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陈东龙老 > 第1256章 灭门惨案

第1256章 灭门惨案

  的不好!

  陈东和昆仑神色大变,对视一眼,急忙下车。

  也就在两人冲向郑家大门的时候。

  郑家一侧院墙上,一道身影犹如蹬梯凌空一般,一跃而起超过了院墙一米多高,“嘭”的落到了院墙外边。

  赫然是赵破虏!

  陈东和昆仑脚步戛然一顿,惊措的瞪着落地的赵破虏。

  借着越野车灯光,能清晰地看到,赵破虏落地后,直接蹲在了地上,体若筛糠。

  此刻的赵破虏,整个人都处于惊炸的状态。

  神色恐惧慌乱,嘴唇颤抖!

  头发更是倒竖了起来……

  陈东瞳孔紧缩,望着赵破虏头顶根根倒竖发炸的头发,他后背也是一阵阵发凉。m.

  在此之前,他一直以为头发倒竖,其实只是形容词罢了……

  两人快步走向赵破虏。

  昆仑率先问道:“赵破虏,出什么事了?”

  赵破虏面无血色的抬起头,嘴唇颤抖着:“死人,好多死人,堆在一起,地狱一样……”

  轰!

  陈东和昆仑如遭雷击。

  刹那间。

  陈东如离弦之箭冲到了大门口,右脚悍然发力,气劲涌动,轰隆一脚,直接将厚重的大门踢的炸碎。

  木屑乱飞,烟尘滚滚,

  随着大门炸裂,不等陈东看清院内一切,一股浓郁到让人胃里翻江倒海的血腥味,登时如潮般扑涌而来。

  血腥气扑涌到陈东鼻腔瞬间,他的心骤然沉向了无尽深渊。

  郑家……到底发生了什么?

  几乎同时。

  一只大手,便横移到了陈东双眼前,阻挡住了他的视线。

  昆仑的声音响起:“少爷……你得有个心理准备!”

  声音低沉。

  陈东心神巨震,心跳加速,仿佛心脏都要跳出胸腔一般。

  昆仑昔日是雇佣兵战场上的兵王,尸山血海里淌出来的杀神,什么样的血腥炼狱场面没见过?

  偏偏……此刻却有这样的提醒!

  深吸了口气。

  “我准备好了!”

  陈东抬手,缓缓将昆仑的手压落下去。

  当院内因为汽车灯光,照亮的零星一角出现在陈东视线中时,一瞬间有种狂雷轰眼的冲击感。

  血!

  血泊!

  灯光所及之处,地面早已经被染红,刺目的血水宛若氤氲出了一片血池。

  因为时间的原因,血水早已经变得有些暗红粘稠。

  而在其中,还能看到一些断肢残臂。

  这一幕,宛若炼狱一般!

  哪怕仅仅是零星一角,可窥一斑而知全豹!

  恍惚间。

  陈东神色冷峻阴翳,喉咙更是仿佛被一只大手遏制住,强烈的窒息感,席卷而来。

  就仿佛溺水之人一般,让陈东的脖颈都因为窒息而变得粗壮起来。

  “昆仑,掌灯!”

  陈东咬牙切齿,从牙缝中挤出一句话。

  昆仑面若寒霜,转身回到越野车内,找到了两把手电筒,又想扶起蹲在地上的赵破虏。

  可一连扶了两下,赵破虏愣是没能站起来!

  相较于陈东和昆仑的承受能力。

  哪怕从小流落街头的赵破虏,如同死狗一般颠沛流离,早已经见过了生死,但郑家宅院内的一切,依旧远远超出了他的承受能力。

  昆仑不再搀扶,打开了手电筒,递给陈东一把,然后率先走进了郑家庄园。

  啪嗒……啪嗒……

  沉重如山的脚步声,清晰地回荡在死寂的庄园中。

  哪怕风雪依旧,却依旧掩盖不住这脚步声回荡。

  陈东和昆仑的脚步都很慢,一后一前,有小心谨慎,也有震撼惊惧所致。

  随着前行。

  陈东的手电筒,缓缓地扫掠过庄园内部。

  尸体!

