的样子,好似根本没有将她那句‘取消婚约’的话放在心上。

  无端,有些失落。

  可是,又失落什么呢?

  本来就是如此。

  他早就说过彼此之间已经结束,所以,无论自己是不是要和苏锋结婚,和他大约都没有任何关系了。

  “不打扰你休息了,我走了。”再留下去,实在太无趣。

  走之前,姚小果还是故意顿了下步子。

  “等一下!”齐北城伸手利落的将电脑盖上。

  唇角,忍不住扬起。她转过脸看他,“怎么?”

  “我饿了。”

  “所以?”

  “给我做点吃的。”齐北城看她,又补上一句:“算是你做蠢事的补偿。”

  提到‘蠢事’,姚小果抬不起头,更别提拒绝他了。

  “刚刚苏小姐不是要给你做夜宵吗?既然饿了,怎么又拒绝她?”姚小果边说,边往厨房走。

  齐北城缓步跟在她身侧,不紧不慢的回答:“因为不想再和她有牵扯。”

  心潮,微微浮动。

  有涟漪一点一点荡漾。

  所以,他对自己,还没有厌恶到真正不想有牵扯的地步?

  心头的阴霾,一下子散去许多。进了厨房,扫了眼冰箱,问他:“你想吃什么?面条?蛋炒饭?或者清粥?还有汤……”

  “随便。”

  姚小果撇嘴,从冰箱里抽出一筒面条来,“那就做最方便的。”

  “嗯。”他是真饿了。现在吃什么都会觉得美味。

  “你出去吧,一会儿就能做好。”姚小果熟练的将炉火打开烧水,边赶齐北城出去。

  他没动,只随手抽了张椅子过来,他反身抱着椅背坐着。俊逸的下颔,懒懒的搁在倚靠上。眼微垂,睫毛在眼睑下映出一层淡淡的阴影。

  这样的他,倒有几分孩子气。完全没办法和今天早上将她赶出公司的那个铁面男人相提并论。

  原本,她以为,以他的脾气他一定不会准她进这个门。可是,出乎意料……他将苏莹赶走,却留下了自己……

  想到这个,姚小果暗吁口气,又从冰箱里拿了两个鸡蛋敲在一起娴熟的搅匀。

  ……

  两个人都在厨房,可是,谁也没有开口说话。齐北城竟然也没有问她为什么解除婚约的事。

  整个空间里,就这样安静,只有锅炉的声响。

  香味,溢满整个厨房。

  姚小果将煎得金黄的蛋,盖在面条上,撒上葱花。

  准备端去餐厅,一转眼,却见齐北城抱着椅背就这样趴在那儿睡着了。

  睫毛长卷,轮廓深邃立体,宛若雕刻。

  这个男人……是真正的好看,每一处都那么完美。

  “齐北城……”

  她走过去,微俯身,轻轻唤他。

  他没动。

  姚小果又拍了下他的肩膀,“齐北城?先吃点东西,再去床上睡。”

  总不能让他饿坏了胃。

  以为他还没有醒,他却突然伸开双手抱住了她的头,将她拉近自己。

  修长的手指,穿过她蓬松的发间。

  突如其来的靠近,让姚小果惊得连呼吸都屏住了。他缓缓睁开眼来,睡眼惺忪的看着她,那样xing感。

  宛若一个勾人的漩涡,让她不受控制的往下沉沦。

  尚未回神,他张唇就含住了她柔软的唇瓣。

  两人身体之间,隔着椅靠。

  可是,心又觉得莫名的靠得很近。

  仿佛……

  亦能清楚听到他心头的悸动。

  没有温柔的缠绵,捧着她的脸,他吻得激狂。湿润的舌,直接卷住她的。

  本就没有防备,现下被他的强势和轻狂搅得更是没有招架之力,只能弯着软绵绵的身子任他放任纠缠。

  ……

  吻着吻着,睡意完全散去,情欲直往上涌。

  吻着吻着,早已经意乱情迷,只能揪着他的袖口,细细喘息。

  终究不忍她弯身迎合自己这样辛苦,索性站起身来,拦腰一抱,就将她冲动的抱在琉璃台上。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