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陈东龙老 > 第1642章 他是自己杀了自己!

第1642章 他是自己杀了自己!

  话音刚落。

  天地间,骤然陷入了诡异的死静中。

  就仿佛一切在瞬间被定格了一般。

  空气,也在这一刻猛地变得粘稠厚重起来。

  这一切的变化,尽皆让姜六爷眼睛一亮。

  以他的实力,自然不会被这变化影响。

  但……他清楚,这就是无锋的第二个效果显现!

  嗡!

  毫无征兆的。

  铺天盖地的黑暗,突兀出现,犹如大手,瞬间拂走了光明。

  即使是陈道君、姜六爷和守墓人,也在黑暗降临的瞬间,猛地“失明”。

  无关乎夜视的能力,而像是赤裸裸的剥夺视觉!

  “该死!”

  极致的黑暗中,守墓人咬牙切齿的怒骂了一声。

  与此同时。

  陈道临依旧伫立在原地,宛若雕塑般,一动不动。

  强烈的窒息感,汹涌而来。

  置身黑暗,让他窒息到就感觉死亡就在下一秒。

  耳畔回响的“鬼哭狼嚎”,更是直入魂魄,让他心烦意乱,难以平静。

  烦躁、凶戾的情绪,随着哭嚎声,越发强烈。

  陈道临甚至没有理智去思索其他,在这种黑暗烦躁的空间内,就感觉一个劲的往下沉,仿佛要坠入无边深渊。

  本能驱使着他想要求生,可这个念头越是疯长,就越是烦躁、暴戾……

  “噗!”

  突然,陈道临身躯猛地一震,一口鲜血从嘴里喷了出来。

  只是这一切,因为黑暗的降临,他本人并不知晓,甚至陈道君、姜六爷等人,也仅仅是听到声音而已。

  锵锵锵……

  一阵金属嗡鸣音响起。

  刺耳无比。

  不似剑鸣、刀吟,更像是金属刮擦金属发出的那让人牙酸的声音。

  却在出现的瞬间,压制住了守墓人激进高亢的萧声。

  几乎同时。

  萧声也再度猛地提升了一个音调。

  金属声和萧声,瞬间形成了对抗局面。

  不过寥寥几秒钟时间。

  两种音色,却是杀了个有来有回,金属刮擦声再度压制住了萧声。

  “呵,守墓老鬼,明知无锋于你是无敌,何苦垂死挣扎?”

  陈道君的戏谑笑声,突然响彻在这无边黑暗中。

  话一出口。

  激进高亢的萧声猛地拉扯出了一道悠长尖利的声音,似乎是在驳斥陈道君的戏谑。

  与此同时。

  伴随着金属嗡鸣音。

  黑暗中,陈道临浑身抖动的幅度却在快速地变弱。

  不过几个呼吸,身躯就已经完全处于静止状态。

  而在他的脑海中,原本的黑暗,此刻猛地出现了一簇光亮。

  光亮很微弱,出现时,不过米粒大小,却在短时间内,极速放大。

  明明是很难听且让人牙酸的声音,此刻灌入陈道临耳畔,却仿佛一只无形大手,悄无声息的抚平着陈道临暴戾、烦躁的情绪。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

  当陈道临脑海中的光亮绽放到如同磨盘的时候。

  一道亘古苍凉的声音,蓦然在他脑海中炸响。

  “吒!”

  嗡!

  一字如雷音。

  如磨盘大小的金光,在这一瞬间,轰然暴涨,宛若烈日高悬。

  隐约间,一柄遍覆龙鳞的金色巨剑,自金光中若隐若现。

  而陈道临波澜起伏的心境,也在这一瞬间,轰然平静下来。

  “我……这是怎么了?”

  陈道临唇齿轻启,仿佛是用尽全力,挤出了一句沙哑的话。

  轰隆隆……

  地面骤然震荡起来。

  笼罩天地的黑暗,也在这个过程中,快速退散。

  金光快速地涌现出来。

  最先显现在视野中的,是高耸入云的“人祖坟”和墓碑。

  紧跟着,陈道临等人的身形也在光亮中显现出来。

  更让人瞠目结舌的是,突然出现的金光,并不是来自其他地方,也不是来自最初迸现金光的无锋重剑,而是……来自“人祖坟”和墓碑!

