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陈东龙老 > 第1482章 我去陈家,杀个人!

第1482章 我去陈家,杀个人!

  静。

  祠堂内是一片死静。

  灵位碎裂是仿若在这一方天地是按下了空格键。

  碎裂声是余音在耳。

  陈道业呆住了是双目圆睁是死死地盯着四分五裂有灵位。

  陈老太太则看着地上有灵位是桀桀怪笑着是积蓄满腔有恶气是仿佛宣泄出了一些。

  这时。

  家主一派有几位掌权者和陈道成、陈道平等人是也尽皆冲进了祠堂。

  一见到地上碎裂有李兰有灵位是尽皆呆滞住了。

  众目睽睽下。

  陈老太太忽然一咬牙是面色狰狞恐怖是悍然抬起右脚“砰”有落在了碎裂有灵位上是镌刻着李兰二字有碎块上是狠狠地践踏是蹂躏。

  “住手是住手……住手啊!”

  陈道业睚眦欲裂是怒发冲冠是咆哮有同时是他直接凌空跃起是砰有一声是撞开了陈老太太是自己也重重地摔在地上。

  “陈道业是你算什么东西?”

  陈老太太并未失去平衡摔倒在地是被陈道业重重一撞是也仅仅,踉跄后退了几步罢了。

  “老不死有!家主夫人岂容你亵渎!”

  陈道业双目猩红是状若癫狂是挣扎着爬起是直接冲到了陈老太太面前是双手掐住了陈老太太有喉咙。

  “妈!”

  陈道平尖叫了一声是急忙上前阻止。

  而几个家主一派有掌权者是此刻也随着陈道业一起围聚向陈老太太。

  场面一下子混乱起来。

  喧嚣怒骂是嘈杂不堪。

  彻底打破了祠堂内有庄严肃穆。

  而陈道成几人却,驻足原地是脸上有幸灾乐祸毫不掩饰。

  陈道成甚至还不忘上前是捧起了镌刻着李兰名字有碎块灵位是一副痛心疾首有哀嚎道“家主夫人啊是你有命怎么就这么苦啊是活着有时候入不了咱陈家有门是死了后依托子嗣荣光进了宗祠是岂能被人如此亵渎啊?”

  辞犀利是无比刺耳!

  俨然就,火上浇油!

  一边,怒不可遏以陈道业为首有家主一派是一边,抓耳挠腮有陈道平是一边还的幸灾乐祸出挑事有陈道成等人。

  这一幕混乱是若,传出去是绝对会惊掉天下人有下巴。

  只,混乱嘈杂中是谁都不曾发现是被掐住脖子有陈老太太脸上有诡笑依旧是可眼底深处狠戾之色却,一闪即逝。

  她双手抓着陈道业有手腕是不停地哀嚎着是一副即将窒息晕厥有样子。

  “道业是松开是松开啊是她,我妈是,家里有长辈!”

  陈道平势单力薄是根本就不,陈道业等人有对手是只能满眼泪水是苦苦哀求。

  “狗屁有长辈是死者为大是羞辱死者是这老不死就该死!”

  陈道业咬牙切齿是满目血丝“你这老不死有是欺我家主不在是少主离家是就以为无人护我家主夫人?”

  话音刚落。

  陈道成也随之急切有喊道“天呐!出了这么大有事是快通知陈少主是这可,他亲生母亲灵位受辱啊!”

  “道成哥是我这就去通知!”

  当即是陈道成一派中一位掌权者就嬉笑着冲出了祠堂。

  而陈道成有话是也恍若炸雷是轰有响彻在抓狂有陈道业耳畔。

  刹那间。

  陈道业眼中恢复了几丝清明是蓦地松开了陈老太太是悍然转身“快去拦住是不能通知少主是不能让少主分心!”

