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陈东龙老 > 第1257章 密室

第1257章 密室

  陈东呆住了。

  怒目圆睁,面色发僵的盯着面前气绝的郑家主。

  怒火,汹涌,欲要炸开胸腔。

  砰!

  手中的手电筒,应声炸裂。

  这一刻,无边杀意,自陈东身体里爆发出来,冲霄而起。

  凌冽寒意,更是让风雪都显得微不足道起来。

  昆仑心脏狂跳,汗毛炸立,哪怕隔着一段距离,他也能感受到陈东身上散发出来的刺髓寒意。

  一瞬间,甚至让昆仑有种再度面临陈东身后的尸山血海的大恐怖一般。

  “少爷……”

  昆仑嘴唇嗫喏,喊了一声。m.

  陈东低下头,口鼻中发出如同扯风箱一般的喘息声。

  昆仑面色大变,急忙上前。

  他清楚陈东这样的反应意味着什么,这根本就是人在难以承受情绪倾覆的情况下,生理机能上出现的应激反应。

  如果不及时平复下来。

  陈东当场进入道心种魔的疯魔状态,昆仑都毫不意外!

  “少爷,冷静点,还有郑君临,还有他没找到!”

  陈东低着头,喘息依旧,却是发出嘶哑的嗓音:“是啊,还有君临,给我找,把郑家庄园犁一遍,生要见人,死要见尸!”

  “一起找,少爷和我一起找。”

  昆仑抓住了陈东的胳膊,强行将陈东从郑家主的面前拽开。

  一路紧紧地拽着,也不撒手,直到进入走廊后,这才松开。

  “昆仑,分开找。”

  陈东面目阴郁到了极致,郑家主的死,还有郑家的灭门惨案,犹如利刀一般,仿佛要将他凌迟。

  不是痛!

  而是愧疚如潮!

  因为他清楚,郑家因父亲起家,郑家也是父亲留给自己的底牌。

  如今这灭门惨案,一定是和自己有关,和父亲有关!

  百亿豪门,顷刻灭门!

  这简直人间惨剧!

  而一切根源,仅仅因为他和父亲!

  “好,分开找,分开找的快一点。”

  昆仑忧心忡忡地三步一回头观望一眼陈东,直到消失在黑暗中。

  陈东立在原地,缓缓地回头看向身后的院落。

  尸山,血海,用来形容院落中的一切,简直太贴切不过。

  愧疚如刀,凌迟全身。

  耳畔,郑家主临死前的话,更是余音在耳。

  郑家主……到底死守了什么秘密?

  以至于堂堂家主,居然不惜让自己家族灭门,都宁死不说?

  深吸了口气,陈东强压下心中念头。

  手电筒碎裂,光线暗淡。

  但对陈东而,也仅仅是削弱了大部分实力而已,并不影响行动。

  他径直朝着郑家庄园深处走去。

  他不确定郑家灭门惨案,郑君临到底还活没活着。

  甚至郑君临可能死了,就压在尸山里边,堆砌着看不到而已。

  但白天的时候,郑君临能够危急关头打电话给他求援,证明当时郑君临的处境,是要好过其他所有郑家人的!

  哪怕是亿万分之一的机会,陈东也绝不放过。

  一路慢行,一路寻找。

  四周始终一片漆黑。

  突然,身后响起了窸窸窣窣的声响。

  陈东眉头一拧,戛然止步。

  窸窸窣窣的声响正不断靠近着。

  电光火石间。

  陈东身形横移,旋即势如猛虎,直接朝着黑暗中扑了过去。

  “啊!”

  一声尖叫:“东哥,是我!”

  “赵破虏你小子不是不进来的吗?”

