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陈东龙老 > 第1295章 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

第1295章 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

  手机屏幕上,是个陌生号码。

  但一旁的龙老一看到来电显示的时候,却是神色一沉:“老太太打来的!”

  身为陈道临的亲信奴仆,他还是知道陈老太太的联系方式的。

  陈东点点头,便是直接接通了电话。

  “喂!”

  低沉的声音,回荡在书房内。

  “陈东,我是你三奶奶。”

  “嗯。”

  平静冷漠的回应。

  电话里,陈老太太也为之一寂。

  沉默了三秒钟,陈老太太忽然沉声质问道:“这就是你对长辈的语气?”m.

  陈东忽然觉得有些好笑,脸上却满是郁气,讥讽一笑。

  “长辈?你……有什么资格?”

  话一出口,一旁的龙老脸色骤然一变。

  电话中,陈老太太的声音陡然尖利起来:“资格?就凭我是陈家长辈,就凭你父亲都得叫我一声三娘,就凭如今陈家得由老身发号施令!”

  陈东脸上的笑意更浓了。

  老而不尊,恬不知耻!

  他直接回应道:“老太太,有德者为长辈,无德者为不知耻,若是没别的事情,我很忙,恕不奉陪!”

  “等一下!”

  电话中,陈老太太尖啸道:“赵家一事,老身可以不予追究,但两日后,正月十五,老身念你是道临血脉,又是陈家少家主,请你回陈家,吃一桌团圆元宵宴!”

  不予追究?

  陈东心神一振,老不死的底线,低到这种程度了吗?

  饶是龙老,也不由一惊。

  赵家堂堂南疆首富,百岁寿辰之日,丧命三代人,其中一人更是赵家家主,这等损失,对赵家和陈老太太而,都是难以承受之重。

  偏偏,现在却是不予追究!

  “少爷,小心有诈!”

  龙老当即低声警戒。

  陈东却是神色阴沉,眼中凶戾翻腾,脑海中浮现出当日父亲大寿的一幕幕。

  当日陈家上下,齐心协力与外人一同逼迫我放弃代理陈家之位,如今却请我回家吃元宵团圆饭?

  简直可笑!

  如今的陈家,除了道业叔几人,何曾有人真心待我?

  元宵团圆饭是假,鸿门宴怕才是真!

  “老太太……我已经离开陈家了!”

  陈东眼中精芒爆射,却是前所未有的决绝坚定:“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我父亲能一语让我回陈家,而你……就算是八抬大轿,我陈东也不屑,收起你可笑的假惺惺!”

  啪!

  陈东挂断了电话。

  书房内,气氛陡然变得肃杀森寒起来。

  龙老目光灼灼的望着陈东,若有所思。

  那一句“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一字字都如雷贯耳,也让龙老听出了陈东的决心。

  半晌。

  陈东释然一笑:“龙老,老不死的底线已经出来了,接下来,准备亿科全面进驻吧,赵家插旗的地皮,收购的时候稍微顾一下面子吧。”

  陈老太太不予追究南疆赵家一事,底线已经亮明。

  接下来,哪怕陈东要直接强行所要赵家插旗的地皮,赵家也不敢不给。

  但为了避免节外生枝,适当的脸面还是要给赵家的。

  他还没傻到,陈老太太和赵家竭力压制赵老太爷大寿所带来的巨大震荡的前提下,还刻意去将这层压制挑破!

  敲山震虎的目的已经达到,南疆赵家的事情一旦宣扬出去,对他反倒有诸多不利。

  “明白了少爷,老奴这就去安排。”龙老匆匆离开。

  书房内,陈东目光深沉,双手缓缓握拳:“陈家……终有一天,你们会为当日逼我离开而付出代价且后悔的!”

  陈家。

  陈老太太死死地握着手机,满是疲惫的脸上酝酿着怒意。

  陈道平屹立在旁,感受着陈老太太身上散发出的寒意,噤若寒蝉。

  “呵呵……好一个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

  陈老太太“砰”的将手机砸在了桌上:“你这野种,若非老身自顾不暇,单凭赵家一事,就该你万死,到底是谁给你的勇气,让你离开成家,就敢如此鄙夷陈家,哪怕是你父亲当年,也绝不敢对陈家说出此等狂!”

  陈道平眼中精芒爆射,满脸惊诧。

  他并不知道刚才陈老太太和陈东的通话内容,但仅仅一句“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就足以让他心中掀起巨浪。

  诗仙李太白的诗,豪迈冲霄,但如果将这句诗放置在当初逼迫陈家离开的情景上,这句话就是彻头彻尾的鄙夷陈家的狂!

  一个野种,一个失势的少家主,就敢一将陈家上下尽皆辱成蓬蒿人?

  这……得多狂的胆?

  这句话,若是让陈家上下知晓,绝对会让所有人一瞬间怒发冲冠!

  但,陈老太太的怒意并未持续多久,便被一脸疲惫取代。

  她佝偻着身子,双手撑在桌上,虚弱不堪的说:“道平,去叫护卫过来看守,老身要休息一番,支撑不住了,另外将那些杀手尸体已经尽数悬挂陈家牌坊之上了吗?”

  “妈,已经尽数悬挂上了,只是……”

  陈道平望着虚弱疲惫的陈老太太,于心不忍,这短短时日,泱泱陈家在两百亿的悬赏诱惑下,早已经快被踏破门槛了。

  陈老太太代理家主之位,不仅每天要处理陈家上下繁重的事务,更要时刻提心吊胆的提防着随时可能出现的杀手,这样的生活,对陈老太太这样的年纪而,简直就是在燃烧生命。

  也正是因为这如泰山一般的重压,才导致陈老太太得知南疆赵家的事情后,虽然雷霆炸怒,却也只能暗施毒计请陈东回陈家。

  现在被陈东拒绝,便直接放弃。

  不是陈老太太想要放弃,而是……实在应接不暇了!

  “只是什么?”

  陈老太太虚弱地问道。

  “算了,妈你先休息吧,休息好身子了,儿子再跟你说。”

  陈道平转身就要往外走。

  砰!

  陈老太太神色狰狞一掌拍在桌上:“老身让你说,你还敢欺瞒老身不成?”

  欺瞒?

  陈道平感觉心被扎了一刀,凄然一笑:“妈,儿子怎敢欺瞒你?”

  “那就说!”

  陈道平吐出一口气:“暗网隐杀组织悬赏你和古家老太太、伊贺宗主的任务奖金,已经上升到了三百亿了!”

  轰隆!

  陈老太太耳畔一声雷鸣,脑子里瞬间空白,身躯一晃,眼前一黑,直接一脑袋砸在了桌上,气血上头晕死了过去。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