  巍峨高耸的“人祖坟”和墓碑,此刻正荡漾出一圈圈涟漪,迸现着夺目金光。

  惶惶之威,浩浩荡荡。

  刹那间,坟、碑仿佛夺走一切,成为了这天地间的唯一。

  “啊!”

  被森罗绝狱控制的陈道临,此刻猛地仰头发出一声大吼。

  再度低头的时候,他的胸膛剧烈起伏着,口鼻中发出宛如扯风箱的粗重呼吸声,苍白的脸上尽是恐惧,胸腔衣衫更是早已经被口中吐出的鲜血染红打湿。

  刚才的一切,历历在目,让陈道临惶恐心悸到了极点。

  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来”的,但他笃定

  .

  -->>

  继续在那种状态中沉沦下去,他压根就撑不了多久!

  那股源自四肢百骸的酸软虚弱感,就是最好的证明!

  甚至,他此刻隐约感觉到自己的血液,都少了一部分!

  这种感觉很微妙,但确实存在。

  只不过随着他此刻苏醒,这种感觉却是在快速退散!

  嘭!

  几乎同时。

  守墓人佝偻的身躯猛地一震,手中玉箫毫无征兆的,应声炸裂。

  四撒零碎的碎玉片,宛若花瓣飘零落下。

  时间在这一刻,仿佛都被慢放。

  守墓人满是岁月痕迹的老脸上,尽是恐惧和不甘。

  踉跄后退的同时,瞳孔快速放大,仿佛癔症了般,惊恐地呢喃道:“不可能的,不可能的,不可能的……”

  “就这么出来了?”

  姜六爷不敢置信地望着远处的陈道临。

  在这之前,他从来没想过有人会这般轻松的从“森罗绝狱”中脱离出来。

  看似简单的一招,却是守墓老人一族的秘笈,是守墓老人八百年的功力!

  而陈道临呢?

  陈道君背负着双手,一步上前,舌绽春雷。

  似在回应姜六爷,也似在回应守墓人。

  语气凌冽,霸道睥睨。

  “狗终究是狗,就算成了精,那也只是看大门的狗!”

  “啊!”

  守墓老人突然仰天长啸起来,一头白发迎风乱舞,状若疯魔。

  磅礴浩荡的气劲,此刻更是从他身体里宛若决堤一般,轰然爆发,形成一道道气劲龙卷,直上苍穹。

  气劲环绕中,守墓老人蓦地低头,怒视陈道君。

  “道君,想杀我,那也得有你陈家一人垫背!”

  下一秒。

  轰轰轰……

  十几道龙卷气劲,轰然当空倒卷,俨然化身十几条气劲苍龙,铺天盖地的朝着陈道临碾压而去。

  而守墓人更是一马当先,势如雷霆闪电,带起大片残影,一跃至十几条气劲苍龙最前方,决然赴死般冲向了陈道临。

  “死!”

  电光火石间,陈道临神情凶戾,猛然拔起无锋重剑。

  大片大片金光自无锋之上宣泄而出。

  轰!

  一瞬间,陈道君凌空跃起,手持无锋,横在空中,宛若流星,带起长长的金光匹练,冲向了守墓老人。

  轰隆!

  两人撞在一起的瞬间,一团金光蘑菇云冲天而起。

  守墓老人在碰撞到无锋重剑的瞬间,直接四分五裂,血肉漫天洒落。

  砰咙!

  陈道临落到了地面,单膝跪在地上,任凭头顶血肉洒落,只是他眼神却忽明忽暗,有疑惑,也有震惊。

  天地寂静。

  陈道君背负着双手,不屑地嗤笑了一声:“看门狗不忠,主子定不会留!”

  而他身后的姜六爷,此刻却呆若木鸡。

  望着漫天洒落的血肉,怔怔失神。

  他从未想过这场战斗会这么快,会结束的这么猝不及防。

  没有滔天骇浪般的动静,更没有你来我往死斗纠缠……

  一切从最初陈道临和守墓人交手的时候,还像点样子,随着守墓人一招“森罗绝狱”后,一切都变得荒诞简单了起来。

  八百年的存在!

  不该弱到此般境地。

  偏偏,细究内因,姜六爷又觉得情理之中,看漫天洒落的血肉,不禁多了几分怜悯。

  “他是自己杀了自己!”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