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陈东龙老 > 第1197章 血脉大仇,两父杀意!

第1197章 血脉大仇,两父杀意!

  静。

  

  全场死静。

  

  整座广场,几万人。

  

  随着这一声喧礼,戛然死寂。

  

  道道目光,满目错愕,惊诧的循声看去。

  

  原本火热,喜庆的拜寿场面,随着这一声,就仿佛被按下了暂停键。

  

  没有礼炮冲霄。

  

  也没有陈道临的笑容回礼。

  

  呼……

  

  寒风席卷了整个广场,将许久不曾出现过的寒冷,肆意笼罩在了每个人的身上。

  

  雪花飞落。m.bg。

  

  让所有人都暗自心惊胆寒。

  

  因为……喧礼声,根本就不是出自陈家之口。

  

  而是出自直升机降落的方向!

  

  陈道临神情冷厉肃杀。

  

  他不曾转身,只是杀意凌冽的目光斜睨向了直升机起落之地!

  

  而在他身后,寿台之上的陈家众人,也是面色复杂无比。

  

  有如同陈道临一般厌弃的,也有嘴角微翘幸灾乐祸的,更有面容平静事不关己者。

  

  神秘人平静张望过去,而顾国华夫妻俩、昆仑和龙老,却是瞬间满脸怒意,杀意涌动。

  

  古家……正是当初断送陈东血脉的祸首!

  

  万众瞩目下。

  

  停降的直升机舱门早已经打开。

  

  一位耄耋老妪,拄着拐杖,缓缓地走下了直升飞机。

  

  在她身后,还跟着七位西装革履,气质不凡的年轻男人。

  

  老妪迈步前行,满是褶子与老人斑的脸上,却悬挂着笑容,白发苍苍,脚步很慢。

  

  而在她身后,七位西装革履的年轻男人,却好似七柄利剑,立于老妪身后与左右,护着老妪。

  

  “恭喜,恭喜啊,陈家主大寿,老妪代表古家前来拜贺!”

  

  老妪一边走,一边与陈道临打着招呼。

  

  陈道临一动不动,神色冷漠,斜睨的眼神中,杀意好似要化作实质!

  

  广场之上,一众豪门巨擘,尽皆面目错愕,眼神飘忽,心中不解。

  

  突然的喧礼。

  

  陈家主的不作回应。

  

  谁都清楚,出事了!

  

  可……到底出什么事了?

  

  而在前排,随着老妪前进的时候,一些屹立在金字塔顶端的家族家主,却是满脸骇然地站了起来。

  

  窃窃私语,随之响起。

  

  但也仅仅是局限在前排的这些屹立在金字塔顶端,乃至超越金字塔,高居云端的人之间而已。

  

  “古家?他们,不都是已经销声匿迹,隐世了吗?今日,竟然出现了!”

  

  “呵呵,陈古两家渊源颇深,但古家今日到场,是要掇陈家锋芒,拽真龙龙须了,她就不担心陈道临雷霆炸怒吗?”

  

  “陈家血脉的事,陈道临绝不会善罢甘休,今日倒好,陈道临一直按兵不动,如今古家倒是亲自登门了。”

  

  ……

  

  以这些人手中掌握的权柄家财,想要探查一些秘辛,易如反掌!

  

  哪怕是当初因为古蜻蜓,而导致陈东与顾清影的孩子夭折的事情,也尽在掌握之中。

  

  “孩子……东儿和小影的孩子……”

  

  顾国华眼睛血红,脑海中浮现出当初顾清影所受的苦难,孩子的夭折,更是如同利刀一般,狠狠地凌迟着这位人父!

  

  只有为人父者,才知道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女儿被奸人所害,让即将呱呱落地的孩子夭折殒命,是多痛,多大的血海深仇!

  

  父为女怒,敢焚天!

  

  “爸……”

  

  顾清影目光飘忽,目光快速扫视顾国华夫妻两和龙老、昆仑,心神巨震。

  

  她不知道发生过什么事,但此刻四人的眼神和神情,都让她清楚一件事!

  

  他们……要杀人!

  

  正要开口询问呢。

  

  顾清影却感觉到身后被拽了一下。

  

  回头一

  静。

  

  全场死静。

  

  整座广场,几万人。

  

  随着这一声喧礼,戛然死寂。

  

  道道目光,满目错愕,惊诧的循声看去。

  

  原本火热,喜庆的拜寿场面,随着这一声,就仿佛被按下了暂停键。

  

  没有礼炮冲霄。

  

  也没有陈道临的笑容回礼。

  

  呼……

  

  寒风席卷了整个广场,将许久不曾出现过的寒冷,肆意笼罩在了每个人的身上。

  

  雪花飞落。m.bg。

  

  让所有人都暗自心惊胆寒。

  

  因为……喧礼声,根本就不是出自陈家之口。

  

  而是出自直升机降落的方向!

  

  陈道临神情冷厉肃杀。

  

  他不曾转身,只是杀意凌冽的目光斜睨向了直升机起落之地!

  

  而在他身后,寿台之上的陈家众人,也是面色复杂无比。

  

  有如同陈道临一般厌弃的,也有嘴角微翘幸灾乐祸的,更有面容平静事不关己者。

  

  神秘人平静张望过去,而顾国华夫妻俩、昆仑和龙老,却是瞬间满脸怒意,杀意涌动。

  

  古家……正是当初断送陈东血脉的祸首!

