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陈东龙老 > 第1343章 一叶障目,不见泰山

第1343章 一叶障目,不见泰山

  砰咙!

  巨大的撞击,让陈东和古苍月瞬间失去平衡,同时跌倒在地。

  落地后,陈东一咬牙,直接将冰魄长剑拔出身体,带起大片鲜血。

  同时就地一滚,拉开了和古苍月的距离。

  刚才的一击,只是重创了古苍月,远没有一击毙命。

  如果不尽快拉开距离,以古苍月这种层次的实力,哪怕是一瞬呼吸的时间,都足够扭转局面了!

  稳住身形后,陈东左手持剑,右手却是紧紧地按压在左肩胛的位置上。

  刚才左肩胛就被古苍月的银针所伤,现在又挨了一剑,伤上加伤,撕裂般的巨痛钻心刺骨,让他整只左手近乎麻痹。

  鲜血汹涌,湿了后背。

  哪怕陈东极力按压,鲜血依旧从他的指缝中流淌了出来。

  陈东屹立在原地,口中倒吸着凉气,强忍左肩胛的巨痛,目光灼灼的盯着跪在地上的古苍月,嘴角勾勒起一抹狞笑。

  “可惜,再偏转一点,就好了!”

  他一次次通过抵挡古苍月的攻击,就是为了在密集的攻击轨迹中,找到一点点若有似无的规律。

  进入武道后,陈东也渐渐地摸索到了一些细微。

  武者的攻击方式,很大程度是由本身的性格和习惯决定,这样的细微,寻常人很难注意到,甚至连武者自己都难以察觉。

  刚才生死之险,陈东也是醍醐灌顶猛地想到的。

  这就好比一个人习惯使用左手,亦或者习惯使用右手是一个道理。

  只是二者比较,武者的攻击轨迹显然更加繁杂多变。

  但再多变得轨迹,终究会带着一些武者本身的个人习惯,次数一多,总能摸索到的!

  而这也就是陈东翻盘的关键!

  只可惜,运气终究是差了点,没能真正将古苍月一击必杀!

  暖阳下。

  陈东和古苍月所在的这一处空地,就仿佛被按下了暂停键一般,与四周的修罗屠场截然不同,俨然像是两个世界一般。

  古苍月跪在地上,一动不动,右手却是死死地按压着胸腔上的伤口。

  鲜血横流。

  跗骨入髓的巨痛,让古苍月的神色痛苦,口中也不断倒吸着凉气。

  但相较于伤口上的巨痛,古苍月的心更痛,痛得滴血!

  他的眼神,在这一刻怒火更仿佛要化作实质的火焰,喷吐出来。

  以他一生的战斗经验,也从未有过眼前这一幕经历!

  一站一跪,却是显露出了两人在刚才一剑中,到底谁伤的更重!

  原本大好局面,顺风碾压,却被陈东这不可思议的一剑,直接翻盘。

  愤怒的同时,古苍月心中也是惊骇不已,浓浓疑惑萦绕心头。

  而在远处的李当归,此刻彻底懵逼了。

  他脑海中一片空白,缓缓地抬手狠狠地揉了揉眼睛,刚才的一幕,让他有种恍若做梦的不真实感。

  “他……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李当归不敢置信地呢喃着。

  望着跪在地上的古苍月,那胸前的猩红仿佛重锤一般,狠狠地轰砸着他的眼球。

  目光渐渐移动,落到了陈东的身上。

  当陈东嘴角的狞笑落到李当归眼中的瞬间,李当归身躯猛地一颤,刹那间有种浑身力气被掏空,四肢无力的感觉。

  这一笑,对李当归犹如梦魇!

  实力天差地别的悬殊,陈东过程中,确实表现的足够惊艳,但从头到尾,李当归都不认为陈东有翻盘的可能性!

  之前的厮杀,在他眼中,陈东不过是垂死挣扎而已。

  偏偏,局面就是被陈东以不可思议的一剑,直接翻盘了!

