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陈东龙老 > 第1423章 赵破虏与徐清风的渊源

第1423章 赵破虏与徐清风的渊源

  当陈东回到别墅的时候。

  局面依旧紧张。

  诸葛青和无常目光逼人,紧凝着赵破虏。

  而被两人目光锁定着,赵破虏又如坐针毡,神色惶惶不安。

  龙老、和顾清影则满脸无奈,几次想要规劝,又强忍了下来。

  “几位,都坐下吧。”

  陈东淡漠地走到了沙发前,重新落座。

  “少爷,你去追问姜麒麟什么?”

  龙老询问道。

  “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

  陈东摆摆手,深沉的看向了赵破虏和诸葛青、无常。

  不等陈东开口,诸葛青瘪了瘪嘴,认真地说:“赵破虏,我身为诸葛世家传人,《神鬼八阵图》的事,必须得过问一下,这点,你应该理解吧?”

  赵破虏神色尴尬,却无奈地点点头。

  “本身就是你们家的东西,你问的理所应当。”

  “所以呢?”

  诸葛青面色沉凝,眼中充斥着几分怨愤。

  他是诸葛世家之人,更是下任家主。

  《神鬼八阵图》乃是诸葛世家屹立千年的根基,当初在爷爷手中失窃后,爷爷连面对祖先的脸面都没有。

  也正因为当年的失窃,导致《神鬼八阵图》的传承,在诸葛世家中断代。

  如今却被一个外族人参悟透了,还煞有其事的布置在陈东的后花院中,事关诸葛世家脸面和根基,他必须过问!

  “我咋知道徐老头咋想的?”

  赵破虏一脸无辜的耸了耸肩:“他当初拉着我,跪求我接受他的传承,我见他可怜,勉为其难的把他传授的东西一股脑的全给学了,我学会你家的《神鬼八阵图》的时候也不知道这是你家的《神鬼八阵图》啊,这阵法要不是你们逼问我,我到现在连名字都不知道。”

  砰!

  话一出口,诸葛青双手猛地握拳,盛怒之下,这一握拳甚至捏出了空气爆鸣。

  而无常更是猛地一拧手中菜刀,将寒光印照在了赵破虏脸上,厉声道:“赵破虏,到现在你还要信口雌黄,满嘴跑火车吗?”

  寒光印在赵破虏脸上的瞬间,赵破虏吓得一眯眼,尖叫了一声。

  气氛瞬间也变得剑拔弩张起来。

  顾清影和龙老神色凝重。

  这一刻,哪怕陈东看赵破虏的眼神,也充满无奈。

  堂堂盗圣,盗门八将魁首,以一己之力将盗门贴上个人标签的存在,会流落到求赵破虏接受传承?

  这根本就是扯淡!

  “我……”

  赵破虏正要争辩。

  陈东急忙打起了圆场:“赵破虏,大家都尊重你有自己的秘密,但纸包不住火的时候,稍微吐露一些出来,其实无伤大雅,你再这么吊儿郎当,我可就不帮你了!”

  纸没有被戳破的时候,陈东还能尊重赵破虏,瞒着众人。

  可现在已经剑拔弩张了,不仅仅是无常,更是诸葛青!

  赵破虏还避讳不谈,逶迤乱说,连陈东,也没法帮他了!

  赵破虏脸上登时露出急切之色。

  他双手放在膝盖上,焦急地搓着,哭丧着脸说:“东哥,我没有满嘴跑火车,当初确实是这样的啊,我记得那是我三岁那年的冬天,天上还飘着鹅毛大雪……”

  一边说,赵破虏的目光渐渐变得深邃起来,陷入了回忆中。

  陈东等人倾听着赵破虏的讲述,神色渐渐变得复杂起来。

  原来,赵破虏三岁那年,就已经流落街头,吃了上顿没下顿,就如同流浪狗一般,和街上的孩子还有流浪狗,一起抢吃的。

  那天飘着很大的雪。

  大到肉眼所及,尽皆雪白。

  赵破虏像往常一样,裹着烂袄子游走在街头,找寻着食物,好不容易从垃圾堆里找出了一块干饼,没等下咽,便听到不远处的雪堆里传来了嘤咛声。

  当时他好奇的走了过去,扒拉开雪堆,却看到一个满身是血的男人正蜷缩在雪地里,浑身早已经冻僵了,血液也凝固在身上,脸色更是冻得发紫,眼看着就只有一口气了。

  这人,赫然就是盗圣徐清风!

  当时徐清风气若游丝,已经处在了弥留之际。

  而赵破虏年幼,看着垂死的徐清风,一时间有些同情。

  他蹲下来,捧起了徐清风的脸:“叔叔……我能为你做些什么吗?”

  哪怕只有三岁,可赵破虏混迹街头,心性也早已经和同龄人不同。

  他没有奢望着救徐清风,因为流落街头的他,见惯了太多人倒在了街道上,从此再也没有站起来过。

  那些人,有和他一起流落乞讨的小伙伴,也有前天还打了他的大孩子,也有他喜欢,并且称之为“大黄”的一条流浪狗……

  这个世界,就是这么残酷!

  来到了这个世界,他没有想过改变这个世界,而是慢慢的习惯了。

  三岁年纪

  却已经习惯了生死!

  这仅仅是听听,都让人觉得骇人听闻。

  而当时,徐清风弥留之际,面对赵破虏,仅仅吐出一个字:“饿……”

  赵破虏怔住了,下意识地放开了徐清风,双手紧紧护在胸前,警惕着徐清风。

  这块饼是他刚捡的,很可能是他今天,不,甚至是未来几天里,唯一的食物!

  给了眼前的这个将死的男人,这意味着他在未来几天里,可能也活不下来。

  年幼的赵破虏注视着徐清风,许久后,他终究没能忍下心中的怜悯同情。

  风雪中。

  赵破虏咬牙将饼塞进了徐清风的嘴里……

  当赵破虏讲到这里的时候,他的话便戛然而止。

  陈东等人,也从思绪中醒悟过来。

  诸葛青脸色的郁气消失了一些:“就因为这救命之恩,他才教你的?”

  “那不然呢?”

  赵破虏耸了耸肩:“老子赌上自己的命,救了徐老头,不过徐老头真特娘的命硬,半块饼愣是让他状态恢复了一些,然后还求着我继承他的衣钵,当时我也就那么大,但我也知道,一技傍身,总有用到救命的时候,也就没有拒绝他,稀里糊涂就答应了下来。”

  一边说,赵破虏还一边露出委屈之色。

  “徐老头慢慢的好了起来,他要我继承衣钵,我就跟着他学,鬼知道学的本事里边,有你们诸葛世家的《神鬼八阵图》啊?”

  诸葛青哑口无,脸上的郁气彻底消散。

  而龙老、顾清影也露出了了然之色。

  的确,救命之恩那可是再造大恩,徐清风求着传承赵破虏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或许当时徐清风也是不想让自己的衣钵失传呢?

  唯独陈东,慵懒地靠在沙发上,众人沉思之际,他却不着痕迹的斜睨着赵破虏……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