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陈东龙老 > 第1574章 天狼武道身异变

第1574章 天狼武道身异变

  大殿内。

  惜星的癫狂窘态,让禀报的士兵瞠目结舌。

  这……真的是我大匈奴的女王?

  声声嘶哑尖啸声,回荡在大殿内。

  惜星整个人都处于抓狂状态,不顾殿外风雪呼嚎,顶风冒雪的冲了出去。

  风雪下,她的长发上覆盖着点点森白,绝美的容颜上却是近乎癫狂的偏执,一双美眸,却是泛着血丝,噙着泪。

  诺大匈奴。

  她偏爱阿蛮,原因很多。

  因为心存怜悯,也是心中格局,当然……也有那个男人的点点关系。

  孩子是未来,她想彻底改变匈奴,废除奴隶制就是第一步,而其中的幼奴,更是被惜星深恶痛绝。

  阿蛮是一个孩子,但在惜星心里,却是匈奴,乃至域外这茫茫大雪原上的无数孩童的缩影。

  如果阿蛮被掳走,那匈奴的未来……在哪里?

  ……

  “杀!”

  “杀!”

  “杀!”

  一声声冲霄震天的喊杀声,回荡在匈奴王宫的夜空之上,似要掀得风雪倒卷,声势骇人。

  广场上。

  无边无际的人潮,仿若百川归海般外汇聚到广场上,兵甲森寒,杀意滔滔,尽皆蜂拥向全场唯一的焦点——陈道君!

  轰,轰,轰……

  磅礴浩荡的气劲,不断从陈道君身上宣泄而出,恍若大岳横推,摧枯拉朽的将眼前涌来的匈奴士兵掀飞出去。

  惨叫、嘶吼,夹杂在杀意浩荡的喊杀声中。

  但面对陈道君,这等惶惶大势,却显得羸弱不堪。

  无人能挡!

  陈道君一手怀抱着阿蛮,浑身气劲滔天,闲庭信步,缓缓前行。

  头顶的风雪早在气劲汹涌下,消失不见。

  陈道君的面庞也露出了老态,黑发早已经变成了斑驳银发。

  “伯伯,你……变老了?”

  阿蛮双臂紧紧环绕着陈道君的脖颈,大眼睛盯着陈道君,满是迷惑不解。

  对陈道君的变化,阿蛮感受的比任何人都直观深刻。

  很难想象,一个中年人,会在这短短时间内,变得老态龙钟。

  “叫大爷……”

  陈道君冷峻的面庞上,露出一抹温和笑容:“我是你陈东叔叔的伯伯。”

  阿蛮愣了愣,却并未呼唤,而是侧过头,背对着前方的万万匈奴军,含泪注视着身后大殿内盘坐的空空大师。

  杀戮继续,喊杀震天。

  无数尸体横亘广场,血流滚滚。

  空气中,弥散充斥着浓郁到让人作呕的血腥味。

  眼前的一切,恍若炼狱。

  但诡异的是,空空大师的诵经声,却从未断绝。

  明明很轻,明明只是喃喃自语,却恍若大雷,清晰地炸响在广场上的每个角落,掩盖了所有的动静。

  轰隆隆……

  苍穹上,一阵阵滚雷声突兀出现。

  厚厚的黑云,于夜色中,悄然而至,层层叠叠,朝着匈奴王宫镇压下来。

  那种极致的大压迫,在出现的瞬间,便被整个匈奴十三城的生灵清晰感知到。

  一直诵经的空空大师,缓缓睁开双眸,绽放出两簇金芒。

  他缓缓抬眼,瞩目向黑云压顶的天空,隐约能够看到一道道雷霆闪电,在黑云中若隐若现。

  “道君,你没多少时间了!”

  戏谑的调侃,清晰地落到了陈道君耳畔。

  一直前行的陈道君,脚步终于停顿了一下,仰头看了一眼天穹夜幕上的变化,冷峻的脸上浮现出不屑。

  他嗤笑了一声:“聒噪!”

  空空大师神色一窒:“你还是这么狂,狂到无法无天!”

  “老子谋划的,就是要干翻这苍穹,不狂他狂谁?”

  陈道君回头,目光与空空大师的双眸交汇。

  刹那间。

  陈道君双眸中绽放出两团森白的寒芒,他的斑白银发,也随之起舞。

  空空大师猛地一震,瞬间就感觉惶惶大狱“轰”的撞了过来,脸色急剧苍白,口鼻中瞬间流淌出鲜血。

  下一秒。

  他的气势萎靡下来,身形佝偻,仅仅依靠着合十双手的手肘勉力强撑着,才没有倒下。

  “贫僧一直将你当

  .

  -->>

  做唯一对手,却不曾想,贫僧年轻了。”

  空空大师凄然一笑,双眸再度合上,无悲无喜,继续诵经。

  这话若是被旁人听到,绝对会当场坐蜡。

  一个百多岁的老僧,居然冲着一个明显看着比自己年轻的人,自嘲自己太年轻?

  见空空大师闭目,陈道君也转头,将视线落向了眼前一望无垠的人海。

  下一秒。

  他再度抬脚,向前。

  “芸芸众生,不过蝼蚁,尽皆棋子。”

  唇齿轻启,喃喃自语。

  随之,陈道君的左手一挥,浩荡气劲瞬间化作肉眼可见的蟒龙,咆哮着直接冲向了前方的匈奴大军。

  轰鸣炸响,犁庭扫穴。

  在一片惨叫声中,硬生生的推出了一条几十米的空白区域,残存的也只有断臂残肢和殷红刺目的鲜血。

  与此同时。

  匈奴十三城,随着黑云笼罩匈奴王宫,雷霆隐现,极致的大压迫,也随之笼罩在了整个匈奴十三城上空。

  因为匈奴全军的调动,十三城百姓早已经蜂拥上了街头,此时感受到从天而降的大压迫,无不汗毛伫立,体若筛糠。

  “今夜的匈奴,到底出什么事了?”

  “全军回调王城,这诺大的黑云雷霆压顶而来,天狼在上,匈奴灾劫降临了?”

  “跪求天狼,庇佑匈奴子民!”

  ……

  一个个匈奴百姓惶恐不安,身体难以承受大压迫,恍若秋风扫麦苗般,一片片的匍匐跪地。

  周遭也不断响起牲畜惶恐不安的尖啸声,无比刺耳。

  甚至在匈奴十三城附近,游走在黑暗中捕食的凶兽,此时也尽皆匍匐在地,仰天长啸悲鸣。

  而在另一边。

  匈奴王宫,天狼院内。

  气氛肃杀,一个个匈奴士兵严阵以待。

  随着惜星一声令下,匈奴全军驰援王城,唯独这身处王宫内的“天狼院”是个异类,无人驰援,尽皆按兵不动!

  这是这些士兵进入天狼院担任护卫时,接受的第一条禁令!

  哪怕外界已经兵临城下十三城,但他们也要止步天狼院,誓死捍卫天狼院内的一切。

  即使天狼院内那些未来的国之砥柱,已经冲出了天狼院,但他们,不能动!

  静谧压迫中。

  放置七十二座天狼武道身的密室内,此时大门紧闭,密室内静悄悄的,恍若一墙将这密室与外界的山呼海啸,隔绝成了两个世界。

  突然。

  七十二座天狼武道身的天狼狼首,毫无征兆的,狼眸中突然迸射出道道血芒,刹那间,将整个密室,渲染成了血海一般。

  随之……七十二座天狼武道身同时震颤了起来。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