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陈东龙老 > 第1285章 南疆赵家

第1285章 南疆赵家

  带着赵破虏离开的陈东,并没有听到无常的呢喃声。

  循着赵破虏指路,走出阵法后,陈东直接开车送赵破虏前往利津医院。

  一夜抢救,赵破虏终于脱离了危险期,转入普通病房。

  一大早,龙老便打电话来询问情况。

  陈东简单说了一下,拒绝了龙老来替换他照顾赵破虏。

  等到中午的时候。

  赵破虏终于苏醒了过来。

  “你终于醒了。”

  陈东如释重负的笑着打趣道:“你小子挺鸡贼啊!”

  赵破虏不置可否的笑了笑。

  陈东深邃地盯着赵破虏,揉了揉鼻子:“一刀刺心脏,却不偏不倚的避过了所有要害,要不是抢救你的医生告诉我,我还不知道你小子葫芦里到底卖什么药呢。”m.

  赵破虏笑容更苦涩了:“我能怎么办?打又打不过,都拿我命威胁了,只能把命交出来了。”

  陈东微微一笑,揉着发胀的太阳穴,不再语。

  昨晚的一幕,确实吓了他一大跳。

  但抢救医生的话,却让他醍醐灌顶。

  一个决心赴死之人,一刀直刺心脏却能避开所有要害,看似巧合,可仔细回味一下,这样的巧合真的就这么不偏不倚的落到了赵破虏身上么?

  抛开巧合不谈,故意为之显然几率更大一些!

  以死相逼!

  这不能说赵破虏下作卑鄙,饶是陈东自己设身处地考虑一下,遇到昨晚的那一幕,他也会选择这样的方式自保。

  否则……当时的局面,身为砧板上鱼肉的赵破虏,难不成还任凭无常宰割?

  半晌。

  “东哥,我是不是太卑鄙了?”

  赵破虏虚弱地看着陈东,打破了病房中的宁静。

  陈东摇摇头:“卑鄙一点,或许能让自己活得更好?又不是害人,只是自保。”

  顿了顿,陈东洒然一笑:“不过我很好奇,你布置的到底是什么阵法?居然连无常那样的老江湖都给蒙混过去了,而且你在阵法上有这么高的造诣,怎么会混到连赌债都还不上的?”

  “不能说的。”

  赵破虏苦笑着摇摇头,旋即又无奈的说:“我阵法造诣是高,但我体魄和格斗技不行呀,这年头打架抡起板砖都开干了,谁还会巴心巴肝的等我布置好阵法然后再堂堂正正的决斗呢?”

  陈东愣怔了一下,旋即笑了出来。

  的确。

  赵破虏的阵法造诣确实高,用在战场上或许适合,毕竟战争爆发前期也有时间准备的。

  偏偏,赵破虏混迹市井,市井流氓打架,可从来不会给你准备时间。

  或许赵破虏正蹲地上布置阵法呢,敌人就已经抡起板砖往他后脑勺上呼了。

  “那其他本事呢?”陈东问。

  赵破虏耸了耸肩,苍白的脸上满是苦涩:“‘登龙术’‘泄骨功’街头杂耍倒还行,偏偏都是一些溜墙上房,跑路保命的本事,真要打的话,我真的很脆弱的。”

  陈东望着赵破虏沉默了。

  而赵破虏也对陈东的目光不闪不避,直接对视着。

  几秒后,陈东将目光挪移到一旁,低眉思索起来。

  或许……真的该相信他吧?

  毕竟传承的是盗圣衣钵,而非武圣衣钵。

  恰在这时。

  陈东的手机响起。

  是龙老打来的。

  刚一接通,电话里便响起龙老凝重的声音。

  “少爷,亿科全面进驻西南地域,受到了一些阻碍。”

  “这才刚开始,谁捣鬼?”

  陈东眉头低垂下来,面有郁气。

  电话中,龙老缓缓吐出几个字。

  “南疆首富赵家。”

  “呵!”

  陈东凌然一笑:“老不死的这么快就放狗咬人了?”

  挂掉电话后。

  陈东叮咛了一番赵破虏好好休息,然后叫来医生护士叮嘱好好照顾后,这才起身离开。

  鼎泰地产。

  当陈东赶到的时候,公司依旧如同往日一般正常运转着,丝毫没有异样。

  随着陈东走进公司,一众员工尽皆起身。

  “东哥!”

  “陈先生!”

  陈东点头示意,两声招呼,一部分是曾经鼎泰的老员工,更大的一部分则是新进入鼎泰的员工。

  当初鼎泰濒临破产,是他逆风翻盘让鼎泰一路高歌猛进。

  而当初留在鼎泰的员工们,早已经有了深厚的感情,如今更是成了公司元老。

  不论是以前他是鼎泰总经理,还是后来彻底执掌鼎泰,他和这些老员工的感情,都绝不是新进入员工能够比拟的。

  走进办公室。

  龙老和小马正焦头烂额的望着桌上的厚厚资料。

  相较于龙老的淡定从容,小马急得已经抓耳挠腮

  了。

  “东哥,这件事太棘手了。”

  见到陈东,小马急忙迎了上来。

  陈东点点头,龙老都向他禀报了,不棘手才怪了。

  落座后,龙老便将资料推到了陈东面前:“南疆赵家送了一份大礼给咱们。”

  陈东拿起资料翻看了起来,渐渐地眉头便皱成了一个“川”字。

  仅仅看了一半,陈东便没兴趣看下去了。

  啪的将资料放在桌上,靠在椅子上,陈东嗤笑道:“南疆赵家是想和咱们比财力吗?”

  “财力肯定比不过,这一点南疆赵家的一群老狐狸肯定也清楚。”

  龙老心中了然,双手抱胸,分析道:“他们这么做,无非是想趁机恶心我们,拖延亿科全面进驻西南地域的时间罢了,一旦亿科全面进驻西南地域的局面铺开,届时亿科可就成了一部巨大的造血机器,为少爷吸纳域内所有地域的血了,陈老太太不会眼睁睁看着咱们将此事落成,赵家这条狗此时正是表忠心的时候,西南和南疆相距本就不远。”

  “父亲大寿上,赵家不惜以半壁身家助力陈天生,如今我亿科要进驻西南,他更是不惜从中作梗,这可真是陈老太太的好狗!”

  陈东在笑,可眼睛却眯了起来,凌然刺骨的冷意释放出来,让办公室的气温都骤降了一截。

  “有些事可一不可二,疯狗咬人,那就杀了!”

  龙老神色一肃:“少爷,他们背后是陈老太太,直接敲打会不会?”

  陈东冷厉的目光斜睨向龙老:“他们血洗郑家一百零八口人,杀的百亿郑家独剩君临的时候,可曾向我打过招呼?”

  一字一句,如刀似剑,直刺人心……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