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陈东龙老 > 第1320章 惨烈厮杀

第1320章 惨烈厮杀

  轰隆隆……

  地面震动,撕风裂雪。

  随着马队冲锋到近前,裹挟起了滚滚雪浪。

  黑暗中,道道篝火跳动摇曳着昏黄火光。

  场面大乱。

  更有叫嚣与尖叫声,此起彼伏。

  “杀啊!”

  首领挥舞着长刀,一马当先冲向了迎面冲来的马队。

  紧随其后,十几个汉子也纷纷反应了过来,血勇上头,满脸戾气的挥舞着长刀,决然上前。

  谁都清楚,已经退无可退了!

  村庄被灭,他们就是这些奴隶马队中最后的战利品!

  不战死,即为奴!

  马匹嘶鸣,血战一触即发。

  昏黄火光照耀下,人影绰绰,血水飞溅。

  两架马车上的老弱妇孺们,也不曾有过想要逃跑的念头。

  男人们,是他们最后的保护伞。

  男人们全都战死了,哪怕奴隶马队不再追杀他们,他们也无法在这极北酷寒之中生存下来。

  哭嚎祈祷声,回荡在马车上。

  老人、孩子,尽皆无助的蜷缩成一团。

  而妇人们,这一刻却是罕见的神色决然的跳下了马车,护在了马车周围,手握着利刀,时刻准备着做最后的血战。

  十几个汉子,面对十几倍于己的马队,仅仅是短暂接触后,便瞬间陷入了进退维谷的凶险局面。

  一面倒的压制!

  纯粹的屠杀!

  浩浩荡荡的夷族人,骑跨在战马上,挥舞着手中的兵刃,嘴里呜咽呼啸着,以近乎蛮横霸道的姿态,肆意碾压十几个汉子。

  鲜血飞溅,哀嚎遍野。

  哪怕所有汉子都已经将生死置之度外,可面对十几倍的敌人,甚至连死的可能性都没有!

  虽然是纯粹的压制,但马队夷族人都清楚,这些人是他们的战利品,是他们卖做奴隶换的报酬的筹码。

  所以,哪怕是包围吊打,所有人手里的兵刃,也都有分寸的落下。

  对他们而,只要能保证这些人活着,不,是只要能保证这些人再被卖成奴隶之前不死在他们手里,就足够了。

  场面混乱不堪,血腥味弥漫。

  “阿爹……阿爹……”

  小男孩一直蹲在空空大师的身边,望着远处被马队包围,浑身染血的阿爹,惊恐哭嚎,瑟瑟发抖。

  “孩子……”

  马车前,妇人脸色苍白,哪怕眼神尽是恐惧,甚至浑身都在颤抖。

  可这一刻,听到小男孩的哭嚎呼唤,也迸发出了前所未有的胆气,紧握着手里的利刃,踉跄着朝男孩冲了过去。

  嗖!

  狂奔中,妇人身后骤然响起一道呼啸声。

  噗嗤!

  一支箭矢,洞穿了妇人的左肩胛。

  “啊!”

  妇人痛苦惨叫,重重地摔在地上。

  可她却并没有停止,哪怕痛苦的浑身颤抖,也依旧双手抓着地面,朝着小男孩跑去。

  这一幕,惨烈无比。

  马车上的老弱妇孺们看在眼里,却不敢上前救助。

  “孩子……阿妈来了,阿妈来了……”

  妇人一边朝前方爬去,左肩胛处殷红的鲜血染红了地面,含泪双目中却只有哭嚎恐惧的男孩。

  女子本弱,为母则刚!

  当面临生死危险的时候,就算再恐惧,母亲为了孩子也会将自己的生死置之度外!

  “孩他娘!”

  被马队包围的汉子,浑身染血,目光瞥见战圈外的一幕,登时睚眦欲裂。

  “哈哈哈……束手就擒,才有活命的机会!”

  马匹上,狰狞的汉子悍然挥落一刀,将首领汉子逼得重新退回到了最中心。

  “你们这群畜生,老子今天就算死,也要拉你们垫背!”

  突围无果,首领汉子彻底陷入了疯狂之中。

  战圈外围,几个马队上的男人,却是戏谑嘲弄的望着不远处艰难爬行的妇人。

  在他们眼中,这些即将被卖成奴隶的人,命贱得比畜生都不如。

  眼前悲惨的一幕,在他们眼中,也不过是一场游戏罢了。

  “再来一箭!”

  射箭之人,再度张弓搭箭。

  但斜刺里一只大手却拦住了他:“射孩子更有趣!”

  几人相视一眼,同时笑了起来。

  也就在这时。

  “呜呜呜……阿妈,阿妈……”

  小男孩见到染血朝自己爬来的妇人,登时哭嚎着就要踱着步子上前。

  “别过来,待在原地,孩子,阿妈这就过来!”

  妇人脸色苍白,惶恐至极,厉声嘶吼,左肩胛的剧痛却是让她五官都在颤抖。

  “阿妈……怕,害怕……”

  小男孩踱着步子,不管不顾。

  对于他而,这样

  恐怖的一幕,只有在阿爹阿妈的怀里,才是最安全的。

  然而他却不知道,远处寒冷箭矢,已经瞄准了他。

  啪!

  危急关头,雪地里一只缠满了绷带的大手,却是突然抬起,抓住了小男孩的脚腕。

  小男孩的脚步一顿。

  几乎同时。

  嗖!

  箭矢破空,寒光凛冽。

  索命的箭矢直接激射向哭嚎恐惧的小男孩。

  时间在这一刻变得缓慢起来。

  小男孩被空空大师抓住脚腕,挣扎着,哭嚎着,涕泪横流,丝毫没有察觉到远处迎面射来的箭矢。

  而趴在地上,艰难爬来的妇人,头皮却是发炸,苍白的脸上蓦地决然起来。

  “孩子!”

  千钧一发,妇人不顾一切,用尽全力站了起来,扑向了嚎啕大哭的孩子。

  噗嗤!

  箭矢洞穿了妇人的胸腔,妇人在距离小男孩半米的位置,停了下来,嘴巴张合着,神色凄然,热泪盈眶,望着小男孩。

  很快,她的嘴角勾勒起一抹欣慰的笑容。

  她……护住了自己的孩子!

  飞溅的鲜血,洒了小男孩一脸。

  这让小男孩哭的更大声了,泪水模糊了视线,只能看到母亲模糊的轮廓,可脸上的热血,却是让他恐惧到了极点。

  “阿妈,阿妈……”

  砰!

  空空大师抓住小男孩的脚腕猛地一用力,小男孩失去平衡,直接摔在雪地里。

  “孩子……”

  妇人往前踉跄了一步,噗通一声跪在了雪地中,用自己的身躯,挡住了小男孩。

  与此同时。

  昏迷着的空空大师缓缓地睁开了眼睛。

  苍白发紫的嘴唇,轻轻地嗫喏着:“阿弥陀佛,佛祖保佑,尔等救我是场机缘,贫僧自当回报,种瓜得瓜种豆得豆,因果不外如是。”

  气若游丝,无比虚弱的呢喃声,轻轻回荡。

  紧跟着,空空大师目光下瞥,看着被拽趴在地上的小男孩。

  “小施主,贫僧可以救你们,你得帮贫僧做一件事!”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