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陈东龙老 > 第1572章 全军回撤,拱卫王庭

第1572章 全军回撤,拱卫王庭

  凛然霸道的声音,回荡大殿。

  陈道君与空空大师对视着,二人身上尽皆气势雄浑,浩浩荡荡,互不相让。

  时间,在这一刻仿佛定格一般。

  空空大师眼神有些飘忽,双手渐渐合十在胸前。

  “大国师……”

  阿蛮泪婆娑的哀求着空空大师,奶声奶气,却让人闻而生怜。

  下一秒。

  陈道君咻然脸色大变,浑身气劲更是猛然一震。

  电光火石间。

  空空大师脸上骤然浮现决然之色,合十的双掌却是瞬间摊开,掌心向内,悍然一掌拍在了自己胸前。

  嘭!

  气劲涤荡,声音如擂鼓。

  “噗!”

  空空大师喷出一口鲜血,脸色惨白,踉跄后退了三步,双膝一软,重重地单膝跪在了地上。

  “大国师!”

  突然的一幕,吓得阿蛮一声惊叫,从陈道君怀中挣扎着跳到了地上,蹒跚扑到了空空大师面前,紧紧地抱着大国师:“呜呜呜……大国师,你疼不疼啊,都流血了,你怎么这么傻啊?”

  一边心疼的哭嚎,她一边抬手擦拭着空空大师嘴角的鲜血。

  是啊!

  怎么这么傻?

  陈道君看着单膝跪地的空空大师,瞳孔不禁紧缩。

  刚才的一幕,太出乎他的预料了!

  而且眼前的空空大师气势萎靡了一大截,俨然刚才的一掌让他受伤不轻,绝对不是“作秀”而已!

  这老秃驴,难不成真疯了?

  耳畔回响着阿蛮的哭泣声。

  空空大师慈祥的低眉看着面前的阿蛮,染血的嘴角和蔼一笑:“因为贫僧答应过小阿蛮啊,阿蛮不哭。”

  神色和蔼,语气温和。

  宛若长辈宠溺晚辈一般。

  阿蛮的哭声戛然一顿,泪眼懵懂的盯着空空大国师。

  “阿蛮不是想去找叔叔吗?”

  空空大师和蔼一笑:“现在,就可以让这位带你去见叔叔了。”

  说着他抬手将愣神的阿蛮往后推了一步,同时仰头看着陈道君:“贫僧被你打成了重伤,现在你可以带走阿蛮了,记住不要伤害她,她只是想去找陈东,是你自己说的这天下谁都挡不住你,希望你不要食。”

  “老秃驴,你倒是突然就有了佛家悲悯之心。”

  陈道君忽然觉得有些好笑。

  “阿弥陀佛!”

  空空大师双手再度合十,盘坐在了地上,闭上眼睛,宝相庄严,不再语。

  “老秃驴,看在你放手阿蛮,我奉劝你一句。”

  陈道君走到了阿蛮身旁,俯瞰着面前盘膝而坐的空空大师:“多行不义必自毙,助纣为虐,恐堕阿鼻地狱,万劫不复,苦海无边,回头是岸!”

  说罢,他俯身抱起阿蛮转身就朝外走去。

  闭目的我空空大师猛地睁开双眸,两束精芒炸射:“你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七十二座天狼武道身参悟的可好?”

  陈道君脚步一顿,冷冽一笑。

  空空大师眸光深沉,有些诧异,旋即又沉凝着说:“贫僧一心只为武道!”

  “所以你是个武疯子!”

  陈道君不再停留一,浑身气劲一股,怦然撞开了大殿大门。

  风雪呼嚎着席卷进了大殿,吹拂在陈道君和阿蛮身上。

  只是殿外,却早已经篝火连片,灯光明亮如白昼。

  一列列兵甲屹立在殿外空地上,兵甲森严,火光、灯光印照在兵刃上,折射出渗人刺骨的寒光。

  即使以陈道君的视角,一眼望去,也难以看到边际,少说也有上万人!

  “倒是训练有素,这么快就集结了万人部队!”

  陈道君戏谑一笑,刚才和空空大师对峙的时候,他就已经察觉到了动静,更遑论,他披星戴月的赶来匈奴十三城找空空大师,以如今匈奴的防护程度,就算他顶着夷族人的脸皮,也很难让匈奴放松警惕!

  “魁罡大坏蛋!”

  阿蛮依偎在陈道君怀里,粉嫩嫩的手臂环抱着陈道君的脖颈,眼角挂着晶莹的泪珠,惊惧的望着万人队最前方的身影。

  “阿蛮怕吗?”

  陈道君看了一眼宛若鹤立鸡群般屹立在队伍前方的魁罡,转头问阿蛮。

  “嗯。”

  阿蛮点点头,小鼻子抽泣了一下,又倔强的说:“但阿蛮想去找叔叔。”

  “哈哈……那侧过头去,就不怕了!”

  陈道君仰头笑了起来,抬手宠溺的在阿蛮小鼻子上刮了一下。

  随着阿蛮转头,面向身后,眸光却是与殿内盘坐的空空大师交际在一起。

  这一交际,空空大师露出了微微的笑容。

  下一秒。

  轰!

  磅礴浩荡的气劲自陈道君脚下悍然爆发,席卷而上,宛若瀑布倒卷,

  左右横推五米后,直接冲霄而起。

  惶惶如狱的霸道威势,宛若泰山压顶,轰然从陈道君身上爆发出来,当空镇压在魁罡率领的万人队上。

  好,好强!

  感受到恐怖的压迫感,万人队所有人脸上尽皆露出惶恐震惊之色。

  惊呼哗然中,更有实力稍弱者摇摇欲坠,几乎倒在地上。

  饶是魁罡,这一刻也是后背发毛,神色惊悚,双眸毫不掩饰恐惧,死死地盯着台阶上、大殿门口的陈道君!

  面对此刻的陈道君,以他的实力,竟是有一种浩瀚烟海中,我自一叶扁舟的渺小感,眼前只要掀起一个风浪,他这一叶扁舟,或许就将船毁人亡。

  几乎同时。

  充满磁性的声音,如九霄雷霆,轰然炸响诺大匈奴王宫。

  “我乃陈道君,挡我者,死!”

  声如滚雷,久久不绝,霸道睥睨。

  “列阵,杀敌!”

  魁罡强忍着大压迫,一声爆吼,气劲破体而出。

  轰!

  军令如山,即使万人队再恐惧,也随着一声令下,同时动了起来。

  浩浩荡荡,如潮似浪。

  与之对应的却是陈道君孤身一人,两相对比,二者却是天壤之别!

  “呵,宵小之辈!”

  陈道君不屑地摇摇头,扯下身上的兽袍腰带,将阿蛮捆在了自己的身上。

  旋即,神色淡漠,好似闲庭信步,顶着风雪,昂首阔胸的迎着魁罡率领的万人队走去。

  与此同时。

  匈奴王殿。

  “我乃陈道君,挡我者,死!”

  霸道睥睨的吼声,传入王殿。

  惜星俏脸大变,手中的笔,更是掉在案几之上。

  “难道……是他?”

  身为王庭之人,寻常匈奴士兵或许不知道陈道君之名,但她却清楚!

  时间仿若静止。

  惜星僵坐不动,而地面,甚至随着远处的万人队齐动,而震颤了起来。

  “来人啊!”

  惜星猛地仰头,面若寒霜,冷声下令:“即刻发布女王令,调集王城全军,撤回王宫,同时调集十三城匈奴全军,十万火急驰援王宫,拱卫王庭!”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