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都市之我为王陈东 > 第1646章 怎么……又跑了啊?

第1646章 怎么……又跑了啊?

  喃喃声,淹没在风雪中。

  陈东看了看身上的积雪,还有一个个刚才孩童们留下的雪脚印。

  他并未在意,抖落了下身子,抖下积雪,然后便撑着墙角缓缓起身。

  几个小孩的嬉闹敲打,别说他了,就算是寻常大人,也完全不会造成丝毫伤害。

  身上的伤势,已经完全恢复。

  以至于连陈东自己都惊心咂舌。

  他脑子里一片空白,是失忆了,却不是变蠢了。

  自己身上一定藏着什么秘密,否则根本无法解释清楚这恐怖的恢复力!

  当时那股粉身碎骨的极致虚弱,他到现在都记忆犹新。

  可这才多久?

  自己就完全恢复了!

  或许……找到了身上的秘密,就能找回自己!

  只是脑海中的空白,让陈东就仿佛无头苍蝇一般,在这北域雪原上,闷头乱转。

  这个村子,也是他苏醒后,看到的第一个人类村子。

  肚子早已经饥肠辘辘。

  口渴倒是能含雪化水,但肚子饿了就只能吃东西了。

  他进村也是想找点吃的,却没想到遇到了几个孩童的嬉闹敲打。

  陈东扶着墙壁,口鼻间呼出的气化作肉眼可见的白雾。

  很快,他就绕到了茅草房的正大门。

  隔着院墙,他眺望了一下茅草房内,隐约见到有火光跳动着。

  “有人吗?”

  陈东喊了一声。

  “谁啊?”

  茅草房内,传出一道苍老的声音。

  旋即,一个老态龙钟,裹着厚厚兽袍的老妪,颤巍巍的打开了茅草房门,朝着院门口走来。

  老人实在太老了,满脸褶子和老人斑,头发也是如同飞雪一般雪白。

  冰天雪地,寒意刺骨。

  让她每走一步,都仿佛是用尽了全身力气。

  “小伙子……有什么事吗?”

  老妪浑浊的眸光看着陈东,和蔼的笑着。

  陈东捂着肚子:“大娘,饿……”

  老妪浑浊的眸光看向了陈东身后,四处扫掠的同时,脸上却露出迟疑犹豫。

  半晌。

  她重新露出了和蔼的笑容,同情地说:“这冰天雪地的,饿肚子会死人的,进来吧。”

  说着,她便打开了院门。

  陈东跟着老妪走进了屋里。

  堂屋正中的火坑里燃烧着木柴篝火,热意滚滚,驱散着寒意。

  老妪先让陈东坐在篝火旁,又从厨房端来了两个白面馍,放在了篝火旁。

  “面馍有些凉了,先烤烤,不然伤胃。”

  陈东看着白面馍“咕咚”吞咽了一口口水,却还是点点头应了下来。

  这个过程中,老妪始终若有所思的盯着陈东。

  等到白面馍有些热了,待陈东拿起狼吞虎咽的时候,老妪终于忍不住问出了声。

  “小伙子,你叫什么名字啊?”

  陈东眼神恍惚了一下,呜咽着说:“阿狗。”

  “阿狗?”

  老妪笑了笑:“倒是和我家孙娃子一样的名,也是好名字,这冰天雪地的,贱名才好养活。”

  陈东闷头啃着白面馍,也不曾理会。

  老妪看着陈东狼吞虎咽的样子,眼神有些怜悯,但还是继续问道。

  “阿狗啊,你爹妈兄弟,或者家里人呢?”

  “不知道。”

  陈东啃完了一个白面馍,指了指脑子里:“大娘,我醒过来的时候,这里边就是空白的,什么都不知道了。”

  失忆了?

  老妪愣了一下,又问道:“那你是怎么走到这村子里来的?”

  “瞎走的,醒来后我又冷又饿,就在这雪原上乱走,然后就走进村子了。”

  陈东直不讳,一边说着,一边拿起了第二个白面馍。

  可他丝毫没注意到,说出这话的时候,老妪整个脸都变色了。

  “天呐!这雪原上苍狼遍地,猛兽横行,你一个人孤零零的又不知道路,竟然活下来了。”

  这不是她瞎咧咧。

  活到她这个岁数,深知这片雪白大地的残酷和险恶。

  生养在这一方天地的人,从孩童到成人,一步步成长的同时,对这大自然也是一步步的增长着恐惧和敬畏。

  所以她很清楚,陈东一个人还失忆的情况下,能活着走到村子里来,到底蒙受了多大的上苍眷顾。

  “吃吧,吃完再去睡一会儿,看你累得。”

  老妪似乎放下了警惕,看陈东的眼神,也柔和了许多。

  很快,陈东就拍了拍肚子,在老妪的带领下,进了一个房间,倒头睡在炕上没一会儿就打起了呼噜。

  只是迷迷糊糊中,陈东却被外边堂屋里的几句争吵声给惊醒了过来。

  “阿娘,你糊涂啊!怎么敢带外人进村,还让

  .

  -->>

  睡在咱家?”

  “是啊奶奶,万一是域外的那些野蛮子乔装进来的,一个不注意,那就是屠村了,这样的事情,大雪原上可不少!”

  面对两个男人的驳斥,老妪厉声道。

  “都给我闭嘴,人还在睡着呢,那小伙子不像是域外人的长相,我也打听了一下,就是闷头乱转碰巧进了咱村子的。”

  陈东缓缓睁开眼睛,有些迟疑。

  不知道为什么,他觉得外边的两个男人的声音,有些熟悉。

  疑惑中,外边突然传来了男人的怒声。

  “阿娘,这件事事关全村,可由不得你,我去把他赶走!”

  “死小子,你给老娘站住,那小伙在村里晃荡了一圈,怎么别家不赶呢?”

  “阿娘,这不一样,他在外边晃荡,别家不赶人,那是因为就是看着只是晃荡,不想惹事,等他自己晃荡走,他要是住在谁家,你看别家赶不赶人?”

  啪!

  睡房的门帘布被掀开。

  男人满脸怒意,气冲冲地冲了进来。

  一看到炕上睁着眼睛的陈东,四目相对,男人瞬间止步,瞳孔极速放大。

  “爸,你愣着干嘛?赶人啊!”

  随着询问声,又是一个年轻的男人走了进来。

  然后。

  房间里,再度归于死静。

  两个男人如出一辙,尽皆僵在原地,瞳孔极速放大。

  老妪慌忙冲了进来,拽住了两个男人:“你俩父子今天是要气死老娘不成?”

  话一出口。

  “啊!”

  父子俩同时一声尖叫。

  “狗娃子快跑啊!”

  中年男人尖啸道,一转身直接将老妪抗在了肩上,就往外冲。

  年轻男人一边跑,一边哭声质问道:“奶奶,我和我爸到底是你亲生的不?你咋捡了这么个大宝贝啊?”

  眨眼间,房间里就剩下陈东一人。

  他呆愣愣地看着还在晃动着的帘子布,眨了眨眼睛:“怎么……又跑了啊?”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