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陈东龙老 > 第1284章 比命更重要

第1284章 比命更重要

  辞凿凿,寒意冷冽。

  刹那间,树林中杀意纵横。

  无常略带褶子的老脸上猛地一戾。

  她想孤注一掷的从赵破虏口中撬出盗圣徐清风的消息。

  但她……却没料到,陈东的反应竟然也如此决绝!

  时间,在这一刻仿佛被慢放。

  空气凝固,粘稠得让人窒息。

  陈东伫立在无常身后,滂沱杀意激荡而出,劲风鼓动着衣袍猎猎作响。

  这让无常毫不怀疑,只要她一动手,身后的陈东同样会以雷霆万钧手段对她出手!

  焦灼!

  如芒刺骨!

  这一刻,树林中唯独回荡着赵破虏凄惨的痛叫声。

  这样的僵持局面持续了大概三十秒。

  猛然间,无常脸上闪过凛然戾气。

  “陈先生,你要赌一次吗?”

  “赌!”

  陈东毫不迟疑。

  轰!

  下一秒。

  狂风大作,横扫八方。

  陈东和无常身上,陡然爆出气劲,好似两条蟒龙,悍然撞击在了一起。

  飞沙走石,树木摇晃。

  “啊!”

  被罡风气劲波及,赵破虏骤然凄厉嘶吼了一声,痛苦的五官都扭曲成了一团。

  几乎同时。

  陈东眼中凶芒毕露,一步上前,右手肌肉寸寸坟起,直接落到了无常的右肩之上。

  “撒手!”

  一声舌战春雷,陈东的右手悍然发力,同时抽身飞退,竟是以蛮横之姿,将无常倒拖飞到了半空中。

  “陈先生,得罪了!”

  电光火石间,被倒拖到半空的无常一声怒斥,竟是当空腰身一扭,好似蛟龙翻江,凌空将自己的面部对准了地面,同时双手直接抬起合握在一起,气劲“轰”的暴起,直接一拳撞向了陈东胸膛位置。

  陈东神色冷厉,仿佛早有所料,瞬间抬起双掌重叠在胸前,挡住了无常的一拳。

  砰咙一声炸响!

  陈东和无常同时朝相反的方向后退出去。

  两人刚稳住身形,不等继续冲向对方。

  树林中,骤然响起凄厉痛苦的咆哮声。

  “够了!”

  赵破虏?!

  陈东身躯一颤,瞳孔骤然紧缩到极点。

  他抬眼就看到赵破虏颓丧痛苦的斜靠在树干上,树林中昏暗,却是看不清赵破虏面部表情。

  但冥冥中,一个不祥的念头,轰然席卷了陈东的脑海。

  “我赵破虏,颠沛流离半身,是死狗,是赌棍,是小人,但你们想知道的东西,我……宁死不说!”

  凄厉嘶哑的声音,回荡在树林中。

  更是如雷霆炸响在陈东和无常的耳畔。

  锵!

  昏暗的树林中,寒光激荡长空。

  “赵破虏!”

  “竖子尔敢!”

  陈东和无常同时神色大变,厉声大吼。

  噗嗤!

  寒光凛冽的匕首,毫无停顿,决绝干脆的直接没入了赵破虏心脏的位置。

  鲜血,飞洒长空!

  这一幕,好似晴天霹雳,悍然轰在了陈东和无常身上。

  两人一瞬间脑海中都“嗡”的一片空白。

  谁都没料到,赵破虏竟然会决绝果断的自我了断,这得对自己狠到什么地步?

  “怎么会这样?不可能的,他不该是这样的才对!”

  无常神色恍惚,目光空洞,踉跄后退:“他是个小人啊,他是个不择手段的赌徒,是条死狗啊,他该怕死的,该怕死的啊,为什么……”

  只是,话不曾说完,便被一道低沉沙哑的声音打断。

  “一个到死都想着自己母亲安危的人,你叫他小人?”

  无常身躯一震,蓦地扭头看向了陈东。

  这一刻,陈东神色冷峻肃杀到了极致,浑身寒意涌动,双目更是爬满了血丝,整个人阴戾得好似一头择人而噬的凶兽。

  也就在无常朝陈东看来的时候,陈东扯了扯嘴角“呵”了一声,旋即,陈东便是迈步走向了赵破虏。

  “陈先生……”

  无常心脏狠狠地收缩抽搐了一下,整个人陷入了惶惶无措的境地。

  她想以性命威胁赵破虏说出盗圣徐清风的消息,就是笃定了赵破虏这种人最是怕死。

  可赵破虏的选择,还有陈东的话,都像是利刀一样插在了她的心脏上。

  陈东迈着灌铅的脚步,走到了赵破虏面前,视线中,赵破虏口中不停地翻涌出鲜血,胸前也早已经晕染出大片鲜血,匕首却是几乎全部没入。

  这家伙……真的想死!

  根本就没给自己留半点余地!

  “你个疯子!”

  陈东骂了一句。

  赵破虏靠在树干上,双手还握着匕首的

  柄,压着心口位置,凄然一笑:“我说过,我不想说的。”

  “那就不说了。”

  陈东神色冷峻,笑了笑:“人呐,总是得守着点什么东西,比命更重要。”

  说完。

  他俯身将赵破虏背了起来:“指路,带我出去,别特么死了,得活着!”

  “好!”

  赵破虏趴在陈东肩膀上,微微一笑。

  “等,等一下,我,我没有恶意,我和你大伯都没有恶意的,我们只想知道盗圣徐清风的消息!”

  无常突然凄声叫住了陈东和赵破虏。

  陈东脚步一顿,悍然转身。

  刹那间,浩荡如狱的磅礴杀意,如同大岳倾覆,直接碾压向无常。

  周遭林木尽皆震荡,树叶簌簌飞洒。

  狂暴的气势,轰的一声撞击得无常衣袍舞动,身躯一晃。

  “到此为止!”

  陈东唇齿轻启,决绝的吐出四字。

  旋即,便是背着赵破虏,转身离开。

  而无常则呆愣在原地。

  她不敢继续纠缠,陈东的态度已经很明显了。

  继续以赵破虏性命威胁,陈东将直接和她生死相搏。

  可是……

  无常目光复杂的抬头望向陈东和赵破虏离开的方向。

  那里一片黑暗,已经没了两人的踪影。

  昏暗的树林中,沙哑落寞的呢喃声徐徐回荡:“陈先生……你可知盗圣徐清风到底盗走了什么啊?这才是你大伯最关心的东西!”

  无常踉跄后退了两步,靠在树干上,缓缓的滑坐到地上,举目扫视四周。

  “伪装成八门金锁阵的阵法,连老身都窥不到破阵生门所在,此子俨然是得了盗圣徐清风的全部衣钵,天赋之高,已然将阵法融会贯通。”

  “天上白玉京,十二楼五城……窥仙窃长生,陈先生……糊涂啊!”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