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陈东龙老 > 第1644章 父亲,妻子!

第1644章 父亲,妻子!

  朝阳初升。

  将群山都镀上了一层金辉,雾气氤氲,虫鸣鸟啼。

  可今日,却再无往日的宁静祥和。

  清晨清新的空气中,夹杂着一股浓郁到让人作呕的血腥味,远处山林中一些胆子大的野兽已经急不可耐的循着血腥味朝着李家庄园汇聚而去,晶莹粘稠的涎水流淌了一路。

  清晨的李家,一片死静。

  山门早已经崩塌成了废墟,一眼循着望进去,更能看到一座座坍塌成废墟的建筑,破败不堪。

  汩汩……汩汩……

  血水汇聚在低洼处,朝着更低洼处流淌而去,这声音,也成了巍巍李家庄园内,唯一的声音。

  昔日门阀李家,却是在这清晨,血腥味冲天!

  几头流着涎水的猛兽,抵临破败的山门前,张望了一下,便难以克制肉食果腹的冲动欲望,一声低吼,直接冲进了破败的李家庄园。

  很快,猛兽嘶吼声,还有撕咬咀嚼的声音,便彻底打破了庄园内的死静。

  层峦叠嶂的山林中,三道身影缓缓前行。

  身后传来猛兽嘶吼声。

  陈道君侧目斜睨向陈道临:“道临,你该回风波古城了。”

  “东儿未归,我也不归!”

  陈道临目光决绝坚定。

  “你是陈家家主,家主训,理智、刚毅、决断,你都忘了?”

  陈道君脚步戛然一顿,斥责道:“这不是你意气用事的时间,陨落的守墓人,伏诛的门阀李家,现在已经足够了,而你该冷静下来,回到风波古城,去做你该做的事!”

  语若寒霜,周遭的气温仿佛都骤降了一大截。

  不远处的山林中,又是几声猛兽长啸嘶吼,惊飞周遭山林中的飞鸟。

  旋即。

  周遭归于死静。

  陈道临与陈道君对峙着,互不相让。

  姜六爷置身一旁,感受着两人凌冽如霜的气势,也是一阵焦灼头大。

  一位是陈家家主,蓄威几十年。

  一位又是陈家老祖,存活悠长岁月。

  二者有差距,但此刻,其中的差距并不大。

  更关键是,饶是姜六爷有心劝阻,也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理智确实是陈道临该回去做该做的事,但摆在眼前的却是血脉骨肉的杳无音讯。

  姜六爷扪心自问,如果是姜麒麟出事,他或许和陈道临的反应相差无几!

  有些东西,永远是能够超过理智的!

  “冷静?理智?做我该做的事?”

  陈道临忽的冷笑,打破了死静,神色骤然决绝狰狞起来:“二十几年前,我就因为这些理智和冷静,抛妻弃子二十几年,为人夫,我不合格,为人父,我更不合格!如今……兰儿就在天上看着!”

  “风波古城内的一切,已经步入正轨,就算我不参与其中,也足够有序运行,老祖宗,答应你的事,我做到了,现在……我该去做好一个父亲了!”

  语中带着浓浓愧疚,最后的话,愧疚席卷,到了最后,陈道临仿佛被掏空了力气,声音都变得萎靡沉重。

  却……坚定决绝!

  “你……”

  陈道君脸色涨红愠怒,望着陈道临离开,双手握拳,手背青筋凸显。

  直到陈道临的身影彻底消失在了山林中。

  陈道君才咬牙切齿的从口中吐出斥骂声:“这个……孽障!”

  “那不也是老陈家的种,上梁不正下梁歪嘛?”

  姜六爷怪笑着说道。

  陈道君额头挤出几条黑线,凝视着姜六爷:“姜老六,你家列祖列宗也不敢这么打趣我。”

  “瞎说!”

  姜六爷眉头一挑:“我这下梁是歪的,我列祖列宗肯定上梁不正,我都敢,我姜家列祖列宗怎么不敢?”

  陈道君:“……”

  半晌。

  他沉声道:“守墓人和李家伏诛,接下来就看天下豪门和各方势力,还有那些个世外人是什么反应了,若是再不知收敛,那你随我一起灭下去!”

  杀意凛然,辞铿锵!

  一瞬间,一股凌冽气劲,涤荡而出,直接将周遭山林树木,尽数拦腰斩断。

  ……

  天门山别墅。

  龙老疲惫不堪的坐在书房书桌前,摆在面前的是垒砌如山的各种资料。

  陈东突然出事。

  西南地域暗流汹涌,这短时间内,已然让他嗅到了危险味道。

  罗斯柴尔德交底,鼎力相助,可也仅仅是罗斯柴尔德而已。

  当初定鼎西南的过程,和天下豪门、势力们一点都不友好,其中不乏有咬牙隐忍、暗恨者存在。

  西南定鼎,天下豪门和各方势力想要撤走也无可能。

  一纸诏书,就将他们之前的布局,彻底钉死在了西南地域。

  发展是必须要发展的,但陈东在的时候,是鼎泰和麾下一众

  .

  -->>

  附庸追随者,一起鲸吞天下豪门和各方势力的血。

  可陈东一出事,对西南地域的各方势力、家族而,俨然是个千载难逢的机会。

  一鲸落万物生,不外乎是这个道理!

  暗地里不知道有多少人想要从西南地域这诺大土地上,狠狠地撕咬走一大口肉呢!

  这短时间内,如果不能尽快稳固局面,后果难以想象。

  为此,龙老甚至不顾诸葛青、赵破虏等人的伤势,将众人尽数召回,甚至从诸葛世家、张楚两家调集精英过来,在陈道业等一众陈家昔日掌权者的全权指挥下,尽全力稳固局面。

  但,最关键的“代人”,依旧是最让人头疼的问题!

  也是最迫在眉睫需要解决的事情!

  没有一位有分量的代人推到台面上,这一个个势力和家族,在外界看来,不过就是游走的恶狼而已。

  危险是有,害怕也会害怕。

  可散漫的恶狼,终究难以形成让人无力生出异样心思的大恐惧。

  代人,就是恶狼中的头狼!

  陈东在,以陈东之名,裹挟各方大势,就足以横推西南。

  现在,代人不需要有横推西南的大势,但必须有人站出来,告诉众人各方势力依旧凝聚在一根绳上,起码稳固局面还是能够达到的。

  叶玲珑是最好的选择,偏偏这个节骨眼,却突然失踪。

  龙老处理完一份文件,疲惫的靠在了椅子上,下意识地拿起烟盒,却空空如也。

  旁边的烟灰缸里堆砌着高高的烟头。

  疲惫至极,龙老也懒得唤人送烟进来,在烟灰缸里挑挑拣拣,找到了一个还有一截的烟头,然后掉在嘴上,点燃,狠吸了一口。

  烟雾缭绕,疲惫似乎也在尼古丁的作用下,缓解了一分。

  砰!

  突然,书房门被人蛮横撞开。

  孟婆慌张地冲了进来:“龙老,顾小姐回来了!”

  什么?!

  龙老腾地一下站了起来,嘴角烟头掉在了地上,睚眦欲裂:“她怎么回来了?她不该回来!少爷的初衷不是这样,少夫人……”

  不等龙老往外走。

  外边已经响起了范璐的劝阻声。、

  紧跟着,一道倩影出现在了书房门口。

  “我男人失踪了,我该回来替他守江山!”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