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陈东龙老 > 第1340章 能救自己的,也只有自己!

第1340章 能救自己的,也只有自己!

  念头刚起,陈东便直接摈弃了。

  道心种魔的反噬,在他身上极大衰弱。

  硬生生的让武道历史上为所有武者讳的“道心种魔”,成了他瞬间暴涨实力的秘术。

  但,衰弱,并不意味着完全不存在。

  积少成多,千里之堤总有溃于蚁穴的时候。

  不到万不得已,他不愿意直接疯魔进行战斗!

  “呼……”

  陈东吐出一口浊气,缓缓地起身,随着起身,刀削的面庞上,却是恢复了冷峻,双眸更是深邃的仿佛两个黑洞,波澜不惊。

  “嗯?!”

  古苍月花白的眉头轻挑了一下:“心性倒是不错。”

  “继续!”

  陈东抬手,扯了扯染血的衬衫领口,冷厉一笑。

  下一秒。

  轰!

  罡风骤起,陈东却是率先发动攻击,身后拖拽着片片残影,直接冲向了古苍月。

  手中冰魄长剑,在瞬间被气劲席卷包围,嗡鸣呼啸。

  “还是太慢了。”

  古苍月轻轻摇头,不屑一笑。

  气劲环绕周身。

  若是旁人此刻瞩目的话,势必会感觉古苍月的身形在轻微的晃动着。

  这一幕,如同鬼神一般,让人望而生畏。

  下一秒,古苍月的身形仿佛泡影一般,随着“砰”的一声爆鸣,原地消散,本体却是已经拖拽起片片残影,直接迎面冲向了陈东。

  没有多余的花哨,更没有多余的语。

  两人接触的一瞬间,厮杀便直接进入了白热化。

  道道残影快速地交替更迭,腾挪闪转。

  拳拳到肉的声响。

  金属交击的声响。

  回荡在这一方天地。

  随着两人高速移动,快速出手,气劲席卷下,甚至形成了刚猛的劲风,摧枯拉朽的横扫出去。

  场面不可谓不骇人。

  但此刻的秦家院落中,早已经成了血腥炼狱。

  秦家人和诸葛世家的人,相互之间交错纵横,早已经杀红了眼。

  喊杀声,惨叫声,哀嚎声,不绝于耳。

  时刻都有人倒在血泊中,再也站不起来。

  浓郁的血腥味让人作呕,甚至血流汇聚到了低洼处,形成了一洼洼血凼。

  所有秦家人这一刻尽皆陷入了疯癫嗜杀的状态。

  因为谁都清楚,当命令一下,屠刀举起后,已经没有退路了!

  唯一的退路,或许只有反水成功,让陈东今日丧命于秦家。

  除了拼出一条血路,摆在秦家人面前的只有死路一条。

  狗急了跳墙,兔子急了咬人,此刻所有的秦家人都急了!

  不惜性命的拼一把,尚有活路的可能,若是此刻还在怜惜性命,最终屠刀定会降临脖颈。

  诸葛青率领着诸葛世家的人,前赴后继的扑杀向周围的秦家人。

  相较于秦家的退无可退,诸葛世家却是为了保护如今所得到的累累硕果。

  一旦失败,陈东丧命,诸葛世家今日便会跌落神坛。

  随着惨烈厮杀进行,还有源源不断的诸葛世家的增援冲进院落,黑压压的人潮一进入院落,便是立刻迸发出凌厉杀意,直接涌进了人群之中。

  整个秦家。

  如果说有置身事外的话,那也只有秦鹤年和受伤的李当归。

  秦鹤年趴在地上,滚滚血流流淌到了他的面前,沾染在他的身上。

  他早已经哭得没了人样,抽泣凝噎,泣不成声。

  这累累尸体,滚滚血流,已经将秦家推上了绝路!

  偏偏,他却无力回天!

  陈东仅仅是一次小小的示弱,就引得秦家人亮出了爪牙。

  这终究是贪啊!

