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陈东龙老 > 第1647章 屠村的野蛮子!

第1647章 屠村的野蛮子!

  夜幕降临。

  风雪哭嚎的宛若鬼哭,格外渗人。

  堂屋内,篝火跳动。

  人影映照在墙壁上,摇曳晃动。

  “阿狗,你慢点吃,慢点吃。”

  老妪一边摩挲着陈东的后背,一边和蔼的笑着。

  另一边。

  父子两,却缩在一角,相互依偎着,惊悚地看着眼前的一幕。

  回忆着当时遇到陈东时恐怖的一幕幕,父子两噤若寒蝉,宛若受惊的小鸡似的。

  如果不是老妪死命要回来,再加上眼前这人暂时表现的确实还算正常,他们父子两恨不得扛着老妪一溜烟跑出二百里地去!

  “爸,你真不打算劝劝奶奶?”

  狗娃子战战兢兢的问。

  “你还想你奶奶再把我另一边脸抽肿了?”

  中年男人侧了侧脸,幽怨的说。

  下午父子两扛着老妪往外跑,最终还是老太太勃然大怒,一耳瓜子接着一耳瓜子抽肿了中年男人的面庞,这才平息下来。

  “这家伙指定有点毛病啊!”

  狗娃子恐惧的看了陈东的一眼:“现在看着正常,可别忘了咱俩救他的时候,他是啥样子。”

  “是啊……”

  中年男人心有余悸的叹了口气。

  一个看似将死的人,竟然在几口水下肚后,活了!

  且这才多长时间?

  一身伤势尽皆消失不见!

  这完全了大家对大雪原的残酷环境的认知!

  就在父子两窃窃私语的时候。

  老妪冷冽的目光,随之而来。

  “你俩闭嘴!”

  父子两被呵斥的面红耳赤。

  中年男人咬咬牙,继续劝说道:“阿娘,这事真得好好考虑,咱们这是靠近在边疆线上,域外不少野蛮子溜过来,留宿外人,全村都不允许的。”

  “死阿狼,这冰天雪地的,你把他赶走,那就是在杀人!”

  老妪怒目圆睁,咬牙叱喝道。

  “他死也好过我们死!”

  中年男人罕见的没有退缩,迎着老母亲的目光怒视了回去。

  这话,很绝情!

  却是这片大雪原上的生存法则!

  如果自己家在更靠近域内的地方,他不会当着陈东的面说出这样的话。

  偏偏,这十几户人家形成的村子,就卡在域内域外这边疆界限上。

  域外野蛮子潜过边界线,乔装进入村子行凶作恶的事,屡见不鲜,那些野蛮子所犯罪行,更是罄竹难书。

  轻则杀人夺财,重则更是直接屠村烧村!

  就算陈东长着一张域内人的脸,这被称作“阿狼”的中年男人,也不敢冒险!

  笔笔血债,次次惨案,凿刻在这片雪原上的百姓记忆中的,同样域内人面庞犯事的,不在少数。

  更遑论,陈东是他和儿子救活的,也是他们父子两亲眼目睹诡异恐怖的事情在陈东身上发生的。

  房间里,气氛骤然凝固紧张。

  老妪眼中闪过惊诧之色,她没想到这次儿子对自己居然这么坚决!

  恰在这时。

  外边响起了嘈杂的吵闹声。

  “不好,村里人过来了!”

  孙子阿狗脸色大变,正要起身往外走。

  阿狼却抬手按住了儿子的肩膀:“你个屁娃子出去干嘛,我去!”

  说完,他起身深沉的看了一眼陈东和母亲,径直朝外走去。

  从头到尾,懵懂迷茫的陈东都在闷头啃着馒头,对于这一家三口讨论的事情倒是不关心。

  饿!

  很饿!

  肚子空空的感觉,让他迫切的想要填满。

  可不知道为什么,哪怕吃得再多,很快,饥饿感又再度袭来。

  不过随着中年人走出去,陈东的动作还是停顿了下来,抬头望向外边,充斥耳畔的嘈杂吵闹声,让他有些迟疑。

  “是我影响到你们了吗?”

  懵懂如孩童的问话,清澈的眼睛同时看向老妪。

  老妪挤出温和的笑容:“没事,孩子,吃吧。”

  “奶奶……”

  阿狗正要说话。

  老妪神色一正:“阿狗,你要记住,大雪原上很残酷,但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杀人更不能做!”

  “可是……”阿狗欲又止。

  老妪摇摇头,颤巍巍的起身朝外走去:“奶奶去和村里人说说,咱们这些人啊,祖祖辈辈在这大雪原上求生活,与天斗,与地斗,与百兽斗,但终究还是有点人情味的。”

  然而。

  就在老妪颤巍巍的走到门口,正准备推门的时候。

  “啊!”

  外边的嘈杂吵闹声,突然被一声无比痛苦的尖叫声压盖。

  紧跟着。

  砰咙!

  房门被撞开。

  .

  -->>

  刚刚出去的阿狼,此刻左胳膊插着一支箭矢,鲜血染红了半边身子,跌跌撞撞冲了进来。

  而外边,村民们也惊呼尖叫起来。

  “野蛮子!野蛮子过境了!”

  “该死!全村的老爷们,抄家伙和他们干啊!”

  “这群野蛮子,被大雪龙骑军打得就只知道干这些偷鸡摸狗的事情了吗?”

  ……

  “狗娃子,快带奶奶藏起来!”

  阿狼冲回屋里,强忍着左胳膊上的剧痛,提起了强弓和长矛,转身就往外走。

  老妪和阿狗都懵了。

  谁都没想到,原本该是他们和村民的冲突,居然突然来了一群野蛮子!

  “狗娃子,快带阿狗藏起来!”

  老妪当机立断,吩咐过后,转身就回到卧房,提出了一把生锈的刀。

  “奶奶!”

  狗娃子吓得急忙阻拦:“这群野蛮子,我去对付,奶奶你要藏好!”

  “奶奶还提得动刀,这群野蛮子进村,不和他们拼了,那就完了!”

  老妪挣扎着,可年老体弱,根本就挣脱不开狗娃子。

  与此同时。

  外边已经响起了马踏地面的轰鸣声,伴随着一声声马匹嘶鸣声,还有野蛮子特有的语吆喝声。

  透过半开的堂屋门,甚至已经能看到村民们簇拥着,悍不畏死的朝着野蛮子迎了上去。

  要么生,要么死,这是一场二选一的战斗,除此之外,根本就没有其他的选择!

  千百年的历史长河中,但凡有想过其他选择的人,最终都化作了一具枯骨!

  厮杀一触即发。

  喊杀声,惨叫声,骤然撕裂了夜幕的平静。

  也就在老妪和狗娃子僵持不下的时候。

  陈东放下了刚拿起的馒头,起身,迈步,朝外走去。

  一举一动,轻描淡写,甚至老妪和狗娃子都没有发现。

  他脸上无悲无喜,只是眼神却在迈步前行中,渐渐地变得冷厉……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