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陈东龙老 > 第1653章 为了他,万人唾骂又何妨?

第1653章 为了他,万人唾骂又何妨?

  嘭!

  副将粗暴的将叶玲珑扔在了魁罡战马面前。

  若是其他人,此时急行军的魁罡还会不屑一顾。

  可域内人,那就另当别论了!

  “该说不说,这个女人还挺漂亮的!”

  副将趴在战马上,俯瞰着昏迷中的叶玲珑。

  火光照亮下,叶玲珑一头长发沾染着白雪,脸色苍白,黛眉紧蹙,沾染着的点滴鲜血却是多了几分凄凉美感。

  “给你玩?”

  魁罡抬眼看向副将。

  副将顿时一哆嗦:“大人,末将知错。”

  “还有一口气,宰了扔在这,继续行军。”

  魁罡摆摆手,懒得下马查看。

  域内域外不共戴天,一个受伤垂死的女人,他并不介意直接送对方上路。

  至于怜香惜玉,他从没想过。

  锵!

  副将冷漠的拔出了战刀,刀锋闪烁着寒芒。

  正要挥刀落下呢。

  “且慢!”

  人群中一位大医喝止。

  “铁尔汗先生,什么意思?”

  魁罡拧着眉头,有些愠怒地看向发声之人。

  对方若不是匈奴大医,单是这一声阻止,就足够他反手拔刀,人头落地了。

  “魁罡大人,这女子不一般。”

  铁尔汗仿佛并未察觉到魁罡的怒火,急忙从战马上跳了下来,快步走到了昏迷的叶玲珑身旁。

  蹲下身后,用力抬起了叶玲珑的腰肢。

  然后伸手在叶玲珑的腰下,摸索出了一面令牌。

  定睛一看,铁尔汗神色一凛:“她是洪会的人!”

  说着,他便将令牌递送到了魁罡手中:“刚才这女子摔下来的时候,老夫就察觉到有什么东西掉下来,不过匆匆一瞥,也不敢笃定,现在有这洪会令牌在,也是能印证此女身份了。”

  “洪会……”

  魁罡捏着手中令牌,冷漠的神色终于有了丝丝波澜,嘴角轻扯,不屑地一笑:“那也不影响我宰了她。”

  “大人。”

  铁尔汗抱拳说道:“这洪会令牌的等级还不低,还请大人三思后行。”

  魁罡眼角跳动了一下,凝视着手中洪会令牌。

  他并不认识洪会令牌,但即使匈奴身居域外大雪原腹地,对洪会之名也如雷贯耳。

  寻常洪会成员,他不屑一顾。

  毕竟洪会三千六百门,门中成员如过江之鲫。

  但洪会高级成员,那就真得三思了。

  一方面得考虑斩杀后的后果,另一方面……洪会还是那个男人一派的。

  思忖片刻,魁罡心中有了决断:“组成一支十人队,将此女送往王庭,铁尔汗先生,烦请你简单为此女疗伤。”

  五分钟后。

  魁罡望着十人队消失在风雪中,也不再迟疑,叱喝一声,率领着队伍再次朝着域内狂奔而去。

  ……

  星月当空。

  辽阔的西南地域,却半点不太平。

  镇疆城与陈东的事情,狂风暴雨般席卷而出,受到最大震荡的,非西南地域莫属!

  人心思动。

  别墅内。

  周雁秋端坐在主位上,金丝眼镜装扮的斯文儒雅,却是在此刻面对着对面之人时,再无半点。

  有的,只有凝重和阴沉。

  “周总,这件事你真的可以考虑一下。”

  老者一身唐装,满脸和煦如风的笑容,似乎看不到周雁秋脸色一般:“陈东在镇疆城出了事,虽然下落不明,但据我所知,已经是十死无生,识时务者为俊杰,你和我家合作,以我家的底蕴,照样能保你荣华富贵,扶摇直上。”

