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女主林婉男主安东华 > 第826章 斯洛克

第826章 斯洛克

  天域俱乐部。

  因为客户姜琛喜欢玩玩斯洛克,投其所好,陈茜便将会面地点订在了这儿。

  双方都是守时的人,齐北城到的时候,姜琛也刚到。

  对方手里揽着一名年轻女子,女孩干净利落的打扮,还像个大学生。

  齐北城点了酒水,另外给两个女孩一人一杯饮料。

  这会儿凑在一起,倒没有直接聊公事,两个那人拿着球杆,边喝酒边打球,直接将两个女孩晾在了一边。

  起先姚小果还会和女孩没话找话聊,试图拉拢关系。可是,没一会儿,她的注意力便已经完全被齐北城给吸引走。

  此刻,他将上衣解开来,随手丢在了一边。

  黑色衬衫将他挺拔的线条完美勾勒出来,袖子被高高卷上去,没有以往工作时的严肃,此刻的他更显得优雅慵懒。

  姜琛开杆的时候,他就支着球杆懒懒的站着。

  即使,他很努力让自己看起来无恙,可是姚小果还是一眼看穿他的虚弱。睫毛微垂,握着球杆的手略显无力。

  斯洛克本就是个耗时耗力的活动,如果遇上姜琛技术好,那更是难熬。

  她真担心他是不是能撑得下去。

  果然……

  起先几局,齐北城的出杆干净有力,可是,越到后面,越显底气不足。

  虽然看在眼里,可这种场合下姚小果绝不敢乱说话,只得悄悄唤来服务生让他取杯热开水过来。

  ……

  “齐总,你这根杆的技术我可是有耳闻的。该不是怕被我学了去,所以有所保留吧?”姜琛笑着出杆,将最后一个黑球送进洞里。

  “左总是业内数一数二的杆,就别打趣我这个业余的了。”

  齐北城回得不卑不亢,尽量打起精神挺直背脊,还不忘恰到好处的拖住客户,“今天既然玩得不尽兴,不如下次我们再约一次。”

  “齐总。”服务生见缝插针,端了白开水过来,“这是您要的开水。”

  齐北城瞥了眼,没吭声。

  姜琛收了杆靠在桌沿上,却是远远看着姚小果,笑得意味深长,“这么好的待遇,怎么就只有齐总有?”

  姚小果立刻窘了,下意识去看齐北城,他表情不变。

  服务生忙说:“不好意思,左总,我马上去准备。”

  “不用了。”姜琛笑着摇头,朝之前自己带过来的女孩招招手,才又道:“齐总病了?难怪这杆子看起来就不对劲。”

  姜琛也是个鬼精的人,早就看出齐北城状态不对。

  齐北城倒也不隐瞒,只答得付淡清风,“一点小感冒而已,不怎么碍事。”

  接过服务生的开水,喝了一口,又重新搁回对方手里。视线,从始至终都没正看过姚小果。

  可姜琛倒像是对她很有兴趣的样子,揽着自己的女伴,笑道:“齐总这招的是秘书,还是女朋友?这么贴心。”

  姚小果羞窘得想找个洞直接钻进去。

  自己刻意避开,才让服务生送到他手上,可现在这情况,倒像她是欲盖弥彰。

  “是个秘书助理,她师傅教得好。”齐北城神色不变,直接撇清了关系。

  姜琛看了看姚小果,又看了看自己怀里的女孩,忽然提议,“既然你今天状态不对,那不如让她们两个来比?”

  她们?

  齐北城的视线这才朝姚小果扫过去。

  姚小果傻眼,有些尴尬,“我……从没摸过球杆。”

  姜琛怀里的女孩,摸了摸球杆,笑望着姚小果,“我也是。”

  “我教你。”姜琛的手跟着覆在女孩手上,眼神含情脉脉。

  姚小果和齐北城这一下都看出来了,他们这分明就是来谈恋爱来的。

  “过来!”齐北城看向姚小果,抓了球杆。既然姜琛兴致这么高,他自然不扫他的兴。

  姚小果只得硬着头皮过去,“齐总。”

  齐北城将球杆塞给她,“打过台球吗?”

  摇头,“从来没有。”

  齐北城挑眉,看向姜琛。姜琛笑,“不着急,叫服务生来摆球。各自10分钟练习时间。”

  顿了一下,姜琛宠溺的揉了揉怀里女孩的头,“小东西输了的话,我们的合作就定了。我的律师就在外面,可以立刻签合同。”

  一听这话,姚小果立刻有了压力,求助的看向齐北城,低低的反复呢喃:“怎么办?怎么办?10分钟,能学到什么?”

  “先别慌。”齐北城拍了拍她的肩,“去那边,我教你。”

  和姜琛打了招呼,齐北城扯着姚小果往另一张球桌走。

  ……

  “是这样吗?”握着球杆,姚小果伏在桌上,掀目问他。

  齐北城靠在球桌边,“再伏下来一点。左手手指放松,右手再往后移。”

  姚小果试着调整了下,可出杆却怎么都不对,使不出力气。球杆好不容易碰到母球,却只是滚动了一点,连红球都碰不到。

  她沮丧的吁出口气,有些泄气的盯着那颗母球,站直身子。

  突然,背后一暖,只觉得一抹挺拔的身影站在了背后。他很高大,和她离了半寸的距离,却能将纤细的她整个都笼罩住。

  不等姚小果转回身,握着球杆的右手,突然被一只滚烫的大掌握住。

  细腰被另一只大掌轻拍了拍,“放松,弯身!”

  那突如其来的靠近,让她浑身一僵。发烧的缘故,他的体温高得吓人。即使穿着不算单薄的外套,那热度还能穿透过来,烫到她的肌肤。

  握着球杆的手,颤栗了下,差点失手,却被他稳稳握住。

  “抓紧!”平淡的提醒。

  姚小果悄然偷觑他,却见他泰然自若,甚至不曾看她,只是将注意力集中在那颗母球上。

  仿佛,他丝毫不觉得这样的靠近有多暧昧。

  “看我有什么用?看球!”他突然幽幽的开口,面无表情。

  她一窘,脸红得像番茄。这家伙,眼睛长在侧面的吗?

  “要怎么做?”很努力很努力让自己像他一样镇定,弯下身去,将视线落到球上。

  齐北城替她调整姿势,伏身将她架在桌面上的左手重新摆置。

  “再来。”

  架势对了,齐北城这才满意的退后一步,吩咐。

  即使他离开了,可那气息和热度仿佛还在周围纠缠着她,扰乱她的心。

  动作变得越发僵硬。这一次,甚至连母球都不曾碰到。

  天!

  她哀怨的叹出一声,连自己都有些想要嫌弃自己了。

  一旁的齐北城,更是眉心紧皱,神色凝重。

  想来,他现在也很后悔不该带这么愚钝的自己出来。

  若是有陈茜在,以她左右逢源的功力,这张单子她想尽办法都会替他拿下的。

  沉着脸,齐北城再次靠近她。

  这次,一句多余的话都没有,索性两手并用,直接捉住她的手,挺拔的身子贴着她的背,伏在桌上。

  他的脸,就贴着她的耳根。似被他超高温度影响,雪白的肌肤瞬间被熨得发红,潮红一片。

  这完全是小时候写毛笔字时,被老师手把手教的架势。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