  如果不是亲眼目睹,李当归从不敢想象,世上武道厮杀,居然还有这样的翻盘方式。

  其中的疑惑,让他不解。

  但更让他恐惧的是陈东的狠厉!

  一个能在瞬间,毫不犹豫的拔剑捅自己,以谋求换取对方伤害的人,这样的人太可怕了!

  短暂的僵持几秒后。

  地上的古苍月终于缓缓地站了起来,胸前肌肉蠕动,强行将血流控制到了最低。

  这样能将损伤大幅度减小,同时也能让他拥有更长的战斗时间。

  “伤敌一千,自损八百,就你这份狠辣劲,当世年轻一代中,该你为龙头魁首!”

  古苍月轻轻一笑,毫不掩饰对陈东的称赞。

  如果双方不是立场不同,深仇大恨的话,他甚至不介意提携面前的年轻人一番。

  这可是不可多得的好苗子,日后想不成大器都难!

  偏偏,两人深处两个阵营,古苍月心中必杀陈东的念头,随着话出口的时候,已经浓烈成为了执念,更没有了之前半点拖延时间的念头。

  陈东这样的存在,若是在自己阵营,那必将是未来支柱。

  可若是在对方阵

  营,未来……必是大患!

  陈东目光紧凝了古苍月胸前一眼。

  刚才还鲜血如注的伤口,随着古苍月控制肌肉蠕动挤压,愣是将失血减小到了极为微弱的程度。

  武者控制肌肉,确实太强大了!

  陈东心中不由得感慨了起来,目光却是斜睨了一眼左肩胛的伤势。

  明明他已经将自损尽可能的降低了,甚至刺剑的角度也是谋求的直接没入之前被古苍月所伤的位置。

  偏偏,就因为他不会控制左肩胛的肌肉,导致了他和古苍月的伤势程度,其实并没有拉开多大的差距!

  “我很好奇你到底是怎么做到这一切的,但我不打算对一个死人好奇下去。”

  古苍月口中吐出冷厉之语的同时,浑身气劲却是再次席卷,鼓动着一袭布衣猎猎作响。

  磅礴杀意,如山如狱。

  陈东神色凝重起来,这一刻,他恍惚间甚至有种古苍月身形在轰然暴涨的感觉。

  巨大的压迫,磅礴的杀意。

  就仿佛是天穹之上的阴霾,死死地镇压了下来。

  砰!

  古苍月上半身的衣服应声炸裂,虬结的肌肉在这一刻尽皆坟起,犹如岩石垒砌,并不显粗狂的肌肉,却蕴藏着让人难以想象的爆发力。

  “呼……”

  陈东重重地吐出一口气,右手从发麻的左手中接过冰魄长剑,严阵以待。

  然而。

  异变陡生!

  嗖!

  斜刺的方向,骤然一道风声呼啸。

  毫无征兆的。

  一片树叶,激射长空,带着微薄的气劲,直接穿透了古苍月周身气劲。

  时间在这一刻,仿佛被慢放。

  陈东和古苍月都被这突然激射而出的树叶惊住了。

  在两人的视线中,翠绿的树叶缓缓地掠过两人中间,明明是一片普通的树叶,但掠过两人面前的时候,两人的注意力却都只剩下了这一片树叶。

  砰!

  树叶直接没入了斜刺里的一棵景观树上,犹如金石一般,笔笔直直的没入,等到木屑翻飞出去后,树叶才软趴趴的垂落下去。

  没等陈东从惊骇恍惚中惊醒过来呢。

  “一叶障目,不见泰山?!”

  原本气劲翻腾,杀意磅礴的古苍月却是神色大变,猛地惊呼起来。

  旋即。

  在陈东疑惑的目光下,古苍月蓦地转身,神色慌乱的望向刚才树叶激射而来的方向,厉声叱问道。

  “你,你怎么舍得出来了?”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