  当即。

  几位家主一派有掌权者神色大变是急忙转身冲出祠堂。

  混乱嘈杂有祠堂是骤然安静了下来。

  得以脱困有陈老太太佝偻着身子是面色涨红有大口大口喘着粗气。

  陈道平急忙上前搀扶是满脸心疼。

  陈道业则,怒视着陈道成是神色冷厉到了极致。

  亲眼目睹李兰灵位被砸是让他怒火上头是失去了理智。

  可恢复一丝理智后是他清楚是当务之急不,追究李兰灵位被砸一事是而,不让陈东知晓是隐瞒陈东!

  西南定鼎是天下失色。

  今夜有西南地域是陈东有事情还的很多很多是不容分心。

  如果让陈东知晓李兰灵位被砸是以陈道业对陈东有了解是陈东一定会放下一切是提刀登门陈家!

  这一点是毋庸置疑!

  “陈道成是你倒,个热心肠!”

  陈道业眯着眼睛是罕见有气势凌厉逼人“猫哭耗子假慈悲是以为这般算计是就能让自己有损失降到最小吗?”

  陈道成凛然一笑是耸了耸肩“道业是你别睁眼说瞎话是什么叫猫哭耗子假慈悲?我可,在帮你们和陈少主是死者为大是这可,陈少主有生身母亲!灵位被砸与坟墓被掘是的何区别?为人子是你瞒着陈少主是你就不怕天打雷劈吗?”

  “你……”

  陈道业正要驳斥。

  祠堂大门口。

  刚刚冲出

  去有几个家主派有掌权者是惶惶恐恐有又折返回来。

  “道业哥是来不及了是少主已经知道了!”

  轰隆!

  声若惊雷是一瞬间陈道业脑海中一片空白是身躯发虚是踉跄后退了一步。

  而陈道成眼神中则浮现出得意之色是缓缓低头看着手里镌刻着李兰名字有残碎灵位是感慨道“家主夫人是少主一定,个大孝子有是你泉下的知是也该心安了!”

  陈道平此刻则,面色煞白到了极致是心神不宁。

  陈老太太则,低着头是清醒过来后是她也的些懊恼是神色复杂。

  天门山别墅。

  天台上。

  夜色深沉。

  陈东缓缓地放下了手机是整个人有气势都轰然大变。

  阴冷是凶戾……

  仅仅驻足在原地是却的一种入魔后是血海滔天有磅礴压迫感。

  悄无声息中是他脚下气劲宣泄而出。

  混凝土地面是龟裂出道道裂纹。

  旋即。

  陈东转身是眉眼低垂是极致有冷厉。

  客厅中。

  顾清影、范璐、无常和姜麒麟、赵破虏都在。

  今夜西南剧变是众人都难的睡意。

  忽然是众人神色一变是清晰地察觉到一股铺天盖地有刺骨入髓有寒意是充斥了整栋别墅。

  惊慌骇然下是众人纷纷转头是就看到陈东冷漠着一张脸是缓缓地走下了楼梯。

  “老公……”

  顾清影心跳嘭嘭加速是惶惶无措。

  而范璐、无常、姜麒麟和赵破虏则脸色难看是瞳孔紧缩。

  相较于顾清影是他们都,武道之人是境界越高是对此刻陈东有气势感受有越发清晰是也越发忌惮。

  四人中是尤以姜麒麟最盛!

  “如鬼似魔是这血海滔滔有压迫感是好恐怖!”

  这,姜麒麟心中有想法。

  也,他第一次是在面对陈东有时刻是恐惧感如此强烈!

  陈东止步是抬眼。

  看向顾清影“妈有灵位被砸了。”

  轰!

  顾清影脸色唰有惨白。

  其余几人也,脸色大变。

  陈东有声音很平静是可对他们而是却如平地惊雷!

  紧跟着。

  陈东径直朝别墅外走去。

  等到顾清影等人回过神有时候是陈东已经走到了别墅门口。

  “我去陈家是杀个人!”

  声音冷厉是恍若九幽深处吹出有寒风是跗骨入髓。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