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女主林婉男主安东华 > 第25章 断绝兄妹关系

第25章 断绝兄妹关系

  做人流?陆可心震惊的瞪大了双眼,她什么时候决定做人流了,即便她恨安东华,可孩子是无辜的呀!

  陆可心很想下床,想逃离医院,可她被打了麻药,全身瘫软无力,根本就动弹不得。

  “哥……”陆可心想和哥哥说,自己不愿意做人流,可嘴巴只喊出一个字,就完全麻木了。

  麻药的药性已经上来,陆可心的双眸不由自主的合上,两股清泪不甘心的滑落枕边。

  雷鸣,你要帮我,帮我保住孩子……陆可心在心里求助,随后便彻底失去了知觉。

  雷鸣似乎听到了陆可心内心的声音,慌忙道:“少爷,你不能这么做,你得问小姐自己的意思啊。”

  “不用问,她还小,她什么都不懂,如果真的生下安东华的孩子,今后将过的生不如死,安东华那个人渣,不会让她有好果子吃的。”陆长青扔了针筒,对身后的两名护士吩咐,“把她推到手术室。”

  “不可以!”雷鸣坚毅的身躯挡在病床前,“我答应小姐,会一直保护她,如果不是她自己的意思,你们别想动她的孩子!”

  “雷鸣!”陆长青恼怒了,“我才是你的雇主!”

  “那又怎样?我答应小姐的事情,就必须做到!”雷鸣不依不饶。

  “你被解雇了!”陆长青冷着脸指着病房门口,“马上离开这里,小姐不需要你的保护!”

  “你说的不算,除非小姐亲自解雇我。”雷鸣指着自己的胸口,掷地有声的说,“只要我雷鸣还有一口气,谁也别想动陆可心一个手指头!”

  陆长青知道自己不是雷鸣的对手,硬的不行,只能来软的。

  “雷鸣,你听我说,我这么做都是为可心着想,她才17岁,还未嫁人,不能做未婚妈妈,更何况,肚子里的孩子是安东华的,姓安的就是个没人性的禽兽……”

  “可小姐爱他!”雷鸣看了眼昏睡的陆可心,颇为伤感的说,“她常常在睡梦中哭,哭着呼喊安东华的名字,在你眼里,她还是个孩子,可对她自己而,这可能是一份难以忘怀的爱。”

  “她爱安东华?她不是被周书设计才和安东华……”陆长青紧拧着眉头,不敢相信雷鸣说的是真的。

  一旁的护士说,“陆总,就算你妹妹不同意,这孩子也不能再留,怀孕期间打麻药,胎儿一定会有影响。”

  “对,麻药已经打了。”陆长青无可奈何的叹气,“雷鸣,让护士推走吧。”

  雷鸣坚定的摇头,“等小姐醒来,让她自己决定,只要她说行,我绝不阻拦!”

  30分钟后,陆可心苏醒过来,以为人流已经结束。

  一眼看到陆长青,满带恨意的说:“没经过我的同意,你就给我打麻药、做人流,陆长青,从今以后,你不再是我哥,我要和你断绝兄妹关系!”

  “可心……”陆长青震惊又心痛,没想到那个孩子在妹妹心中的份量如此之重。

  “走开,我不要再见到你!”陆可心愤怒的大喊。

  “别激动,哥这就走!”陆长青连忙退出病房。

  妇产科门诊,陆长青推门而入,“刘医生,我妹妹不愿意做人流,可麻药已经打了,孩子会有影响吗?”

  “影响是肯定有的,但不一定都是最坏的,麻药会通过胎盘屏障进入孩子体内,会影响到孩子的生长发育,如果实在想要这个孩子,必须定期产检,一旦发现异常,立刻终止妊娠。”刘医生说着,深深叹了口气,“陆长青,你妹妹不愿意做人流,你非要逼着她做干嘛?那孩子好歹是一条人命啊!”

  “我知道错了,她现在非常恨我。”陆长青内疚之极,“那就定期产检吧……”

  病房里。

  雷鸣将孩子还在的消息告诉了陆可心,陆可心既意外又担忧。

  意外的是,雷鸣这个杀手,竟然不顾一切的为她保下了孩子。担忧的是,自己已经被哥哥打了麻药,孩子很有可能出现各种想像不到的状况。

  要是毛豆豆在身边多好,她是医学院毕业的,对妇产科相当精通。

  陆可心决定了,找机会向毛豆豆坦白一切,让毛豆豆知道,自己就是林婉的重生,毛豆豆一定会帮助她保住孩子。

  眼下,她必须马上离开医院离开陆长青,谁知道哪一天,陆长青又要给她做人流!

  “雷鸣,带我离开医院。”

  “好。”雷鸣无条件服从。

  陆可心没想到,此时此刻,自己最信任的人竟然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恶魔。

  陆长青回病房的时候,陆可心和雷鸣已经不见了,无论他打电话还是发信息,始终得不到二人的回复。

  他后悔极了,回到公司,动用一切力量寻找陆可心。

  ……

  三日后。

  安氏集团,总裁办公室。

  落地窗前,安东华负手而立。

  小陈逐一汇报这几日的调查结果,“安总,这把匕首很普通,生产厂家有很多,价格相当便宜,没有什么

  特殊来历。”

  没有?安东华有一丝失望。

  小陈接着汇报,“酒店监控,我调查过了,55天前的晚上,您的确在安氏酒店1118房入住,当时你好像喝醉了,神志有点不清醒,是林娇送你去房间的,不过没多久,林娇就匆忙离开了,似乎有急事处理。随后就有一个陌生男子把醉酒的陆可心送到了你房间,半夜时分,陆可心哭着跑开,而您……天亮后就跟没事人一样,照常到公司上班。”

  安东华身子一晃,险些站不稳,“你的意思,我真侵犯了陆可心?”

  小陈抹了抹额头的汗,“是的呢,我特意去问了收拾您房间的保洁员,她说,你破了陆可心的……处子身。”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