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都市之我为王陈东 > 第1649章 藏魔

第1649章 藏魔

  静。

  突然一幕,让全场鸦雀无声。

  道道惊恐地目光注视着无头尸体,喷洒的血泉,更像是重锤,狠狠地凿击在每个人的眼球上。

  嘭!

  咕噜噜……

  人头落地,滚动了几圈。

  却成为了全场唯一的声音。

  下一秒。

  “宰了他!”

  野蛮子中,一声怒吼骤然炸响。

  霎时间。

  七八个野蛮子直接面目狰狞的朝陈东扑杀过来。

  反倒是距离陈东最近的几个野蛮子,在目睹刚才陈东挥刀出手的一幕时,呆若木鸡的僵在原地。

  这群野蛮子都是域外夷族中的戎伍之士,陈东一刀挥出,展现出了远超在场村民的恐怖实力。

  擒贼先擒王!

  放在任何地方,都是真理。

  “阿狗小心!”

  老妪心惊胆颤的大喊道。

  话音未落。

  嗡!

  一股劲风骤然自陈东脚下升腾而起。

  陈东身形一晃,势如狂雷,挥舞着柴刀,直接迎向了扑来的野蛮子。

  刀光剑影,劲风呼啸。

  在众人视线中,陈东身形晃动,身后恍惚带起了几道残影。

  每一次挥刀,每一次劲风炸响,都会伴随着一声惨叫。

  眨眼间。

  七八个朝陈东扑来的野蛮子尽数停在了原地,而陈东也恍若鬼魅一般,直接伫立在了野蛮子们形成的包围圈之外。

  噗嗤……噗嗤……

  寂静中,一个个野蛮子的脖颈上伤口崩裂的声音显得格外清晰。

  一簇簇鲜血,喷洒而出。

  几个野蛮子同时倒在了地上,胸膛剧烈起伏,口鼻中发出“嗬嗬”声,没挣扎几秒,就彻底咽气。

  一切,都在呼吸之间。

  快到尸体倒地后,众人才猛然惊醒。

  恐惧,仿佛潮水,瞬间吞噬了在场每个人。

  这……真的是人?

  恐惧弥漫,在场的每个人再看陈东的眼神,都仿佛见鬼了一般。

  汩汩……汩汩……

  尸体脖颈间流淌出的血水,汇聚成一片,循着低洼,汇聚到了陈东脚下。

  陈东低头看了看脚下的殷红血水,眼中的血光更盛了,不过再度抬眼的时候,血光却尽数收敛,有的只是宛若黑洞般的漆黑深邃。

  嗡!

  身形一晃,陈东拎着柴刀,宛若死神一般,再度扑向了野蛮子。

  尖叫声、惨叫声……

  瞬间炸响全场。

  村民们惶恐后退,踉跄趔趄。

  野蛮子们更是如面鬼神,甚至连反抗的念头都没有,纷纷作鸟兽散。

  丢盔弃甲,惊恐逃窜。

  可陈东却仿佛鬼神,手中的柴刀俨然也成了死神镰刀,所过之地,伴随着惨叫声,一具具野蛮子尸体倒在血泊中。

  屠杀!

  一面倒彻彻底底的屠杀!

  血腥一幕,看得所有村民全都呆住了。

  一股恶寒,从脚底板直窜到天灵盖!

  之前野蛮子进村激起的血勇,此刻目睹着陈东收割野蛮子们的性命,也被浇得冰凉。

  “这,这是阎罗索命吗?”

  “他到底是哪里冒出来的?天呐,刚才我们居然还想着撵他走!”

  “老祖宗在上,我居然看到了野蛮子这般狼狈无助的样子!”

  ……

  一声声倒吸凉气的声音,在村民中此起彼伏。

  无人同情野蛮子此刻遭遇的屠杀,甚至有种恶气出口的畅快感。

  北域边疆上的百姓,常年忍受着域外夷族的欺压和碾杀,千百年累积下来的血海深仇,让村民早已经摒弃了对这些野蛮子的同情!