  

  万众瞩目下。

  

  停降的直升机舱门早已经打开。

  

  一位耄耋老妪,拄着拐杖,缓缓地走下了直升飞机。

  

  在她身后,还跟着七位西装革履,气质不凡的年轻男人。

  

  老妪迈步前行,满是褶子与老人斑的脸上,却悬挂着笑容,白发苍苍,脚步很慢。

  

  而在她身后,七位西装革履的年轻男人,却好似七柄利剑,立于老妪身后与左右,护着老妪。

  

  “恭喜,恭喜啊,陈家主大寿,老妪代表古家前来拜贺!”

  

  老妪一边走,一边与陈道临打着招呼。

  

  陈道临一动不动,神色冷漠,斜睨的眼神中,杀意好似要化作实质!

  

  广场之上,一众豪门巨擘,尽皆面目错愕,眼神飘忽,心中不解。

  

  突然的喧礼。

  

  陈家主的不作回应。

  

  谁都清楚,出事了!

  

  可……到底出什么事了?

  

  而在前排,随着老妪前进的时候,一些屹立在金字塔顶端的家族家主,却是满脸骇然地站了起来。

  

  窃窃私语,随之响起。

  

  但也仅仅是局限在前排的这些屹立在金字塔顶端,乃至超越金字塔,高居云端的人之间而已。

  

  “古家?他们,不都是已经销声匿迹,隐世了吗?今日,竟然出现了!”

  

  “呵呵,陈古两家渊源颇深,但古家今日到场,是要掇陈家锋芒,拽真龙龙须了,她就不担心陈道临雷霆炸怒吗?”

  

  “陈家血脉的事,陈道临绝不会善罢甘休,今日倒好,陈道临一直按兵不动,如今古家倒是亲自登门了。”

  

  ……

  

  以这些人手中掌握的权柄家财,想要探查一些秘辛,易如反掌!

  

  哪怕是当初因为古蜻蜓,而导致陈东与顾清影的孩子夭折的事情,也尽在掌握之中。

  

  “孩子……东儿和小影的孩子……”

  

  顾国华眼睛血红,脑海中浮现出当初顾清影所受的苦难,孩子的夭折,更是如同利刀一般,狠狠地凌迟着这位人父!

  

  只有为人父者,才知道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女儿被奸人所害,让即将呱呱落地的孩子夭折殒命,是多痛,多大的血海深仇!

  

  父为女怒,敢焚天!

  

  “爸……”

  

  顾清影目光飘忽,目光快速扫视顾国华夫妻两和龙老、昆仑,心神巨震。

  

  她不知道发生过什么事,但此刻四人的眼神和神情,都让她清楚一件事!

  

  他们……要杀人!

  

  正要开口询问呢。

  

  顾清影却感觉到身后被拽了一下。

  

  回头一

  看,是神秘人冷厉的眼神,这吓得顾清影当场闭口不语。

  

  而暴怒到近乎失去理智的顾国华,更是须臾之间,就要迈步走向古家老妪。

  

  “国华!”

  

  李婉清眼中含泪,咬着嘴唇拽住了顾国华,哀声轻语。

  

  “我怎么冷静?你让我怎么冷静?”

  

  顾国华浑身都在颤抖,极力压制着自己的声音,嘶声道:“就是他们,就是他们让东儿和小影的孩子夭折的,否则我们现在,已经抱着……乖孙孙了啊!”

  

  说出这话的时候,血红的双眸中,泛起了涟漪。

  

  顾国华紧咬着牙,从牙缝中挤出一句话:“我顾国华百亿家财都护不住小孙孙,如今舍了这一条命,换掉古家人的命,有何不可?”

  

  哪怕是他的心境,在这一刻,也难以保持理智!

  

  “不,不要……”

  

  李婉清死死地拽着顾国华的胳膊。

  

  与此同时。

  

  陈道临仿佛知道了身后发生了什么。

  

  他横移一步,正好拦在了顾国华的去路上,也同时转身,居高临下俯瞰着下方缓缓走来的老妪。

  

  “非请自来,是送上门报还血脉之仇吗?”

  

  辞冷厉,杀意滔天。

  

  话一出口,寿台之上,喜庆不再,就连风雪都为之一寂。

  

  声音很轻,只能寿台之上的人,古家人,还有前排主宾们能够听到。

  

  至于更远处的豪门巨擘们,依旧一脸茫然诧异。

  

  但。

  

  哪怕是一众见惯大风浪,早已经泰山崩于前面不改色的主宾们,这一刻也是面色大变。

  

  这等威胁,已经是不管不顾了!

  

  今日可是家主寿宴,天下豪门蜂拥汇聚。

  

  此等盛况,陈道临还能说出这句话,足以昭示心中的滔滔杀意!

  

  老妪脚步一顿,笑着一抱拳,朗声道:“陈家家主大寿,天下第一豪门的风云际会,老身怎能不代表古家前来拜贺?非请自来,非礼自喧,也表一份古家诚意!”

  

  这话,毫无克制,却是出口瞬间,便落到了更远处的豪门巨擘们中的耳朵里。

  

  轰!

  

  惊呼如潮,直冲九霄。

  

  “怪不得呢,怪不得呢!非请自来,非礼自喧,这是干什么?脸皮厚硬挤吗?”

  

  “陈家家主大寿,所邀请宾客早有计划,天下豪门尽皆汇聚而来,独独没有他们古家,难道心里没点逼数吗?”

  

  “呵呵!怪不得陈家主脸色会难看到这种地步呢,非请自来,自喧礼数,这是当着天下豪门打陈家的脸吗?辱没陈家吗?”

  

  ……

  

  相较于低层次的豪门巨擘们。

  

  前排的一众屹立在金字塔顶端,甚至高居云端的豪门望族的家主,尽皆脊背发凉,神情肃穆起来。

  

  古老太太看似恭维的话,不仅是在辱没陈家,更是让他们这些知情者,嗅出了一点别的味道!

  _soso