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陈东龙老 > 第1555章 懵了!

第1555章 懵了!

  抢救室内。

  嘈杂不堪。

  刘院长一众医护人员,睚眦欲裂,怒火汹涌。

  身为专业人员,他们清楚,此刻陈东和陈道君正在做的事情,简直和杀人无异!

  没有血型化验,仅仅这一条,一旦不匹配,强行输血,当场就能将秦小芊送走。

  更遑论,秦小芊现在的状态岌岌可危,已经两只脚踩在鬼门关,就差往里一探头了,即使是他们也得小心翼翼的做好各种检查,掌握好分寸。

  但在众人眼里,陈东和陈道君正在做的,却极尽简陋和粗暴。

  “住手,快住手!”

  “你们,你们是在杀人!”

  “陈东,你们疯了,简直疯了!”

  ……

  抢救室内,嘈杂不堪。

  陈道君眉头微拧:“聒噪!”

  嗡!

  惶惶如狱的威压,轰然横扫而出。

  本就不能动弹的众人,霎时间就感觉泰山压顶,一时间喉咙发紧,仿佛被无形大手死死扼住,发不出半点身影。

  刹那间,寂静无声。

  众目睽睽下。

  陈道君缓缓将血液管从血袋上取下,然后就直接插进了陈东的胳膊。

  没有消毒,没有丝毫准备工作。

  简单且粗暴!

  落到刘院长等一众医护人员眼中,就仿佛重锤一般,狠狠地轰着他们的眼球。

  陈东的血液快速地流淌出来,沿着管子输入秦小芊的体内。

  完了!

  当目睹血液流进秦小芊体内的瞬间,刘院长等人心中同时萌生一个念头。

  威势禁锢下,众人动弹不得,甚至连声音都发不出来。

  可一个个眼神,却流露出了悲戚和绝望!

  “这样就行了?”

  陈东端坐在椅子上,仰头问陈道君。

  “嗯,足够了。”

  陈道君平静的点点头,却是深邃的注视着血液的流速,还有秦小芊的状态。

  生命密码的强横,他心知肚明,用来救秦小芊,绰绰有余。

  但也得严格掌控整个输血的过程,稍有差池,秦小芊不会有事,却会危及陈东。

  与此同时。

  医院走廊上,几道身影正匆匆的朝着抢救室而来。

  当头之人,赫然就是钟医甲!

  “我,我是不是眼花了?国士无双的那位,到利津医院了?”

  “我的天,这深更半夜的,钟老来了?”

  走廊上,不乏有医院陪护的家属,见到几人不禁纷纷惊呼起来。

  抢救室大门口。

  龙老等人面面相觑,随着陈东和陈道君进入抢救室,紧闭的大门也敞开着。

  此刻正在抢救室里发生的事情,让龙老等人都忐忑不安起来。

  被禁锢的刘院长等人,正在简单粗暴输血的陈东和陈道君,一切在龙老等人眼中都完全不着调。

  如果不是姜麒麟和无常在场劝阻的话,甚至龙老、范璐、楚蒹葭都会忍不住冲进去阻止。

  忽然。

  楚蒹葭一抬头,正看到钟医甲带人快步走来。

  “钟老!”

  她忍不住一声惊呼。

  顿时,龙老等人也纷纷看去。

  而在抢救室内,刘院长听到楚蒹葭的惊呼声,通红愠怒的双眸中瞬间精芒迸射,但目光落到秦小芊身上时,精芒瞬间消失不见,黯然绝望。

  “血都已经进了秦小芊身体,恩师来了,也无力回天啊!”

  刘院长心中哀嚎。

  “这是怎么回事?”

  钟医甲见到抢救室大门敞开着,登时脚步一顿,疑惑叱问道:“不是在抢救人吗?为什么抢救室的大门会开着,人呢?”

  “这……”

  龙老等人面面相觑,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回应。

  钟医甲眉头一拧,快步走来,一看清抢救室内的一幕,登时勃然大怒。

  “胡闹!简直在胡闹!”

  他急忙冲进了抢救室,大声对陈东和陈道君呵斥道:“给老夫住手,你们在干什么?”

  “输血!”

  陈道君平静回应道:“东儿的血,能救小芊!”

  “输血?”

  钟医甲神色大变,怒视了陈东一眼:“陈东啊陈东,寥寥几面,老夫从不曾想过你竟是如此鲁莽的莽夫!你们,会害死她!”

  一边呵斥。

  钟医甲愤然转身,“啪”的一耳光抽在了刘院长脸上。

  “孽徒!眼看着旁人杀人,你的医者仁心哪里去了?”

  辞尖利,怒意汹汹。

  身为医界泰斗,眼睛里绝不容半点沙子。

  眼前的一幕,让他睚眦欲裂,怒意翻腾。

  然而这一巴掌下去。

  刘院长却是满眼委屈,一动不动,没有回应。

  “他们阻止不了我们的!”

  陈道君平静的说道,目光灼灼的盯着回过头的钟医甲:“救人要紧,等你到场,谁都不确定小芊能不能撑下去,所以我们才做出这样的决定。”

  “前辈,放心吧。”

  陈东颔首对钟医甲说道。

  钟医甲怒气冲冲,咬牙切齿:“放心?老夫放什么心?你们这般强行给此女输血,与杀人无异,违背医道,老夫……”

  “如果能救活她呢?”

  陈道君蹙眉,有些不悦。

  几乎同时。

  他收敛了身上的威势,动弹不得的刘院长等人顿时身子一松,尽皆恢复过来。

  刘院长感受着脸上火辣辣的疼,嘶吼道:“老师,不是我们不阻止,是我们阻止不了,这般鲁莽的给人强行输血,医者仁心绝对干不出来的!”

  钟医甲身躯一颤,愤愤地怒视着陈道君。

  不等他开口。

  陈道君便沉声道:“前辈,我在问你,我救不活他,我可以抵命,但我能救活她呢?”

  “老夫把头砍下来给你当球踢!”

  钟医甲咬牙切齿,狠狠地一跺脚:“这般枉顾人命的狂徒,老夫还能怕你不成?”

  陈东斜睨了陈道君一眼。

  老祖宗叫钟前辈为前辈,怎么都不带脸红一下的?

  紧跟着。

  滴……

  心脏监测仪上,忽然响起一声刺耳尖利的声音。

  这声音响起,瞬间让抢救室内炸开了锅。

  陈东骇然扭头,监测仪上的心率显示,已经拉扯成了一条直线!

  这一刻,饶是他也不淡定了。

  “大伯,你不是说能救他的吗?”

  “死人了!”

  “杀人了,疯子,简直是疯子!”

  “陈东,你们就这么害死了她!”

  一群人纷纷尖啸了起来。

  钟医甲难掩悲恸,从牙缝中挤出一句话:“这件事,老夫就算是用尽手段,也一定要了你的命,你这狂徒疯狗,枉顾人命!”

  众人口诛笔伐之际。

  陈道君却是泰然自若,口中喃喃了一句“差不多了”,然后便及时将输血管从陈东和秦小芊的手臂上拔了出来。

  同时,陈道君对着陈东微微一笑:“仅仅是没有心率了,你为什么就觉得小芊死了?”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