  “爸……当初你不该三尺青峰自刎保秦家的,秦家这上下如你老所,难挑大任呐……完了,彻底完了啊……”

  秦鹤年哀嚎着,用尽全力才挤出一句悲恸话语。

  而另一边。

  李当归躺在地上,满脸血迹,高挺的鼻梁此刻也是塌陷了下去。

  冷峻俊朗的面容,在刚才被陈东按着脸一顿揉搓后,变得狼狈不堪,再无之前的嚣张气焰。

  浓郁的血腥味扑进鼻腔。

  周遭的喊杀声,哀嚎惨叫声,涌入耳畔。

  可李当归躺在地上,却是双目空洞的望着苍穹。

  “我和他……差的真得这么多吗?”

  悲愤,羞恼,恨意,嫉妒……

  种种情绪此刻在李当归心中疯长,汹涌着。

  双拳紧握成拳,嘎吱作响。

  恼羞成怒到了极致,李当归牙齿紧咬,甚至也发出了嘎吱声。

  嗡!

  一抹气劲席卷全身。

  李当归双拳悍然砸裂地面,借助着反震力道,当即起身。

  阵阵气劲罡风扑面而来。

  他目光怨恨的盯着面前高速移动厮杀的陈东和古苍月。

  下一秒。

  他怒而开口:“前辈,我来助你!”

  然而。

  砰咙!

  就在他冲到近前的时候,迎面古苍月直接一脚踹在了他的胸膛上。

  李当归一声惨叫,用比冲过去更快的速度,倒飞了出去,贴地滑行,口喷鲜血,胸膛仿佛炸裂,差点直接一口气背过去。

  几乎同时。

  古苍月冷厉的声音传来:“你在教我做事?有什么资格助我?”

  “噗!”

  李当归喷出一口鲜血,就感觉一阵天旋地转。

  悲愤羞恼,这一刻更是暴涨到了极点。

  但被古苍月踢了一脚后,却再也不敢上前。

  “太慢了,你的速度太慢了!”

  “拿出你的真实实力,死到临头,你还要藏拙吗?”

  “陈东,我古苍月给你一对一的资格,这是你莫大的荣耀,普天之下,年轻一代,无人有这等殊荣,你还不珍惜?”

  ……

  激烈厮杀中,古苍月依旧游刃有余,口中辞凿凿,厉声呵斥着。

  辞中,甚至毫不掩饰讥讽嘲弄。

  而此刻的陈东,对古苍月的话却是置若罔闻。

  他全神贯注的沉浸在战斗中,哪怕明显能感觉到古苍月在不断的提升战斗强度,明显是在“戏耍”他,哪怕古苍月的实力让他感受到绝望,难以匹敌,他也强压着心境古井无波。

  冷静!

  只有绝对的冷静,才能找到破局之法!

  这是他从踏上武道时,便一直践行的战斗法则,也是昆仑给他上的最深的一课。

  “有办法的,一定有办法的,是人就有破绽,再强的人,都不可能固若金汤。”

  “道君伯伯是,空空大师是,这个古苍月也绝对是!”

  “我入魔可以一力降十会,能伤空空大师,也能伤古苍月,但这条路还很长,我不可能每次都奢望着以入魔来谋求转机,命在自己手里,能救自己的,也只有自己!”

  一个个念头,不断在陈东心中浮现。

  嗡!

  激战中,陈东悍然挥舞起冰魄长剑,直接横削了出去。

  铛!

  一声金属交击,气浪席卷。

  面前恍若残影的古苍月,却是直接抽身飞退。

  随着古苍月后退,陈东脑海中却是如同过电一般,快速地浮现着刚才的一幕幕战斗。

  疾风骤雨的攻击,绵绵不绝,让人疲于应付。

  快到哪怕古苍月现在已经退走,陈东本能的肌肉记忆,还欲要舞动长剑。

  强压之下,陈东双手坟起的肌肉上,一根根青筋却是在剧烈的抽搐着。

  “我没耐心和你玩了,该上路了!”

  古苍月面色冷厉,眼神变得嗜杀冷血起来,右手缓缓地举起了仅剩的一根银针,指向了陈东。

  只是随着这一动作,古苍月眉头却是猛地一挑,露出惊愕,口中更是惊咦了一声。

  暖阳下。

  他清晰地看到,陈东将冰魄长剑竖在了身前,同时缓缓地闭上了眼睛……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