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陈东龙老 > 第1238章 争权夺利,决绝的陈老太!

第1238章 争权夺利,决绝的陈老太!

  议事殿内。

  血腥味浓郁得让人作呕。

  一众陈家掌权者,噤若寒蝉,脊背发凉。

  尽皆恐惧的望着陈道君。

  小的狂,老的狠!

  这……玩尼玛啊?

  陈东的狂妄,打乱了众人图穷匕见,步步紧逼,夺权的节奏。

  陈道君更是一剑砍得众人肝胆巨震。

  两叔侄,怎么都特么不讲武德?

  “道平,道平……”

  陈老太太胸膛剧烈起伏,苍白老脸上惊魂未定的哀嚎道:“弄开他,弄开他。”m.

  陈道平神色一惊。

  但看着陈老太太惊恐地模样,还是一咬牙,双手抱起桌上陈道亲的头颅,好似扔西瓜一般,扔出了议事殿。

  旋即。

  他更是起身一脚将陈道亲的尸体,踹飞到了议事殿门口。

  做完这一切。

  陈老太太的神色这才缓和了一些。

  她老脸恐惧,双眸猩红噙泪,痛心疾首道:“道君啊,大家都在议事,你何必如此杀伐,道亲哪里有错啊?”

  “话太多,聒噪!”

  陈道君巍然屹立在陈东身后,浑身杀意激荡,语更是霸道无双。

  哪怕是仅仅伫立着,他浑身上下散发出的杀伐之意,也好似惊涛骇浪般,横亘全场,镇压得众人屏息胆寒。

  “仅仅聒噪,就怒下杀手,这是在陈家,是在这议事殿内,还是在我们所有人的面前,你就这么不管不顾了吗?”

  陈老太太痛心疾首,哀嚎嘶声,甚至不忘抬手捶了捶心口。

  俨然一副惊魂未定,又因为陈道亲的死心若刀绞。

  随着陈老太太哀嚎,一众掌权者也纷纷嗫喏嘴唇,开口说了起来。

  “道君哥啊,大家都是陈家人,也都是议的陈家事,家主突然出事失踪,陈家群龙无首,我等都着急,可你也不至于如此吧?”

  “当年争夺家主之位,你就将陈家我们这一代的继承者杀的鸡犬不宁,胆敢与你角逐者尽皆被你一刀砍了,二十几年后归来,你是要将我们这一代的人,全给杀绝种吗?”

  “道亲确实话多了些,更唐突了些,可东儿身为少家主,一番谈有所失仪,我们大家都看在眼里,道君哥你倒好,身为伯伯,倒是帮着少家主一刀砍死了道亲,你还让我们怎么议事?”

  ……

  语气悲怆,满是悲悯。

  陈东听着一众掌权者的哀声指责,心中冷笑连连。

  虽然是指责,但满满的悲悯,甚至几乎是在哀求。

  语气中的悲怆,却虚假得可怜。

  换成旁人,这些掌权者恐怕已经雷霆炸怒了。

  可出手的是道君伯伯,这些掌权者竟然只是可怜悲悯的指责。

  其中差距,判若云泥!

  陈东揉了揉鼻子,望向议事殿门口的陈道亲尸体,暗自摇头。

  “蠢种就是蠢种,死了都不足以让这些人,对你有半点怜悯之心。”

  这是陈东心中的想法。

  咚咙!

  陈道君神色冷漠的将无锋重剑放在了陈东面前的议事桌上。

  嘈杂的议事殿,瞬间戛然死静。

  陈道君目光扫过众人,冷声睥睨道:“我陈道君一生行事,何须向尔等解释?”

  凌厉霸道之语。

  瞬间如雷霆炸响。

  让一众掌权者面红耳赤,哑口无。

  确实不用解释!

  当年陈道君杀陈家继承者的时候,鸡犬不宁,人鬼尽惧,他也不曾向泱泱陈家解释过一句话。

  二十几年后。

  杀神归来,在议事殿里,杀一个人用得着什么解释?

  当年如果不是陈道临定鼎家主及时,恐怕在座的众人,至少还得有三分之二,化作亡魂归入地府,就更不用陈道君给他们解释了。

  全场寂静,鸦雀无声。

  陈老太太目光扫过一众掌权者,眉眼紧凝,有些愤懑。

  没人敢跳吗?

  一群陈家废物,一辈子都吃不上四个菜!

  暗自咒骂了一番,陈老太太眼神决绝起来,委婉哀声道:“道君啊,大家的意思,是事关陈家,希望你在这场议事中,冷静一些,我们现在议事的,不仅仅是找家主,更是要选出一位代理家主出来,用雷霆手段,稳住陈家局面,否则陈家一乱,天下大乱了!”

  “好,我投陈东!”

  陈道君毫不迟疑,果决开口:“东儿是刚选出来的少家主,未来也是名正顺的陈家家主,如今他父亲出事失踪,他就是最好的代理家主,谁赞成?谁反对?”

  质问声,落到众人耳畔,如芒刺背。

  所有人在这一刻,都沉寂了下来,并未表态,只是神色却是无比精彩。

  怨愤、迟疑犹豫、狠戾……

  种种神色,浮现在每个人的面庞之上,大不相

  同。

  陈道君是要死保陈东代理陈家家主之位!

  众人心中也清楚,此刻都在权衡。

  毕竟,家主失踪,这可是他们一众掌权者不可多得分肉夺权的机会。

  这些年,虽然各大派系一直暗流汹涌,相互争斗。

  但有陈道临存在,仿佛一只大手,死死地按住了众人,就算翻再大的风浪,也翻不出陈道临的五指山。

  现在不同了,陈道临这只五指山不在了!

  这场议事殿会议,说是商议找寻家主之事,可谁都暗怀鬼胎,争权夺利!

  偏偏,陈东狂妄,陈道君手黑。

  大门口陈道亲的尸体都还没凉,空气中让人作呕的血腥味也还没散去。

  刚才的一幕,仿佛噩梦一般,浮现在众人脑海。

  对陈东,一众掌权者并不忌惮,哪怕是少家主,那也是个乳臭未干的小儿罢了。

  但对陈道君,这可是个满手人命的杀神!

  一边是权利,一边是性命。

  纠葛交错,哪怕是这些高高在上的掌权者,一时间也难以定夺。

  也就在这时。

  陈老太太神色决绝,出声打破了议事殿内的死寂。

  “道君,既然如此,我们举手表决吧,在座一人一票,共同角逐出陈家代理家主!”

  说出这话的时候,陈老太太目光却是不再闪躲,直接迎向了陈道君的目光。

  一旁的陈道平,更是心神巨震,瞬间后背冒出了冷汗。

  妈是要和陈道君这杀神硬碰硬吗?

  几乎同时。

  道道迟疑的目光,惊喜的落到了陈老太太身上。

  旋即。

  陈道成率先出声:“老太太提议好,道君哥,咱就按老太太的提议来吧,这样也不至于亏着了谁,少家主的表现大家有目共睹,也会凭良心投票的,至于其他代理家主的人选,要我说啊,就老太太了吧,您老是家中唯一的老辈,见惯了陈家大风大浪,我们也信服您的能力。”

  “好!”

  陈老太太目光决绝的与陈道君对视着。

  随着陈道成的话一出口,她毫不迟疑,直接一口应下,嘴角浮现出决绝冷笑!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