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女主林婉男主安东华 > 第47章 舅舅驾到

第47章 舅舅驾到

  “雷鸣,你不会是爱上她了吧?如果是这样,你可以跟义父说嘛,何必要挖下眼珠子退出帮派呢?”

  “我……我没资格爱她,但我愿意为她放弃一切,哪怕是生命!”雷鸣丢下血淋淋的尖刀,站起身道:“震山虎,不管你答不答应,我都已经退出了威虎帮,从今往后,你我之间再无瓜葛,谁敢伤害我家小姐,我死也不会放过他!”

  “行,雷鸣,我算是认识你了!你就是个白眼狼!”

  震山虎恼怒之极,一脚踩中地上血淋淋的眼珠子,狠狠践踏之后,发出虎啸般的声音。

  “都给我记住了,从今以后,雷鸣不再是我震山虎的义子,也不再是威虎帮的人!”

  说罢,震山虎便带领兄弟们离开了现场。

  “阿虎!”上官惠撒娇着追随。

  “滚!”震山虎怒喝一声。

  上官惠呆住了,许久才回过神来,想到震山虎对自己这种态度,全是因为姓陆的混血儿,眸中喷射出浓浓的杀气,姓陆的,你给我等着!

  忽然想到林娇还一个人呆在病房,上官惠顾不得许多,立马往医院里奔去。

  “雷鸣,你怎么这么傻……”

  陆可心哭着扶起他,“谁让你把眼珠子挖了?就算我去了威虎帮,我也会想办法逃脱的呀。”

  “你逃不了!”雷鸣果断的说,“女人进了威虎帮,一辈子都是男人的奴隶,老大玩够了就赏给老二玩,接下来就是老三、老四、及各种小喽啰,就算年老色衰也不能离开,要么自杀,要么成为威虎帮的老妈子,给男人洗衣做饭直到死!”

  竟然是这样吗?陆可心脊背阵阵发凉,若不是雷鸣挖眼留下她,她可就一辈子都见不到自己的孩子了。

  威虎帮是多么可怕的地方?震山虎又是多么可怕的人?可上官惠竟然能让震山虎保她不死,还能在所有场合来去自如,可见实力非同一般啊。

  看来报仇一事还不能急,得好好计划一下。

  “我先送你去医院!”陆可心说着,就要把雷鸣带往先前的那家医院。

  “不去那家医院,那里有震山虎的势力,我跟他断了关系,就不能在他眼皮子底下出现。”雷鸣深吸一口气,“打车吧,去其它医院。”

  就在这时,毛豆豆的车重新开了回来,六个孩子纷纷下了车,看到雷鸣瞎了一只眼,都哭着拥抱雷鸣。

  “雷叔叔……”

  毛豆豆无奈又惭愧的说,“孩子们拼命要回来,我实在是抝不过,不过我是确定这里安全了,才敢带他们过来……”

  来的也算是时候,陆可心并没有责怪,连忙将雷鸣扶上车。

  陆白泽眼泪汪汪的拾起地上的刀,望着刀尖上惨不忍睹的眼珠子,哭着问毛豆豆,“师父,雷叔叔的眼珠子还能装回去吗?”

  “不能了,已经被那个坏人踩碎了。”毛豆豆看着满脸是血的雷鸣,也忍不住落起了泪。

  刚才的一幕,她已经在附近看的清清楚楚,要不是雷鸣挖眼和震山虎断绝关系,陆可心已经被震山虎带走了。

  陆红羽恨铁不成钢的说,“雷叔叔,你不是很厉害吗?那些坏人明明不是你的对手,你为什么不打他们?为什么要伤害自己?”

  “坏人有枪啊。”陆可心摸了摸陆红羽的脑袋,“赶紧上车,防止坏人再回来。”

  “坏人再来,我用长鞭抽他!”陆红羽并不认为,枪里的子弹会比自己的鞭子厉害。

  “红羽,快上车!”陆可心急切的喊着。

  “不,我不上车,我要用鞭子抽坏人,替雷叔叔报仇!”

  其它人都上了车,就剩陆红羽在车外,陆可心想抱陆红羽上车,陆红羽却倔强的闪开,陆可心抓不到女儿,身上急的直冒汗。

  “红羽……叔叔也是个坏人。”雷鸣下了车,一只眼流着血,一只眼流着泪,亲自劝说陆红羽。

  “叔叔从小就被父母抛弃了,是那些坏人养育了我,我不得不跟着他们做坏人,要想做好人,必须按照坏人的规矩毁掉自己的一个器官,叔叔是自愿挖下眼珠子的,你不能找他们报仇,现在,叔叔已经彻底与坏人决裂了,你愿意原谅叔叔吗?”

  “愿意,当然愿意……”陆红羽哭着说。

  “既然愿意,就赶紧上车。”雷鸣指着车门邀请陆红羽。

  可就在这时,数十名身穿保镖制服的人忽然出现,为首的人便是陆长青。

  陆红羽以为又是坏人来了,随手抽出长鞭,大喊道:“你们这些坏人,谁敢上前一步,我抽的他粉身碎骨!”

  “我们不是坏人。”陆长青不顾一切的冲上前,“可心,发生什么事了?雷鸣怎么受伤了?”

  “哥……”陆可心像个孩子似的哭出声来。

  “可心,别难过,哥来了!”陆长青安排两个保镖先送雷鸣去医院包扎,自己紧拥着妹妹入怀,“谁欺负了你们?告诉哥,哥帮你出气。”

  “是一个黑帮老大,雷鸣的义父,算了,事情都过去了。”陆可

  心擦去眼泪,将六胞胎都叫到陆长青面前。

  没等陆可心开口介绍,陆长青便蹲下身,伸出宽大的怀抱,“孩子们,叫舅舅。”

  “舅舅?”

  “妈咪,我们有舅舅吗?”

  “为什么你从来没提起过?”

  “呃……”陆可心有些尴尬。

  陆长青更是尴尬,一想到自己险些害妹妹流产的事,便满心愧疚。

  “孩子们,舅舅曾经惹妈咪生气了,所以妈咪就……就离家出走了四年,这四年,害舅舅找的好苦啊,你们的妈咪可能怄气了。”

  “妈咪,这就是你不对了。”陆白泽大人一般的批评,“跟家里人记什么仇啊,何况他是我们亲舅舅哎。”

  “就是啊,妈咪,你不能这样对待舅舅的,害我们都不知道他的存在。”

  眼看孩子们的胳膊肘都拐向了舅舅,陆可心有些看不下去了。

  “咳咳,你们的亲舅舅啊,一心想让我打胎呢,我要是继续呆家里,你们早就……”

  “哎哎,跟孩子说这些干啥?”陆长青脸色难看之极。

  “大哥,什么叫……打胎?”陆金凤好奇的问陆白泽。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