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女主林婉男主安东华 > 第22章 男模周书

第22章 男模周书

  哎喂,这是干啥?臭保镖想要干啥?

  她只是用一下美人计,可没打算让自己失身啊。

  “雷鸣!”陆可心用力推着雷鸣。

  可雷鸣的力气实在是大,她根本就没办法推开。

  就在雷鸣的唇差一点点靠近陆可心时,陆可心恼然的大喊,“你压我肚子了,想害我流产吗?”

  雷鸣一下子怔住了,意识到自己做的太过,慌忙起了身,狠狠扇了自己一耳光,“对不起小姐,我……我一时冲动……”

  陆可心被气红了脸,本想朝雷鸣发火,可又担心刚才的美人计会白使,努力挤了抹微笑,娇滴滴的说:“我不怪你,下次别这样就好。”

  这脸明明是被气红的,可在雷鸣眼里,却是因害羞而红,咽了咽口水,一脸认真的发誓,“我保证不会有下次,从今往后,我只会好好保护你,不会做任何伤害你的事。”

  美人计成功了!陆可心内心暗喜,深怕雷鸣再次做出过分的举动,立马起了身,“咱们该回去了。”

  ……

  二人刚走出坟地,便看到安东华和毛豆豆从同一辆车下来。

  他们果然在一起了!陆可心既难过又愤恨,转过头故意不看这两人。

  “陆可心!”安东华有些意外的走过来,“你怎么在这里?是来祭拜林婉母亲吗?”

  “我……你管得着吗?”陆可心推开安东华就要离开。

  “陆可心,我们好好谈谈。”安东华一把抓住陆可心的手腕。

  “放手!”陆可心厉声嘶吼。你个渣男!

  “你怎么了?”安东华不明所以的松开手。

  “雷鸣,我不舒服……抱我上车!”陆可心气喘的捂着胸口,妊娠反应又来了,再呆一秒她就会吐出来。

  雷鸣一个温柔的公主抱,将陆可心抱在怀里,径直走向陆家的车。

  “安东华,你认识她?”毛豆豆十分诧异,这不就是昨晚要喝红豆奶茶的女孩吗?

  “她是林婉的结拜妹妹。”安东华微眯着双眼。

  望着陆氏千金的车离开,心里极度郁闷,为什么陆氏千金总是这种态度对他,就像有着天大的仇恨。

  “林婉有结拜妹妹?我怎么不知道?”毛豆豆满脸狐疑。

  二人结伴走到陆纤芸坟前,发现坟前有一束新鲜的栀子花,清香四溢。

  “一定是陆可心送的。”安东华唇角微扬。

  “她竟然知道阿姨喜欢栀子花!”毛豆豆颇具醋意的嘀咕,“林婉跟我说过,她只有我一个好姐妹,她的秘密只有我一个人知道,可是陆可心为什么会知道?”

  无意中发现坟堆有条被扎死的小青蛇,毛豆豆尖叫一声扑到了安东华怀中。

  “没事,它死了。”安东华安慰了毛豆豆,一把抓起尖刀,剔去刀尖上的小蛇,眼神犀利的盯着尖刀打量。

  为什么这把刀这么眼熟?

  毛豆豆也看出来了,吃惊的说,“这把刀,与林婉自杀的那把一模一样!”

  “一模一样?”安东华仔细回忆了林婉‘自杀’后的情景,她手上握的尖刀,的确和如今的这把同款。

  是巧合吗?

  “安东华,我总觉得,林婉的死不是自杀。”毛豆豆小心谨慎的说。

  “你也这么认为?”安东华用纸巾擦去尖刀上的污渍,将刀放进衣袋里。

  不管这把刀和林婉的死有没有关系,他都要好好调查一番。

  “安东华,我的第六感告诉我,那个陆可心,不是林婉的结拜姐妹。”

  毛豆豆回忆到自己与林婉相处的种种情景,确定的说,“林婉一直很封闭自己,除了我,没有其它的朋友,那个陆可心才上高中,林婉早就大学毕业,林陆两家既不是亲戚又不是世交,她们俩怎么可能成为结拜姐妹?况且林婉也不是那种喜欢结拜的人,真要找人结拜,她第一个就会找我,怎么会找一个高中小女生?”

  安东华轻勾唇角,“或许是那个小女生要求她结拜呢?毕竟她们一个是服装设计师,一个是时装模特,两人互相欣赏也说不定。”

  “可我还是觉得不可能!”毛豆豆瞥了眼死去的小青蛇,再想到昨天放学后,陆可心异常的举止,便有了大胆的猜测,“安东华,有没有可能,陆可心喜欢你,想嫁给你,所以就设计除掉了林婉?”

  安东华沉眸,“没有证据,就不要妄下定论,陆家千金因林婉的死,对我有很大的仇恨。”

  “你确定那是仇恨?”毛豆豆凭着强烈的第六感,分析道,“我觉得,她看你的眼神很不一般,她很在乎你身边有其它女人,刚才故意推你一下,并不是因为恨你,而是因为你的身边站着我……”

  “毛豆豆!”安东华冷眼直视,这个女人也太会联想了。

  毛豆豆越想越觉得自己的感觉是对的,“安东华,我跟你说,学校有个男老师跟你长的很像,我把他错认成了你,陆可心当时就……”

  “就怎么了?”安东华眯着冷眸

  “就怀疑我喜欢……你……”毛豆豆有些不好意思的说。

  “胡扯!”安东华厉声警告,“毛豆豆,请你以后不要再胡乱语,没有证据的情况下,不要对陆氏千金进行人身攻击!你是林婉的闺蜜,她是林婉结拜姐妹,都是林婉生前最在乎的人,我希望你们和平相处。”

  “可是……”

  “没有可是!”安东华冷声打断。

  祭拜了陆纤芸之后,安东华一直冷着脸,直到返回安氏集团。

  “查查这把匕首的来龙去脉!”安东华将坟地捡来的尖刀交给小陈。

  ……

  一间幽暗的地下室。

  陆长青表情阴沉的把玩着手术刀。

  数名保镖合力抬来一个巨大纸箱,暴力撕开后,露出五花大绑的周书。

  “陆总,周书带到了。”

  陆长青双眸一冷,直接将手术刀抛了出去,深深的扎在了周书大腿上。

  “啊!”周书一声尖叫,跪地哀求,“陆总,有话好好说,我不知道我哪里得罪了你,还请明示。”

  “明示?”陆长青激动的起身,用力猛踹一脚,将周书踹倒在地,“自己想想,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肮脏事!”

  周书痛喊一声,哭丧着脸说,“我……我知道你是谁了,你是赌场五爷的人,不就欠了300万吗,我又没说不还,只要你放我回去,我立马把300万还给你们……”

  “竟然是个赌鬼!”陆长青又是一脚踹上去,愤愤的道:“不是这事,再想!”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