  大雪龙骑军和镇疆城,横压北域,铸成了天堑鸿沟。

  可挡得住百族大军,却难以挡住这些猥琐如过街老鼠的野蛮子。

  如果村子里不是有陈东这个外来客,今夜村子的下场,在场谁都再清楚不过!

  “赌,赌对了……”

  狗娃子激动地握紧了拳头,眼中精芒闪烁:“奶奶,咱们村子有救了!”

  老妪嘴唇颤抖了下,欲又止。

  这时,阿狼拖着受伤身躯,走了过来,担忧的打量了一眼老妪和阿狗。

  确认母亲和儿子没事后,他这才松了一口气。

  回头望着化身死神收割野蛮子性命的陈东,却相较于其他村民,更多了几分平静。

  他亲眼目睹过这个将死之人,是怎样起死回生的!

  再看眼前的一切,仿佛都变得理所应当了!

  惨叫声、惊恐声,越发衰弱。

  不过两三分钟,这一方天地,便安静了下来。

  空气中的血腥味,浓郁得让人作呕。

  .

  -->>

  地面的积雪,早已经被滚烫的鲜血融化,在火光照耀下,印出刺目殷红。

  不远处,几栋茅草房还在燃烧着熊熊大火。

  尸体凌乱的躺在地上,但更多的却是野蛮子的尸体。

  本来村民们和野蛮子的战力不在一个等级上,最初厮杀的时候,村民们的伤亡程度远超野蛮子。

  可随着陈东入场,局面彻底逆转!

  村民们簇拥在一起,目睹着地上亲人的尸体,悲戚情绪弥散开来。

  啪……啪……啪……

  直到一阵缓慢沉重的脚步声响起,才将众人从悲恸中拉了出来。

  众人纷纷循声看向脚步声传来的方向。

  火光照亮下。

  陈东身形略显佝偻,右手拎着柴刀,一步步朝着这边走来。

  鲜血染红了他全身,迈步前行间,不断的滴淌而下,右手中的柴刀,鲜血更是连成一条线朝地上流淌落下。

  浑身浴血,如鬼似修罗!

  这一幕,深深地刻在了每个人的记忆中。

  然而。

  不等众人迎上去。

  迈步朝众人走来的陈东,忽然嘴角翘起,露出了阴森狰狞的笑容,口鼻中发出“嗬”的一声。

  同时,右手缓缓地,举起了手中被鲜血染红的柴刀!

  这……

  众人心脏狠狠地抽搐了一下,一股难以喻的大恐惧,轰然降临。

  更有甚者,随着陈东举刀,下意识地往后退了几步。

  “孩子……你要干嘛?”

  老妪神色凛然,颤巍巍的上前,同时凄声呵斥道。

  阿狼和狗娃子两父子想要阻拦,却被老妪挣脱开了。

  众目睽睽下。

  老妪颤巍巍的朝陈东走来。

  饱经风霜的脸上,复杂不堪,浑浊的双目,始终凝视着陈东。

  距离越来越近。

  所有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陈东刚才的动作,只要不傻,谁都知道意味着什么!

  当老妪距离陈东还有两米远的时候,众人就感觉心脏仿佛要跳出胸腔一般。

  紧张、恐惧、忐忑……

  让这一方天地的空气都仿佛凝固,窒息的厉害。

  “你,要干嘛?”

  老妪脚步微微一顿,再次问道。

  陈东与老妪对视着,带着丝丝暗红的双眸,有些迷茫和不解。

  和老妪对视着,不知道为什么,那柔和的眸光,就仿佛冬日暖阳,让人格外舒服、平静。

  恍惚间。

  他脑海中浮现出了白天抵临门前乞食时,老妪的和蔼笑脸。

  铛啷啷……

  陈东右手一松,染血柴刀掉落地面。

  他眼中那不易察觉的暗红色快速退散,眼神再度变得懵懂如孩童,嘴唇嗫喏,发出沙哑的声音。

  “饿……”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