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陈东龙老 > 第1294章 短暂的小幸福

第1294章 短暂的小幸福

  龙老双目圆睁,满眼惊骇。

  他根本没想过,陈东今日的反常举动,竟是为了试探陈老太太的底线!

  嘎吱一声!

  龙老将车停在了马路边上,回头沉声说:“少爷以南疆首富来试探陈老太太,也太过冒险了!”

  南疆首富,是整个南疆地域内傲视群雄的存在。

  其体量、手腕以及底蕴,都绝不是寻常豪门巨擘能够比拟的!

  毫不客气地说,抛开高高在上的陈家,单纯的以现如今陈东的底蕴和南疆赵家硬撼的话……

  结果陈东会赢,毕竟万亿资产摆在那!

  但绝对会伤筋动骨!

  当初解决京都李家和西蜀秦家,虽然尽皆是陈东亲手为之,可身后伫立的是浩荡陈家,以陈道临一手横压得两大豪门首富不敢造次,最终才被陈东蚕食成功。

  而这一次,陈东身后无陈家,也无陈道临大手横压!

  陈东揉了揉鼻子,凛然一笑:“风险很大,回报也很大,不铤而走险一次,怎么试得出老不死对我们的底线到底在哪里?”

  父亲失踪,陈家动荡,波及到天下将乱未乱。

  这样的局面,陈东离开陈家后,实在不清楚陈家上下对他抱有什么样的态度!

  暗网隐杀组织的刺杀任务,是他为郑家复仇,也是借此分散陈老太太、古家和伊贺流对他的关注度。

  只有试探出陈老太太对他的容忍底线,他才能在后续的商业运作中,游刃有余。

  这就好比是一个圈子,陈家上下为他画出了一个圈子,在圈内他可以肆意游弋,但前提是,得提前搞清楚圈子边缘在什么地方,不至于在游弋的时候跳出圈子,碰触到陈家人的底线。

  知己知彼百战百胜,不仅仅是用作战场,商场之上同样适用!

  从小到大,陈东的经历和心性,让他都从不打无准备之丈,亿科要推动万亿资产的滚滚车轮,就得提前探查清楚底线在什么位置。

  万亿资产虽多,但和泱泱陈家比较起来,远远不够,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陈东不愿意倾注一切,孤注一掷!

  顿了顿,陈东眯起眼睛,精芒闪烁:“接下来,就看老不死的态度了!”

  ……

  回到天门山别墅后,陈东等人尽皆留守别墅内。

  麾下产业,也尽皆是由龙老遥控指挥。

  整整一天时间,南疆全域,风平浪静。

  赵乾殒命,确实在南疆掀起了一股风浪。

  但相较于其父被斩,赵老太爷百岁寿辰而终的两股惊涛骇浪,却诡异的并未在南疆有一丝一毫的消息。

  仿佛这两颗重磅炸弹,并未出现过似的!

  甚至……陈东在离开南疆的时候,已经做好了被陈老太太发难问责的准备,毕竟赵家可是陈老太太手中的忠心恶犬呢。

  他以蛮横、粗暴的铁血手腕,于赵老太爷的百岁寿辰上,直接送赵老太爷归了西,陈老太太怎么着也不至于连过问一句都没有。

  失去了赵老太爷的赵家,可谓是苍老断首,元气大伤,不仅是对赵家而,对陈老太太也同样如此。

  偏偏,一整天的时间,杳无音讯!

  这天一大早。

  陈东正在书房中翻阅中新闻,顾清影端着一碗热粥走了进来。

  大年已过,天气渐渐转暖,朝阳淡淡的金辉通过窗户照射进来,印照在陈东身上。

  恬静如画,岁月静好。

  这一幕,让顾清影嘴角露出了温柔笑容,低头看了看手里升腾着热气的粥。

  生活不外如是,有人与你粥可温,有人与你立黄昏,她……奢求的不过如此!

  但她却清楚,从当初龙老出现在陈东身边的时候,为陈东逆天改命,陈东所要走的路,已经远远不止是她奢求的这简单的小幸福。

  她的男人……未来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天高任鸟飞,海阔凭鱼飞!

  而她要做的……是一直支持!

  “陈先生,吃早饭了。”

  顾清影恍惚的眼神恢复焦距,走到陈东身边。

  陈东放下报纸,抬头温柔地看了一眼顾清影,旋即突然伸手将顾清影拉到了怀里。

  突然的举动,吓得顾清影“啊”的一声尖叫。

  好在陈东动作虽然突然,却无比轻柔,让顾清影稳稳地坐在了他的大腿上。

  陈东抬手,宠溺的刮了刮顾清影高挺的鼻梁:“昨晚折腾了一夜,不好好休息,一大早就跑来给我送早餐?”

  “讨厌。”

  顾清影俏脸绯红,嗔怪了陈东一眼。

  恰在这时。

  “咳咳……”

  尴尬的咳嗽声打破了书房中刚刚氤氲起的气氛。

  顾清影吓得娇躯一颤,慌乱起身,俏脸绯红似血,羞涩低头。

  而陈东则满脸黑线的回头望向龙老:“龙老,大清早你放什么光?”

  “咳咳……

  老奴一把年纪了,哪想当电灯泡啊?”

  龙老神色尴尬,挑了挑眉:“要不……老奴先出去站半个小时?”

  “半个小时哪够啊!”

  陈东一脸认真。

  话刚出口,肩膀上登时传来一阵剧痛,登时疼的陈东龇牙咧嘴倒吸凉气。

  顾清影银牙紧咬,羞恼的狠掐着陈东的肩膀。

  “老奴什么都没看到,什么都没看到。”

  龙老不忍直视的侧过视线。

  一番蹂躏,顾清影这才松开了陈东肩膀,羞恼不堪的低头跑出了书房。

  咔哒!

  房门关上。

  龙老收回目光,对陈东正色道:“少爷,讲道理,你不要脸的时候,是真够不要脸的!”

  陈东:“……”

  他翻了翻白眼:“我对我老婆不要脸,怎么能叫不要脸?”

  龙老耸了耸肩,却是不再继续这个话题,而是走到了书桌前,看了一眼桌上堆砌的报纸。

  “各大媒体,新闻平台,全都对南疆赵家的事情噤声了,一天时间,除了赵乾殒命的消息外,其他关于赵家的消息,一个都没泄露出来。”

  “嗯。”

  陈东脸上玩世不恭的笑容一扫而空,目光深邃,凛然一笑:“老不死……”

  然而。

  陈东的话没说完,便被书桌上的手机铃声打断。

  陈东目光斜睨向手机,看到来电显示的时候,笑容却是戛然而止。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