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马清云真是没想到,自己的儿子竟然对自己直呼大名,冷声道:“换头手术太过残忍,我不支持它的研究!”

  “你支不支持,跟我有什么关系?”马万能恼火的瞪着马清云。

  “哼,我不支持,你将永无出头之日!”马清云说罢,对宫西辞说,“宫总,这是你的地盘,万事皆由你作主,雷鸣不是你威虎集团的人吗?难道就这样随随便便给人当了实验品?”

  马万能还没开口,军师周方说,“雷鸣早就和震山虎断绝了关系,也退出了威虎集团,不再是威虎集团内部的人,再说了,雷鸣自己主动要求当马万能的实验品,我们宫总也当不了雷鸣的家。”

  “谁说我当不了家?”宫西辞润了润嗓子,“即刻起,雷鸣就是我威虎集团的员工,我跟他签订10年合约,10年之内,他的生死由我决定。”

  “宫西辞……”军师周方万万没想到,宫西辞竟然失去了自己的控制。

  随身拿出一个猛虎的印章,对所有人说,“大家看到了没有,威虎集团的印章在我这里,谁有这枚印章,谁才是真正的老大!”

  “军师说的对,我们听军师的。”威虎集团所有人异品同声。

  马清云十分同情的看着宫西辞,不知道说什么是好。

  宫西辞不慌不忙的,从怀里掏出一张纸,并拿出一只笔,刷刷写下几句话,至手术床边,对雷鸣说,“签字!”

  雷鸣不知道宫西辞要干嘛,恨恨的看着他,并不肯签。

  宫西辞说,“你签了字,我就尽全力保证你姐和你妈的安危,包括你!”

  雷鸣哼笑,“你有这能力吗?”

  在雷鸣眼中,此时的宫西辞已经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了。

  “信,你就签,不信,你就去当实验品,不过你死了,就再没有人保护你姐跟你妈了。”宫西辞冷眼瞥了军师周方,又说,“自己好好想想,我和马博士靠谱,还是周方和马万能靠谱?”

  这么一说,雷鸣的确有些担心了,马万能明知马清云就是自己的亲生父亲,连声爸都不喊,还说一些没人性的话。

  至于军师周方,说叛变就叛变,翻脸比翻书还快。

  虽说宫西辞也不是好人,但至少,他还是守点信用的。

  接过笔,雷鸣迅速签上了自己的大名。签完之后才发现,这是一份简单的用工合同,宫西辞简单两句话,聘他成为宫氏集团的总裁助理。

  雷鸣有些诧异,自己双脚都废了,这时候签这合同有什么意义?

  宫西辞将合同亮给众人看,军师周方看到之后,不由哈哈大笑。

  “哈哈,一份普通的用工合同,我还以为是什么重要文件!”

  “没错,是普通的用工合同,但是它也证明了,雷鸣是我的人,我的人,没有我的允许,谁也不能决定他的死活。”宫西辞板着脸回复。

  “哈哈,是你的人又怎样?你连自己的命都保不住了。”军师面对威虎集团众成员说,“各位还记得我们前任领导是怎么死的吗?”

  “记得,是宫西辞杀的。”

  “替虎哥报仇!”随着一声呐喊,威虎集团众成员立马将宫西辞团团围住。

  “报仇?来呀,我就不信,你们比震山虎还厉害!”宫西辞将合同塞进自己的怀里,随即活动起指关节。

  众人听到这话,气势上已经弱了半分。

  宫西辞没来之前,震山虎是威虎集团最厉害最能打的人,但就这样一个人,竟然被宫西辞给杀了。

  这说明,宫西辞的本领,远在震山虎之上,想到这一点,威虎帮众成员都开始紧张起来,甚至有马上逃跑的冲动。

  军师周方的脚尖已经45度倾斜了,随时做好了逃跑的准备。

  宫西辞眼尖的发现了这一点,随手摸出一枚飞镖,隔着手术床,将飞镖快准狠的扎进军师周方的脚面。

  “啊!”一声痛喊,周方痛苦的蹲下身,他感觉,自己的脚已经被牢牢的钉在了地面上,稍微移动一下,就钻心的痛。

  没等众人反应过来,宫西辞从手术床上直接跳了过去,冷声开口,“印章给我!”

  “你没听过,那是你见识短,并不是它可笑。”马清云指着手术床上的雷鸣说,“如果对他进行换头手术,他一定会性命不保,但如果对他进行意识移植,他不会有任何生命危险,手术之后,他的大脑中就多了一个意识,就相当于那个断了头的尸体换体重生了。”

  “说的真好听,无非是想让我配合你进行你的试验罢了。”马万能不甘心的指着雷鸣,“他是我个人的实验品,我是不会把他让给你的,除非按我的方法实施换头手术!马清云,只要你愿意配合我,我不介意和你共同分享换头手术的科研成果,毕竟咱们都姓马。”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