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女主林婉男主安东华 > 第855章 答应了男友的求婚

第855章 答应了男友的求婚

  “没有,我也没有到公司。”姚小果深吸口气,视线抬起来,飘忽了一圈,才像是下定决心一样,实话实说:“事实上,我昨天并没有回家。”

  沉默。

  静得只能听到那端的呼吸,微显沉重。

  她的呼吸,也跟着收紧。

  以为他不会再开口了,却听到了他的声音,“你在姐夫家里?”

  其实,这并不是一个问句。答案,再明显不过。

  “嗯。”她诚实的点头,又急急的开口:“不过,事情并不是你想的那样。”

  “我想听你的解释。”苏锋的语气微暗,顿了一下,又补上一句:“小果,我相信你。不管别人怎么说,我始终都相信你。”

  听着他温柔的话语,感受着他给与的无条件信任,姚小果鼻尖一酸,差点落下泪来。

  愧疚深深折磨着她。

  她忍不住想起年会的第二天,他和苏莹在酒店里查信息的那一幕。

  他是那样坚决的维护自己,那样坚决的告诉苏莹他相信自己……

  “我受了点伤,不敢回家。齐总……正好出差,所以,暂时把房子借给我住两天。”她说的是实话,可是,说服力似乎不太够。

  “哪里受了伤?受的什么伤?”

  苏锋却没有在计较这个。

  他的在意点,让她一阵感动。可越是如此,心里越发不好过。

  “小伤而已,一点意外。”

  “你现在还在姐夫那儿?我马上过来,你就呆在那别动。”

  “别!苏锋,我马上就得出门了,再不走上班要迟到了。”姚小果看了眼时间,“你别担心,我真不是很重的伤。”

  苏锋顿了一下,似在沉吟。

  最终,他提议,“那我们晚上见,ok?我希望我们可以面对面谈谈。”

  “好。”她正有此意。

  挂了电话,姚小果握着手机呆了一会儿。

  说了实话,心里要轻松很多。

  ……

  到公司后,姚小果打开电脑,对着屏幕上的调动申请发了一会儿呆。

  深吸口气后,毅然决然的打印出来,收进包里。

  等到下班后,苏锋并没有到公司门口来接她,只是给了她地址,让她直接打车过去。

  这是一家露天的花园餐厅。

  在城市最高楼的顶层。

  这个地方亦是杂志的宠儿,苏锋曾经要带她来这儿,都被她婉拒了。

  今天,他却订在了这里。

  也许……

  这会是他们最后一次用餐。

  他或许会提出和自己结束吧……

  一路胡思乱想,她低着头走进电梯,数字一路跳跃,一如她此刻纷乱的心。

  到餐厅的时候,姚小果有些惊愕的看着整个空荡荡的餐厅。

  是自己来错了对方吗?为什么一个客人都没有?

  “请问是姚小姐吗?”正当她狐疑之时,有服务生礼貌的上前。

  她笑着颔首默认。

  “那请跟我们过来,苏先生已经在等您了。”

  对方比了个‘请’的手势。

  她觉得奇怪,“为什么今晚没有一个顾客?”

  “苏先生今晚已经将整个餐厅都包下来了。”

  她微错愕。

  谈分手要这样大手笔?

  没有再多问,只跟着服务生往里走。露天的花园餐厅,在春季里绿意葱葱。

  此刻,天色微暗,从上而下能看到整个城市的星光点点,璀璨而绚烂。

  晚风拂在面上,清爽得像是能将她心里的沉郁一并带走。

  远远的,就看到苏锋正坐在那讲电话。眉心皱得紧紧的。

  抬目见到她过来了,他神色微缓了一些,朝她招手。

  她便缓步走过去,在他身边的位置坐下。

  他空出的一只手,轻柔的握住她的。似乎是觉得她体温有点低,讲电话的时候,还不忘边脱上衣。

  她忙摇头,无声的将他的动作阻住。

  “怎么会烧得这么厉害?医生不是过来看过了吗?”他突然对着电话讲,俊朗的眉宇间全是担心。

  出什么事了?

  姚小果侧目看过去。

  他的脸色没有缓和。

  “妈,我真不知道我姐是出了什么事才这么虐待自己。”

  心一惊,姚小果的手僵硬而冰冷。

  苏锋不动声色的紧了紧她的手,垂目递给她一个眼神,示意她安心。

  她更是不安、愧疚。

  盯紧了苏锋。

  “这两天您先好好看紧她,别让她再出什么事。是……我去过姐夫的公司,他现在正在外面出差……妈,我现在手上还有些事,晚点再给打电话。您好好看着苏莹。”

  又连声应了几句,苏锋才挂了电话。

  “把衣服先披上。”他只脱身上的上衣,

  并不提电话里的事,可是,面上的担忧却藏不住。

  姚小果愣愣的任他将衣服披在肩上。

  “先倒酒。”苏锋侧头吩咐服务生。

  而后,悠扬的小提琴缓缓响起,在这样的氛围,这样的夜里,异常的浪漫。

  可是……

  此刻的她,无从感觉。

  等到他再吩咐上菜的时候,姚小果伸手将他的手握住了。

  手指,冰凉,冰凉,有些颤。

  “苏锋……”

  苏锋看她一眼,似乎已经猜到她想说什么,他已经先开口:“小果,这不关你的事。”

  “你姐姐……她怎么样了?”姚小果艰涩的问出口。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