  辞恳切。

  周雁秋却是扯起了半边嘴角,缓慢地摘下了眼镜,搓了把脸,又疲惫的揉捏着鼻梁。

  “这短短几天时间,真是累死我了。”

  “那是那是,想必这段时间,不止老夫一家登门了吧。”

  唐装老人笑着点头附和。

  陈东出事,西南地域却不得不发展,毕竟那一纸诏书悬在天穹之上,无人敢忤逆。

  但此一时彼一时。

  如今的发展,却让众人看到了足够的油水。

  定鼎西南,陈东一派无异是最最大的受益者。

  如今群龙无首,陈东麾下的各方势力,掌握的资源也各不相同,但周雁秋和周尊龙作为本土势力,无疑是最容易撬开的,体量摆在那,虽然小,却也最经不起动摇!

  “是啊。”

  周雁秋疲惫的感慨道:“我家主子一出事,多少小人想拉拢我这条狗呢。”

  浓浓自嘲,极致的贬低。

  若是被外人听到,绝对会惊掉下巴。

  商场豪雄,本土风云人物,何曾卑微贬低到了这种程度?

  但这话一出口,唐装老者脸上的笑容就消失不见,眼中郁气一闪即逝。

  周雁秋缓缓地端起了桌上的茶杯,目光上挑,看向唐装老者:“先生,应该懂我的意思吧?”

  唐装老者神色愠怒,凝视着周雁秋端起的茶杯,狠狠地一咬牙。

  端茶送客!

  什么意思,简直不要太明白。

  甚至……堪称无礼!

  “周雁秋,希望你不要后悔!”

  老者愤然起身,甩袖离开。

  嘭!

  房门被重重地关上。

  周雁秋靠在椅子上,目睹着紧闭的房门,摇头苦笑。

  “我赌输过很多次,一次输,次次输,一步步甚至连周尊龙那莽夫都不如了,一切都是那位当初我欣赏、挺拔的年轻人!”

  呢喃中,他的眼神变得飘忽空洞,陷入回忆中。

  “我每次的摇摆,都忘却了当初那位年轻人是如何给我眼前一亮的感觉的,这一次,我赌陈先生了,你一定能归来!”

  同样的一幕。

  也发生在周尊龙的家里。

  不过相较于儒雅的周雁秋,周尊龙的处理方式,更简单粗暴。

  “妈的,陈先生就算不在了,老子也不跟你们一群小人同流合污!”

  “老子周尊龙混了大半辈子江湖,人人都说我是草莽绿林,你们以为钱财能收买我,却忘了仗义多是屠狗辈!”

  “滚出去!来人啊,给老子打出去,去你妈的荣华富贵,我陈先生一定会回来!”

  ……

  天门山别墅。

  顾清影挺着大肚子,放下文件,靠在了椅子上。

  孕晚期让她疲惫不堪,身体承受疼痛的同时,还要强顶着处理各种事务,除此之外,还有忧心陈东的巨大压力。

  这对她而,每时每刻都承受着难以想象的重压。

  “少夫人,你去休息吧,这里我来。”

  龙老担忧心疼的对顾清影说。

  “我没事。”

  顾清影笑了笑:“这不处理不知道,现在我才知道,那个大傻子以前到底有多累。”

  “可孩子……”

  龙老还要劝阻。

  顾清影轻轻地抚摸了下肚子:“宝宝告诉我,妈妈要为爸爸加油!”

  笑容甜蜜温馨,可眸光却前所未有的坚定。

  看得龙老心中一阵无奈。

  顿了顿。

  顾清影抬眼说:“龙老,明天就是东方华尔街的一期竣工仪式了,正好借此机会,将我推出去了。”

  龙老瞳孔紧缩,思忖踌躇起来。

  东方华尔街一期竣工,确实是最好的推出新的代人的机会。

  明天,势必受到天下豪门和各方势力的关注。

  “少夫人,你真的决定好了吗,一旦上台,承受的可能还有万千骂名。”龙老沉重的说。

  顾清影莞尔一笑:“为了他,万人唾骂又何妨?”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