  陈东放下了抓住赵破虏的胳膊。

  “我特么一个人呆在外边更怕,需要东哥哥和昆仑哥哥的保护,所以就进来了。”

  赵破虏阴阳怪气的说了一句。

  陈东面色阴郁,语气冷厉道:“我没心情和你开玩笑。”

  旋即。

  陈东便继续朝里边走。

  而赵破虏则快速跟上:“我走前边吧,我能夜视,别忘了我可是梁上君子。”

  “鸡鸣狗盗。”

  陈东嘴里说着,却还是让出了身形让赵破虏走前边。

  他的视力能够很快适应周遭的黑暗,但和梁上君子的赵破虏比起来,终究是差了一截。

  术业有专攻!

  赵破虏要是夜视不好的话,也就彻底告别了登墙上梁的活儿了。

  “别拿我的职业开玩笑。”

  黑暗中,赵破虏语气罕见认真了起来。

  陈东眉头微拧,紧跟着却是看到黑暗中的赵破虏抬起了双手,在眼前抹了一下。

  “走吧。”

  赵破虏放下双手,便是快步朝前走去,仿佛周遭的黑暗都不存在一般,与白昼无异。

  “不愧是盗圣徐的传人。”陈东说。

  赵破虏一边快步走,一边扫掠四周,同时回应陈东:“别问了,问多了就烦了,我天天马冬梅也很累的。”

  看来是确实有联系了!

  陈东心中笃定。

  之前赵破虏对盗圣徐之间的事情,总是敷衍了事,含糊其辞,装傻充愣。

  哪怕大伯和无常都确定赵破虏与盗圣徐有联系,但这样的联系,还存在于一个赵破虏知晓与不知晓的前提条件。

  而现在,赵破虏的话,显然是印证着,他自己是知道得了盗圣徐的传承的!

  两人一前一后,很快就走进了一处院落中。

  周遭风雪飘零,一片死寂。

  甚至地上还有些狼藉,破碎的地板,丛生的杂草,透着一股年久失修,荒废的感觉。

  “这好像是杂物房。”

  陈东皱眉道。

  “确实是杂物房,不过东哥你不是要找人吗?”

  赵破虏脚步不停,声音平静:“贼偷偷好房,藏人藏烂地,反正我流落街头的时候,被人追打,我会钻进垃圾桶里躲,不会跑到别人家里躲,不然还得被主家人揍一顿。”

  陈东将信将疑,紧跟在赵破虏后边。

  走进杂物间后,尘灰的味道有些刺鼻。

  赵破虏伸手按下了墙上的开光,灯光照亮了杂物间。

  这间杂物间很大,占地得有二百多平,到处堆砌着各种杂物,而且上边堆砌了厚厚灰尘,显然已经很久没人来过了。

  陈东目光扫过全场,耸了耸肩:“没人。”

  “有人!”

  赵破虏回头对着陈东露出了自信的笑容。

  陈东登时愣住了。

  这杂物间虽然大,也有很多可以隐藏的地方,但根本就没有可能性藏住人!

  对方都已经对郑家灭门了,难道还会放过郑家的每一个角落?

  这杂物间,对方肯定也早就搜查过了。

  而且因为堆砌这么多杂物,搜查的话,绝对比其他房间更仔细一些。

  等等!

  陈东突然明悟过来:“有密室?”

  赵破虏眼中精芒闪烁,脸上笑容更盛,旋即便径直走向了一处堆砌桌椅的地方。

  搬开桌椅后,赵破虏便在墙壁上摸索了起来。

  一切都行云流水,毫无停顿,仿佛密室所在,早已经在他心中一般。

  这家伙开挂了?

  陈东满脸错愕。

  赵破虏却仿佛知道陈东心思一样,一边摸索着墙壁,一边道:“灰尘这些细小痕迹,仔细观察,就有惊喜。”

  陈东恍然,一定是赵破虏从桌椅上的灰尘上,看出了端倪。

  这时,赵破虏停了下来,回头目光深邃地盯着陈东:“另外,我要是找不出来,岂不是侮辱盗圣了吗?”

  咔哒!

  一声轻响。

  陈东瞳孔紧缩,视线中赵破虏右手却是将一面墙砖直接按的凹陷了下去。

  旋即,一阵机扩活动的声音,回荡在杂物间内。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