  全都是尸体!

  恍惚间,他回忆起了当初郑家主大寿时的恢弘场面。

  那一天,郑家门庭若市,整个漠北尽皆前来拜贺。

  那一天,郑家张灯结彩,礼炮齐鸣,热闹非凡,人声鼎沸。

  而现在,恢弘强大的郑家,却成了尸山血海!

  血泊中的断臂残肢,让人不难想象杀戮发生的时候,到底有多惨烈。

  而手电筒灯光时不时扫到宽敞院落内,靠近大堂方向的时候,却能扫出一座堆砌的很高很高的尸山!

  甚至,陈东还看到了几张隐约存在于记忆中的面孔。

  只是不管记忆中的面孔是桀骜、蛮横,如今都已经变成了满脸鲜血的惊恐和不甘。

  眼前的一幕幕,犹如烧红的利刀,剜在了陈东的心脏上。

  愤怒、惊惧、种种负面情绪在这一刻包裹着他。

  他甚至感觉胸腔里仿佛

  塞满了石头,堵得厉害。

  神色冷厉阴郁的同时,握着手电筒的右手,更是缓缓加大力道,吱吱作响。

  怪不得君临电话中会那般急迫!

  那时候……怕是郑家已经到了灭门险境之中了吧?

  或许……君临当时就蜷缩在某个角落,绝望恐惧的给我拨打了求救电话吧?

  陈东思绪转动着,浑身上下都散发着凌冽寒意。

  而走在前边的昆仑,此刻受到的冲击,也不比陈东弱多少。

  不过曾经雇佣兵战场的经历,让他还是比陈东有更强的抗压能力。

  他肆意扫掠着院落中的悲惨一幕,每当灯光扫到堆砌在院落最中心的尸山的时候,他都会不由自主的停顿一下。

  几米高的尸山,堆砌出来,起码要上百具尸体了吧?

  这得多大的仇怨,才能对郑家这样的存在,直接行灭门之灾?

  突然。

  即将绕过尸山的昆仑脚步一顿,手电筒光芒瞬间锁定了尸山后边一处位置。

  “少爷!”

  昆仑脱口一声炸喝。

  陈东如遭雷击,急忙绕过昆仑,手电照射过去。

  光芒所及之处,赫然立着一根粗壮的柱子。

  而在柱子之上,郑家主就被钉在上边!

  柄柄刀剑,穿透了郑家主的身躯和四肢,将其如同人棍一般,死死的钉在柱子上。

  甚至还有两根杀猪的倒钩铁链,洞穿了郑家主的琵琶骨,将其吊在柱子上,仿佛生怕其掉落下来一般。

  郑家主衣衫破烂,鲜血浴身。

  陈东甚至能看到,鲜血从郑家主身上流淌出来,或是直接落到地面,亦或者是顺着柱子,流淌向地面。

  “郑家主,郑家主!”

  陈东冷厉阴郁的神色终于有了变化,大步流星的冲到郑家主面前。

  随着呼喊。

  被钉在柱子上的郑家主忽然轻轻地颤抖了一下。

  没死?

  陈东欣喜若狂,急忙道:“郑家主,你坚持住,我一定会救你的!”

  然而。

  郑家主的脑袋却是缓慢地,艰难地抬了一半,露出了被鲜血污秽的面庞,见到陈东,却是露出了一抹欣慰笑容。

  满是鲜血的嘴唇,轻轻开合着。

  只是气若游丝下,让陈东哪怕近在咫尺,也听不清楚。

  陈东惴惴不安,缓缓地靠近了郑家主,贴在他嘴前,终于听清了。

  “少爷……我,死也没说!”

  话音未落。

  郑家主抬起一半的脑袋,再无支撑,直接垂落下去,生机尽无。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