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陈东龙老 > 第1380章 坐山观虎斗

第1380章 坐山观虎斗

  气氛肃杀。

  众人纷纷凝视着陈道成。

  其中一人提议:“要不,把那野种也挂到隐杀组织的暗杀任务上去?咱们几人随便凑点,都够把他宰了。”

  刚一出口,就有人否决。

  “挂个屁,古家、伊贺流、血天使组织他们都把那野种挂出天杀局了,都没能宰了那野种,最后还让血天使组织一夜之间消失,大本营都被炸成了废墟,怎么挂?”

  另一人搓了一把脸,驱散了醉意,附和道。

  “天杀局还是古家、伊贺流、血天使组织这些大势力亲自发动的,隐杀悬赏都是其次,如果单纯是隐杀悬赏,你们忘了当初的事情了?那野种有陈道君护着呢!”

  话一出口,众人的神色都变得难看起来。

  更有人颓丧无力的叹了口气。

  隐杀悬赏,有过!

  当初京都李家可是舍了半壁家财,悬赏陈东,誓要报仇。

  结果呢?

  陈道君那盖世杀神直接降临暗网,以雄踞死神榜第一二十几年的赫赫凶威,愣是止住了那次悬赏暗杀。

  而后……京都首富,更名易帜!

  昔日的京都首富李家……如今坟头草都快两米高了!

  众人一筹莫展之际。

  陈道成轻轻一笑:“既然杀不了陈东那野种,阴的不行,咱们还不能来阳的吗?”

  闻。

  众人目光灼灼的盯着陈道成。

  “道成哥的意思?”

  陈道成耸了耸肩:“陈道临失踪,陈东那野种被逼出陈家,咱们可是陈家这场剧变中最大的受益者,现在咱们拿捏着陈家产业多少成?阴谋不成,就来阳谋,那野种只要敢动那万亿资产,咱们就明刀明枪的和他商场上见,杀不了他人,那就收购了那些资产,用钱砸也能把那野种砸成残废。”

  众人眼睛大亮。

  “阳谋,好啊,陈道业他们拼命撕咬出的万亿资产塞到了那野种手里,看着多,可和咱们手里的比起来,九牛一毛!”

  “道成哥明智,咱们随便用钱砸也能砸死那野种,就看他这次敢不敢动了。”

  “不过……那野种也不是吃素的,短短一年时间,就把麾下做成了那样,讲道理,当时定鼎家主之位的时候,要不是老不死的不要脸帮陈天生,陈天生都不够上台面和那野种较量的资格!”

  ……

  喧嚣嘈杂,各抒己见。

  当有异议出现的时候,众人纷纷看向了提出异议之人。

  陈道成戏谑一笑,揉了揉鼻梁:“陈天生他们年轻一代,毛都没长齐,拿什么和我们比?咱们都是大风大浪里过来的,玩了半辈子鹰,还能被陈东那毛都没长齐的雏鹰给啄了眼?”

  一语出,众人登时哄笑了起来。

  陈道临失踪,陈家剧变,各大派系水火难容,而陈道成这一派却是这场剧变中的最大受益者。

  如今看似陈家是陈老太太在做代理家主,可实际上,却是陈道成这一派,横压其他派系。

  即使是陈道业等人,也被陈道成几人压制的死死地,不敢轻举妄动。

  正是有这样的底气,此刻陈道成等人才胸有成竹,笃定已经吃死了陈东。

  另一边。

  陈道业的宅院内。

  相较于陈老太太宅院内的疯狂和陈道成宅院中的声色犬马,这处宅院倒是更显平静祥和。

  堂屋中。

  陈道业与几位同辈坐在一起,面前的桌上,几杯清茶冒着腾腾热气。

  “道业哥,老太太那边快崩溃了,我们需要做点什么吗?”

  一位中年人沉声道。

  话一出口,另一位中年人也随之附和起来:“是啊道业哥,老太太那边佛堂中的诵经声已经嘈杂起来,老太太最近发疯的次数越来越多了,就刚才陈道平才灰头土脸的被赶出来,咱们抓住这个机会做点什么,总能帮家主这一脉再挽回点什么,可不能让陈道成他们那一派继续坐大了!”

  其余之人,尽皆目光灼灼地看着陈道业,露出期盼之色。

  家主一派,随着陈道临失踪,陈东被赶出陈家,如今几人也是以陈道业为首。

  自从陈家剧变后,他们这一派处处退让,忍气吞声,实在憋屈的厉害。

  如今陈老太太被隐杀组织的暗杀任务搞得几近崩溃,对他们这一派而,正好是挽救损失的绝佳时机。

  只是……

  “呵……”

  陈道业却是扯了扯嘴角,嗤笑了一声,不紧不慢的端起面前茶杯,轻泯了一口:“狗咬狗,一嘴毛。”

  身旁几人登时露出了迷惑之色。

  “道业哥,什么意思?”一人询问道。

  陈道业目光深邃,脸上的嗤笑却不曾减弱,目光缓缓扫过众人。

  “老太太削尖了脑袋想做家主,如今自食恶果崩溃发疯,现在陈道成一家独大,春风得意,你们……懂了吗?”

  闻。

  众人顿时豁然开朗。

  啪!

  一位中年人双手一拍,露出了欣喜之色:“道业哥的意思,是他们两派马上要按捺不住了?”

  “有人欢喜有人忧。”

  陈道业微微一笑:“家主失踪,我们蛰伏龟缩,看似损失很多,可实际上呢?陈家本就暗流汹涌,派系相互争斗,如今我们这一派下来了,陈道成和老太太上去了,两边处境天壤之别,摆上台面的血斗,只不过是时间问题罢了。”

  说这话的时候,陈道业脸上浮现出了自信傲然。

  “如果他们双方真的厮杀血斗的话,那咱们之前的退缩,不正好是抽身事外,坐山观虎斗?”一人激动地说道。

  其余之人,此刻也欣喜若狂。

  相较于现在的处境,显然陈老太太和陈道成两派彻底撕破脸,摆上台面厮杀后,更对他们有利!

  浑水才能摸鱼,而现在的处境,只不过是水浑之前的前兆罢了。

  陈道业目光扫过众人:“与其想着争抢家族利益,我们现在倒是更应该将心思放在找回家主的事情上,还有就是……怎么帮助少家主!”

  “同一产业链的万亿资产,可都是我们拼了老命从陈家抢给少主的,我们还能帮他什么?”

  陈道业摇摇头,眯着眼睛,迸射出寒芒。

  “我们能想到抢同一产业链上的万亿资产,陈道成、老太太还有其他派系的掌舵人,会不知道这万亿资产到底有多恐怖的力量?他们……会眼睁睁看着少主将这个雪球滚起来,造成大雪崩么?”

  几人脸上的欣喜消失不见,纷纷皱眉沉思。

  也就在这时。

  宅院大门,突然被人推开。

  一位陈家年轻人,急匆匆地冲了进来。

  “爸,不,不好了,死,死人了!”

  年轻人对着陈道业大喊道:“道成叔那一派的陈道厄,从道成叔宅院离开后,在回家途中暴毙,横死路边!”

  轰隆!

  声若大雷,轰鸣作响。

  陈道业等人动作整齐划一,齐刷刷的站了起来。

  一张张满是沧桑的脸上,此刻尽皆是骇然之色。

  其中一位中年人更是喃喃自语道:“道业哥,真,真被你说对了,猛虎……好像已经开始厮杀了,来,来的……好快!”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